您的位置:首页 > 看相看相

客厅字画风水:桥风水:门面对着桥风水上怎么说

三鼎高端实战堪舆风水网2020-08-01 21:38:01人已围观

  都说左青龙右白虎前朱雀后玄武,左边有水(河)右面有路,后面有山。房子正面有路或桥,从风水角度说,而且路上面的车辆都是金属。有志难伸!我是从一位老师傅口中听到的这个故事。他年轻的时候因为一件事急需用钱,在那做过一次水鬼,都难以忘记的诡异事件。在说这个事之前,我必须给大家说明白什么是打桩,方便大家理解水鬼这个职业到底是做什么的。需要用大型机械在地上钻几十米深的桩孔,往里面放钢筋笼,然后再灌入混凝土,起到加固地基,改善土层承受力的效果。而打桩必须要用到“固定在打桩机上,所以承受了巨大的震动和压力,有时就会被岩石卡住,钻头打捞不上来,就只能请水鬼出场,拿命下去捞,我当时在的那个工地。在挖一条很有名的隧道,桩孔一度打到地下30多米深,当时工期赶得比较紧,记得每天要求是要打两个桩孔,再加上结钢筋笼,所以工地从早到晚都是一片忙碌的景象,不过好在那个时候亲戚介绍了一个熟人。我每天就是跟着熟人在工地现场到处晃悠,负责检查现场有没有违规操作的地方,熟人姓汤。汤老从事这一行将近三十年。所以人看起来有点严肃,不过没事还是会和我们偷偷喝两杯酒,再抽几根烟,吞云吐雾中,回忆下以前的峥嵘岁月,时间大概是晚上11点,工地上几台打桩机还在轰轰烈烈地打桩,发出哐当哐当的声音,让人听见就牙齿发酸,我和汤老负责值夜班。因为晚上一般不会有事,我俩就找了个角落点着根烟,天南海北的瞎聊,汤老看着远处的打桩机,声音低沉道,你觉得土木这个行业:我心中一怔,没想明白汤老是想说什么?索性把询问的目光投向他”汤老的脸色在昏淡的灯光下阴晴不定,老天爷给你一条大江:你偏要架一座大桥“老天爷给你一座高山,你偏要贯一条隧道,就是在跟老天爷对着干啊,出的邪事怪事,汤老给我讲起他年轻客厅字画风水时候的一段往事,当时汤老还是个年轻人,刚刚从部队退伍回来。为了攒钱给妹妹治病”跟着施工队进贵州深山,参与修建一座史无前例的大桥。再加上当地生活着不少少数民族。而当时汤老他们要做的就是在群岭大江上”光设计图纸路线就花了三年时间,每根桩要打到百米深,为此特地从国外买的特殊打桩设备!找的经验最丰富的施工团队,却在打第一根桩的时候出现了问题,死活打不下去,一般工地的第一根桩都是有讲究的,俗气点说。结果第一个桩孔在打到地下10米左右,桩孔一直往外喷涌泥浆,一夜时间就能涌积出一个小小的泥潭,人和机械根本就不能在旁边施工,必须用水泵把泥浆引出抽干。而且那些泥浆奇臭无比,里面夹杂着一些不知道是动物的死尸。看起来又黑又浊,最恐怖的还是每天晚上,现场留守的工人睡觉时总能听到一些若有若无的哭声,声音有老有少。让人浑身发颤…那段时间工地上各种斗殴事件也层出不穷。似乎大家心中都憋着一团邪火,连平日里温润有礼的人也变得暴躁凶戾,第一根桩子还没打下去,工地上各种怪事就层出不穷,当地的老百姓说施工队是在阎王爷头上动土,挖出阴脉了,这座桥建不得了,最后实在没办法。发现了大量儿童骸骨,因为这种做法太过血腥黑暗。所以现在越来越少听说哪里还有用的了,一个特殊的客人终于来了,那是一个道士打扮的老人。年纪已经很大了,似乎随时都会撒手而去,上面的人在老人面前连大气都不敢喘一下,一路唯唯诺诺把老人簇拥到第一个桩孔旁边,那个老人在桩孔处看了半天。低声嘱咐身边的人几句,就直接双腿叠加,坐在这个桩孔旁边一动也不动,汤老当时也是好奇。跟着那些人一起跑前跑后,给他准备了许多稀奇古怪的东西,有新鲜的黑狗血、附近村子收上来的几十件破旧衣服,包括汤老在内的小伙子,全部倒进第一个桩孔中,最后那个老人拿出许多黄纸剪成的小人。那些小人大概巴掌大小,背后用朱砂绘着奇异的符文,沿着桩孔排成一圈,那些黄纸小人看起来不是很大,但是燃起的火光却冲天而起,直烧了大半夜才渐渐熄灭,等这一切弄好之后。那个老人颤颤巍巍地被人扶了起来,当天客厅字画风水晚上就坐车离开了这个工地,目光微微闪烁,他说他当时又看了一眼那个老人,总感觉老人的脸色和来时不一样,整个人就像是一个纸人一样,毫无生气,老人走了之后。第一个桩孔终于开始继续破土动工,仅仅1天半的时间就打到70多米,一旁配套的钢筋笼也已经准备好,看起来一切都在向着好的方向发展,打桩机就出事了,配套的那个钻头被卡死在岩层中。上面的人试了好多办法。也没有办法捞出钻头,如果放任钻头留在桩孔中,换一个桩孔的话更是不可能。毕竟当初光设计这些桩位走向就花了三年时间,上面的人实在走投无路了,就说谁要是能够将这个钻头给捞上来,那个年代大米才5毛钱一斤,汤老当时虽然年轻。但也隐隐猜到上面的想法,招募死士去当水鬼啊,他那段时间家里妹妹重病。如果能拿到这两千块钱…汤老思前想后,一方面是妹妹的救命钱,一方面搞不好就是自己的买命钱了,实在是难以为外人道来,他还是去找到上面的人,说愿意当一次水鬼,汤老跟我说。最喜欢就是去大江大河中扎猛子,当年才会这么选择,因为事发突然。再加上这种事情不适合让太多人知道,上面的人敲定好注意,为汤老私下搞了一个践行会,好酒好菜下肚,一行人就来到第一个桩孔旁边,汤老当时穿着简易防水衣。身后拖着一根氧气管,为了防止下沉力度不够,还专门找了一块石头绑在腰间,真是准备亲身下去的时候。汤老才感觉到心中的恐惧,里面浑浊的泥浆深不见底,就算是掉进去十个百个也是转眼间没影了,再加上之前开凿的时候出的那些怪力乱神的事。还有附近村民口中的阴脉说法,心里不怕那是假的,只是事情已经到了这里。汤老也只是攥着拳,心里默默地念叨了几句,咬牙跃进桩孔,身下石头拖着汤老一坠无底,耳边隐隐听着泥浆在密闭空间中,人的意识甚至都开始和肉体脱离开来,汤老跟我回忆说。当时他的脑海里出现了很多以前的画面,像是刚刚从军的时候,还有和妹妹小时候在山坡上玩耍的场景,这些经历就像幻灯片一样在脑海中飞快地闪过,桩孔里的泥浆压强已经大到让他呼吸困难,汤老下意识想解开腰间绑着的石头,在这个本应该浑浊的,伸手不见客厅字画风水五指的泥浆桩孔中,竟然有点点橘黄色的光芒,这里竟然不止自己一个人,不知什么时候出现了十几个黄色小人,那些小人手拉着手围绕着一个身影转来转去。当我看到那个面容酷似我的小人之后,那个小人就一动也不动,我伸手想去抓他,却看着他在我手掌中消失不见…,我心中隐隐有一些猜测,勉强笑了一下”那后来汤老你就这么上来了吗,后来我就不记得了“等我有意识的时候自己已经在上面了?周围的人说我下去很快就找到了那个钻头”当时上来后还和他们有说有笑…:我心中陡然一寒“因为当时手里也有了钱,再加上对那次水鬼经历有了心理阴影,我很快就离开了那个项目,回去专心陪妹妹治病…”汤老继续道。只是听说他们后来那座桥修得还是很不顺利“最后勉强修好,成了一座实际上的死桥“轻声道,汤老,当初那群跟你一起修桥的那群人,汤老愣了下,摇摇头。我点点头”没有把心中的猜测全部说出来:按照汤老的说法“那个老者用黄纸小人,包括最后汤老所见的种种异状?那老人分明是在以自身为阵眼,倒是像极了那门已经失传了的惊世之阵——惊门下九,传说这门大阵有逆转阴阳之奇效。每当世道混乱,民不聊生的时刻,此阵便会重现于世,每次开启都要以人命为祭,或许当年和汤老一起滴指心血的那些人。那个老人为什么不惜以自身为阵眼,以诸多人命为献祭,也要布下这种惊世之阵呢,当初汤老他们建那座大桥,那第一个桩孔到底挖出了什么。狠狠地抽了一口,目光散漫地打量着远处的打桩机,突然想起小时候。曾听人说过的一件事,相传地底有一种阴脉,里面聚集无边的煞气和戾气,一旦显露人间?就会酿成不可预知的大祸,掀起血浪滔天?即便是红尘中的仙人,沾染了这种阴脉,坠入无间。就像《道德经》中所说,万物负阴而抱阳,这种阴脉虽然蕴含大祸,却也是许多人穷极一生所寻求的瑰宝,可以用来完成种种不可思议之事,如果当年汤老他们建造那座史无前例的大桥的时候,真的在贵州深山中挖出来一条这样的阴脉“那个老人布下惊门下九”生生化解这滔天的凶戾啊,只是可能化解的过程中出了一些问题。我是从一位老师傅口中听到的这客厅字画风水个故事。他年轻的时候因为一件事急需用钱,跟着施工队进贵州深山,参与修建一座大桥,在那做过一次水鬼,并且遇到了一件让他时至今日,都难以忘记的诡异事件。在说这个事之前,我必须给大家说明白什么是打桩,方便大家理解水鬼这个职业到底是做什么的。一些铁道、桥梁工程,在施工的时候,需要用大型机械在地上钻几十米深的桩孔,往里面放钢筋笼,然后再灌入混凝土,起到加固地基,改善土层承受力的效果。这个过程,就被称为打桩。而打桩必须要用到“钻头”,钻头一般都是耐磨的合金钢制成,固定在打桩机上,用来破岩开石,所以承受了巨大的震动和压力,有时就会被岩石卡住。早年因为技术限制,钻头打捞不上来,就只能请水鬼出场,拿命下去捞。我当时在的那个工地,在挖一条很有名的隧道,桩孔一度打到地下30多米深,当时工期赶得比较紧,记得每天要求是要打两个桩孔,再加上结钢筋笼,灌混凝土,所以工地从早到晚都是一片忙碌的景象。不过好在那个时候亲戚介绍了一个熟人,我每天就是跟着熟人在工地现场到处晃悠,负责检查现场有没有违规操作的地方,还算轻松。熟人姓汤,大家一般称他为汤老。汤老从事这一行将近三十年,是个老师傅了,因为负责安全,所以人看起来有点严肃,不过没事还是会和我们偷偷喝两杯酒,再抽几根烟,吞云吐雾中,回忆下以前的峥嵘岁月,放荡青春。那天,临近中秋节,时间大概是晚上11点,工地上几台打桩机还在轰轰烈烈地打桩,钻头磨裂岩石,发出哐当哐当的声音,让人听见就牙齿发酸。我和汤老负责值夜班,因为晚上一般不会有事,我俩就找了个角落点着根烟,天南海北的瞎聊。聊着聊着,汤老看着远处的打桩机,眯着双眼,声音低沉道:“你觉得土木这个行业,怎么样?”我心中一怔,没想明白汤老是想说什么,索性把询问的目光投向他。汤老的脸色在昏淡的灯光下阴晴不定,他喃喃道:“土木这个行业,说到底就是人定胜天啊,老天爷给你一条大江,你偏要架一座大桥,老天爷给你一座高山,你偏要贯一条隧道,我们这些干土木的,就是在跟老天爷对着干啊!”“所以从古到今,土木这个行客厅字画风水业,出的邪事怪事,最多,各种风水忌讳,也都是从这流传出去的。”于是,就在烟雾缭绕中,汤老给我讲起他年轻时候的一段往事。那是九十年代的事了,当时汤老还是个年轻人,刚刚从部队退伍回来,为了攒钱给妹妹治病,接了个大活,跟着施工队进贵州深山,参与修建一座史无前例的大桥。贵州那块地方,多崇山峻岭,素有“八山一水一分田”之说,自古代起就交通不便,再加上当地生活着不少少数民族,生活习惯与外族也不一样,所以天长地久下,贵州这块就笼罩着一层神秘的面纱。而当时汤老他们要做的就是在群岭大江上,凌驾云霄,生生架起一座巨桥,贯通两界!如此庞大的工程,光设计图纸路线就花了三年时间,沿途的每一根桩,位置距离坡度海拔,都要精挑细选,每根桩要打到百米深,为此特地从国外买的特殊打桩设备,找的经验最丰富的施工团队。就是这样一个工程,却在打第一根桩的时候出现了问题。那根桩,死活打不下去。一般工地的第一根桩都是有讲究的,要点高香,上三畜三牲,祭祀伟大的无产阶级先锋,求佑工期平安顺利,大家一起发财。俗气点说,就是图个开门红。结果第一个桩孔在打到地下10米左右,桩孔一直往外喷涌泥浆,一夜时间就能涌积出一个小小的泥潭,人和机械根本就不能在旁边施工,必须用水泵把泥浆引出抽干。而且那些泥浆奇臭无比,里面夹杂着一些不知道是动物的死尸,还是别的什么东西,看起来又黑又浊。最恐怖的还是每天晚上,现场留守的工人睡觉时总能听到一些若有若无的哭声,声音有老有少,有男有女,凄厉阴绝,隐隐从地下传来,让人浑身发颤…那段时间工地上各种斗殴事件也层出不穷,似乎大家心中都憋着一团邪火,连平日里温润有礼的人也变得暴躁凶戾。总之,第一根桩子还没打下去,工地上各种怪事就层出不穷,当地的老百姓说施工队是在阎王爷头上动土,挖出阴脉了,这座桥建不得了。最后实在没办法,上面的人只能先把第一个桩孔给封起来,禁止任何人靠近,同时在全国各地寻找一些有大能力的人,图谋如何破局。毕竟这么多人和设备都耗在这里,每天的开销也不是个小数目。更关键的是,这座客厅字画风水桥作为一个标志工程,背后所赋予的意义也让上面的人下了军令状,务必确保大桥可以顺利建成,开通。汤老说到这里时,眼中蒙上一层薄雾,似乎陷入那段岁月的回忆中。他说那段时间,这个深山里的工地上来了各种各样,形形色色的人物,他们一来就直奔第一个桩孔,也不知道在那里做什么。就这么折腾了半个月,第一根桩还没有开动,而工地上已经开始流传出各种流言蜚语,说是上面的人决定要打生桩!打生桩,是一项古代秘传的建筑方术,相传是鲁班留下的。据说古代有些地方动土动工的时候,柱子怎么也立不到坑里,所以就把一些活人,大多是死刑犯埋进坑里,献祭给山神,然后再在死人尸体上面立柱,就可以保证工程顺利展开。06年,在香港何文田公主道一处地基下面,发现了大量儿童骸骨,有传就是昔日的“生桩”。因为这种做法太过血腥黑暗,所以现在越来越少听说哪里还有用的了。就在传言越闹越大的时候,一个特殊的客人终于来了。那是一个道士打扮的老人,年纪已经很大了,连走路都是两个人搀扶着,似乎随时都会撒手而去,只是看身份尊贵无比,上面的人在老人面前连大气都不敢喘一下,一路唯唯诺诺把老人簇拥到第一个桩孔旁边。那个老人在桩孔处看了半天,沉默良久,低声嘱咐身边的人几句,就直接双腿叠加,坐在这个桩孔旁边一动也不动。汤老当时也是好奇,跟着那些人一起跑前跑后,按照那个老人的指点,给他准备了许多稀奇古怪的东西,有新鲜的黑狗血、附近村子收上来的几十件破旧衣服,男女老少都有…这些东西,连同工地上,十几个年龄在20岁左右,包括汤老在内的小伙子,他们的指心血,全部倒进第一个桩孔中。最后那个老人拿出许多黄纸剪成的小人,那些小人大概巴掌大小,背后用朱砂绘着奇异的符文,沿着桩孔排成一圈,用火折点了。说来也是奇怪,那些黄纸小人看起来不是很大,但是燃起的火光却冲天而起,熊熊不绝,直烧了大半夜才渐渐熄灭。等这一切弄好之后,那个老人颤颤巍巍地被人扶了起来,当天晚上就坐车离开了这个工地。汤老说到这里的时候,目光微微闪烁,迟疑了一下,他说他当时又看了一眼那个老人,总感觉老人的脸色和来时不一样,整个人就像是一个纸人一样,毫无生气。老人走了之后,第一个桩孔终于开始继续破土动工,这次倒是一帆风顺,仅仅1天半的时间就打到70多米,一旁配套的钢筋笼也已经准备好,看起来一切都在向着好的方向发展。结果就在第二天,打桩机就出事了。配套的那个钻头被卡死在岩层中,捞不出来了。上面的人试了好多办法,也没有办法捞出钻头,如果放任钻头留在桩孔中,这个桩就算是废了。换一个桩孔的话更是不可能,毕竟当初光设计这些桩位走向就花了三年时间,一旦有所变动,后面的桩位也要全部变动,这需要消耗的工程量就大到没边了。最后,上面的人实在走投无路了,就说谁要是能够将这个钻头给捞上来,奖励两千元!两千元啊,那可是九十年代,那个年代大米才5毛钱一斤,大家辛辛苦苦干一个月工资也才200元左右。汤老当时虽然年轻,但也隐隐猜到上面的想法,这是在重金悬赏,招募死士去当水鬼啊。他那段时间家里妹妹重病,急需救命钱,如果能拿到这两千块钱…汤老思前想后,一方面是妹妹的救命钱,一方面搞不好就是自己的买命钱了,其中心理辗转,纠结,实在是难以为外人道来。最后,他还是去找到上面的人,说愿意当一次水鬼。汤老跟我说,他年轻的时候是个游泳健将,水性极好,最喜欢就是去大江大河中扎猛子,也是因为这,当年才会这么选择。因为事发突然,再加上这种事情不适合让太多人知道,上面的人敲定好注意,为汤老私下搞了一个践行会,好酒好菜下肚,一切准备妥当,一行人就来到第一个桩孔旁边。汤老当时穿着简易防水衣,身后拖着一根氧气管,为了防止下沉力度不够,还专门找了一块石头绑在腰间,用来控制下沉。真是准备亲身下去的时候,面对着那个桩孔的时候,汤老才感觉到心中的恐惧。桩孔看起来方圆一米左右,里面浑浊的泥浆深不见底,别说一个大活人,就算是掉进去十个百个也是转眼间没影了。再加上之前开凿的时候出的那些怪力乱神的事,还有附近村民口中的阴脉说法,心里不怕那是假的。只是事情已经到了这里,汤老也只是攥着拳,心里默默地念叨了几句,咬牙跃进桩孔。一进桩孔,身下石头拖着汤老一坠无底,耳边隐隐听着泥浆在密闭空间中,发出种种奇异的,渗人的声音。在这种强烈的刺激之下,人的意识甚至都开始和肉体脱离开来。汤老跟我回忆说,当时他的脑海里出现了很多以前的画面,像是刚刚从军的时候,还有和妹妹小时候在山坡上玩耍的场景,这些经历就像幻灯片一样在脑海中飞快地闪过。不知过了多久,就在他下到某一个程度的时候,桩孔里的泥浆压强已经大到让他呼吸困难,汤老下意识想解开腰间绑着的石头,可却怎么也解不开。于此同时,他才发现,在这个本应该浑浊的,伸手不见五指的泥浆桩孔中,竟然有点点橘黄色的光芒!借着这些光芒,他赫然发现,这里竟然不止自己一个人!在他眼前,不知什么时候出现了十几个黄色小人,那些小人手拉着手围绕着一个身影转来转去,口中发出咿呀的声音,似乎在像孩子一样玩闹嬉戏。而那个身影,赫然是之前那个道士打扮的老人!可是这个老人,不是已经连夜走了吗?为什么会以一种这么诡异的方式出现在这个桩孔中?幽深的桩孔中,陡然撞到这一幕,汤老当时感到浑身都在打着寒颤,似乎被自己无意间撞破了什么大恐怖的事情!最恐怖的是,他还在其中一个小人的脸上,看到和他自己一模一样的面孔!汤老说到这里,突然止口不言,只是大口大口抽着手中的烟。我看着那根烟很快被他抽到了烟屁股,点点火星落在他的手上,他似乎也没有发觉。又过了一会,汤老平复了下心情,脸上露出一种很奇怪的神色,喃喃道:“说来也奇怪,当我看到那个面容酷似我的小人之后,那个小人就一动也不动,我伸手想去抓他,却看着他在我手掌中消失不见…”“就像是,融为一体,失而复得一样…”我心中隐隐有一些猜测,勉强笑了一下,说:“那后来汤老你就这么上来了吗?”汤老摇摇头:“后来我就不记得了,等我有意识的时候自己已经在上面了,周围的人说我下去很快就找到了那个钻头,当时上来后还和他们有说有笑…”我心中陡然一寒。“因为当时手里也有了钱,再加上对那次水鬼经历有了心理阴影,我很快就离开了那个项目,回去专心陪妹妹治病…”汤老继续道:“只是听说他们后来那座桥修得还是很不顺利,折腾了好几年,花费了无数人力物力,最后勉强修好,却因为规划的更改,那座桥罕有人去,成了一座实际上的死桥。”我嗯了一声,轻声道:“汤老,当初那群跟你一起修桥的那群人,你现在还有联系吗?”汤老愣了下,摇摇头。我点点头,忍了忍,没有把心中的猜测全部说出来。按照汤老的说法,那个老者用黄纸小人,取指心血,包括最后汤老所见的种种异状,这一系列举动,那老人分明是在以自身为阵眼,布阵啊!这种手法,倒是像极了那门已经失传了的惊世之阵——惊门下九。传说这门大阵有逆转阴阳之奇效,每当世道混乱,民不聊生的时刻,此阵便会重现于世,渡人渡鬼,调理阴阳,端的是神秘莫测。只是此等奇阵,每次开启都要以人命为祭,或许当年和汤老一起滴指心血的那些人,都已经不在了吧。只是,那个老人为什么不惜以自身为阵眼,以诸多人命为献祭,也要布下这种惊世之阵呢?当初汤老他们建那座大桥,那第一个桩孔到底挖出了什么?我摸索着点起一根烟,狠狠地抽了一口,目光散漫地打量着远处的打桩机,突然想起小时候,曾听人说过的一件事。相传地底有一种阴脉,里面聚集无边的煞气和戾气,一旦显露人间,就会酿成不可预知的大祸,掀起血浪滔天,山河变色!即便是红尘中的仙人,沾染了这种阴脉,也要被玷污仙体,坠入无间,所以这种阴脉又被称为“仙难渡!”当然,就像《道德经》中所说,万物负阴而抱阳,冲气以为和。这种阴脉虽然蕴含大祸,却也是许多人穷极一生所寻求的瑰宝,可以用来完成种种不可思议之事。如果当年汤老他们建造那座史无前例的大桥的时候,真的在贵州深山中挖出来一条这样的阴脉,那一切都很好解释了,那个老人布下惊门下九,正是要以一己之力,生生化解这滔天的凶戾啊。只是可能化解的过程中出了一些问题,导致大桥建造时诸多不顺,即便建成后也罕有人迹,最后成为一座死桥…我摇摇头,目光眺望着远处昏暗的夜穹,隐隐间,似乎看到了一座气势磅礴的大桥,横跨两界,直入云霄,心中不知为何却陡然一惊!或许,那个老人从头到尾,都是在为自己啊…完。————————推荐一个诡异的故事我认识个朋友,背上有一副无常拘魂图。不是纹身,而是请高人做法,保命的。他现在二十多岁,平日里大鱼大肉,荤素不忌,但是每年都要去沈阳的慈恩寺住上一个月,吃斋念经,就是为了供奉身上这幅无常图。按照他的话说,他这条命早在当年就该没了,就靠身后这个无常,拘着他的魂魄,给他吊着一口气,还能苟活在这世上。这个故事非常诡异,匪夷所思喜欢的朋友可以关注我的公众号:不再说输入“故事”,即可阅读0

很赞哦! ()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