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看相看相

崖柏风水禁忌:第3章:总评

三鼎高端实战堪舆风水网2020-08-01 09:50:29人已围观

  第3章:总评

  六种版本的《玉尺经》和《平砂玉尺经》,李本芳老师的《祖传本》和《地理大全》收录本,标名为《玉尺经》,著者署名是杨筠松,前者李三素公的注释,后者为刘诚意伯注释。其它四种版本都是标名《平砂玉尺经》,而署名元刘秉中著,明代青田刘诚意伯注释。 李三素公的注释《祖传本》,仅收录《天机赋》和《逐吉赋》二篇,注明为《玉尺经原本》,即提示有非《玉尺经》原本,很明显指的就是《平砂玉尺经》。

  刘伯温在《平砂玉尺经》序中说“……并附晋国师郭璞《葬经》(即《葬书-原著》),此非轻泄天机,盖欲使后人得是尺而量之”。说明刘秉中是告老暇日创《平砂玉尺经》,为量郭璞《葬书-原著》而撰写的。 今考这六种版本,除《祖传本》以外,其余五种版本的内容基本相同,不过是编排篇目调前撤后,分篇并篇不同而已。

  《埽叶山房本》与《民间收藏本》的编排次序,完全相同,前者为明万历丙午(1606年)仲夏上浣著,后者为清乾隆丁卯(1747年)仲夏上浣著,很显然,后者是抄袭前者的。二者所异的,是注释内容,除所有版本都是刘伯温释之外,乾隆版在原释之后,加了所谓“敬仙赖从谦发挥”的文句。

  第2章第9节:逐吉赋

  原文:赏闻英雄豪杰,实钟岳渎之灵。富贵荣华,乃系山川之秀。是故龙来入局,固有清浊之殊途,而群砂翕聚,岂无吉凶之异应。或居於四维之地。或见於六秀之方,若见尖齐高耸,君子可以求官,低小方圆,士庶亦应致富。

  刘释:郭子曰岳渎钟灵产豪育英山川毓秀聚富及贵青囊经曰气感而应则生神灵萃忠良乃知富贵豪杰之家必得山川之秀气而致也然山川不能美有聚吉而吉聚凶而凶故龙体清贵而群魂聚堂则亦有凶咎之应是以寻龙立葬又当视砂水之善恶何如也龙贵而砂贱者来葬艮以此也。

  左右前后四应送从朝获等山不拘四维六秀之位俱要尖齐耸拔不宜欹斜破碎故尖秀者多贵破碎者多凶或见于三吉六秀之方而尖耸侵云则主科第之吉若低小方圆则但主富而已。

  原文:马陷禄空,虚名虚利。

  刘释:气腾而上为星辰气凝而下为山用故山川在下上应天星辰而属天市之垣货财所聚之处而地下应之为天禄之司也若乾之与离天既星临照天帝行御之兵故艮丙缺则禄山陷乾午缺则为天马倒此三方缺陷破碎虽乘龙穴之吉亦虚名虚利而已或有职而无禄生出义官及寿官或科里面不用食禄或食禄而不得善终也。

  原文:天太两峰不起,须知无贵扶持。

  刘释:巽宫上应天乙贵人星煦辛宫上应天乙星所临此二星主天下民物之福扶贫拔贱以翼上帝专以芎贤为职者故也应之也若此二方缺陷不起则主不得贵人之力尖峰秀拔而更见龙穴真正则必有大贵人携挈玉堂寅缘于权势之家而取贵也。

  原文:荐元官贵,投空总是才高不第。

  刘释:乾坤艮巽四垣星辰这地官山特起能发二十四在之秀气召催官生气之曜化龙结穴必得乾坤艮巽四田耸拔不致缺陷则发贵极速以至巽龙见辛艮龙见丙兑龙见丁震龙见庚亦名荐元峰如巽龙得辛峰高应则巽得辛而发秀登科及第皆可必也若辛峰缺荐元已空矣虽巽龙明净砂回水远亦未兴发科甲馀皆然官谓甲凫辛之类贵者言尊重端压也如甲龙见辛峰丙龙见癸峰皆名官曜或云案应秀山为官曜亦是凡此等方缺陷空碎则虽才学过人终虽及第宜尼之老途刘贵之下第盖以此也。

  原文:是故乾马喧天,坤牛望月,艮狗依市,巽鸡鸣关,天柱生四维之气,而功名垂手。

  刘释:圣人作易隶卦以乾为马坤为生艮为狗巽为奚物以象卦而各属共类是故曰乾马天以乾为天门也坤牛望月以坤为大阴也艮狗依市而以艮为天市也巽鸡鸣关以恶为地关也乾坤艮巽为天地之四柱外四势以行二十四龙之气所谓四势行气八龙施生齐北也故能发群龙之秀为催行之第一吉也凡龙三吉六秀之局齐得此四方高耸则科甲立成而功名如垂手之易矣。

  原文:大微临御,南极星辉。金阶步武,玉殿传书。荐元催六秀之官,而丹墀独对。

  刘释:太徵垣在丙南极星在丁庚为金皆辛为玉殿如艮龙为天市之垣见太徵峰起为太徵临御兑龙过丁峰高耸为南极星辉震龙见庚山齐云为金皆步武谓之步武者盖庚震主武库之司故也巽龙见辛峰插天为玉殿传书盖辛为天帝文章之府故也丙丁庚辛各以气应故辛山发异龙之秀丙丁发庚龙之秀庚丁之于震兑皆然得此四山催动六秀之气则科甲立至而丹墀独对也必矣若巽无辛应辛无巽应则秀气不能奋发虽穴可乘而官贵不显矣。

  原文:巽见辛,为文章之士。更得乾艮冲宵,富贵依谁可并。

  刘释:巽辛二方为天帝司文章典籍之地故巽辛二龙得气皆出文章冠古之士若乾艮二峰不起则或文齐而贵不大贵重富而不厚虽中高科止为清要翰林之职未必止于极品也如欲位三公登台阁富贵双全必复得乾艮两峰高耸始应。

  原文:丙巽艮,食万钟之禄。再逢乾巽,同朝声名王谢为俦。

  刘释:艮丙为天市垣财货所居之处地应是气必主食禄万钟饶财富足百货具异再见乾巽同朝耸枚则魁元及第富贵双全而有谢之声名王谢得中是地气应之故也。

  原文:雷动天横,握重权于巽亥。

  刘释:雷震也天横庚也庚震二方本为威武为天横之兵器及库之司以为除残勘乱之职也若得巽辛二龙主穴外有庚震二方起应之则巽亥二龙之穴主周文章之贵庚震秀峰却应于武是以文臣由科第之士而掌握重兵也若龙体局秀则贵至极品有出入将相之尊若壬子癸坤申寅甲等贱龙得此二山耸秀而龙身气聚则不由科甲而取武职矣或由他途而幸致武贵者有之更见曜煞则武不保身。

  原文:震庚奋武,正南面于坎离。丙午丁秀拔,拟独占魁元。

  刘释:震庚二峰起秀若得坎龙结局穴乘其气而又得南离高耸一峰乾坤艮巽各起旗山鼓阁军屯戟列重重密布者主出天下英豪横行四方也凡见此地勿得乱传点作反生祸奇。

  丙午丁三阳之地秀峰特起主有魁元之贵若艮亥之气受之其福力尤火王龙得之亦奇馀山见此虽能发科第未必得中魁元也当再得木山催官等砂助之方应。

  原文:坤母峰高不起,幸题名于榜尾。

  刘释:坤为老母又名太阴星坤龙本为元极而其方高起作他山之应亦催发秀气而获吉故坤峰高耸秀拔主科第低在榜之末耳。

  原文:是故本主兴隆,煞曜变为文临。龙身微贱,牙刀化作屠刀。

  刘释:煞曜者黄泉八曜之煞也煞曜犯之主出刑祸然坐下龙穴或得巽方甲丙丁兑庚辛等气而送从。护应等砂聚秀可观则黄泉八煞等方高峰反能助我福力化煞生权而劫曜可以腹心矣有此砂应反主威权而斩斫自由使龙贱砂散则黄泉八煞为祸重则刑戮轻则夭亡抄括也必然应之牙刀佩刀也屠刀杀郐刀也龙身贵则刀为佩刀龙身贱则牙刀化作屠刀的反致伤人刀无屠牙之别而龙有贵贱故吉以吉应凶以凶应矣。

  原文:库柜落于艮丙,富堪敌国。

  刘释:艮丙二方财货之司故库山柜山方平肥满形似库柜者见于其方则上应天星之气地气得之必主大发财禄百货具债而富主敌国言无比也。

  原文:娥眉见于巽宫,女色倾城。

  刘释:巽为长女太微所临之地清而不杂其娥眉山形如半月低小长弯巽山见之主女人美貌有倾城之资若得坐下山龙秀丽清贵则女为后妃之尊或男婚驸马也离与兑为坤之少女中女虽娥眉砂应然离酉为沐浴之地女色美而多淫故只取其砂而已其巽砂虽似娥眉卯酉子午上砂来照应则美貌亦所不免。

  原文:见文笔於巽辛,在坤申乃为词讼之凶。

  刘释:文笔峰高拔如笋插于巽辛二方主文翰驰誉若在坤申之地见之则虽插天如笋反主词讼为笔之凶也得坐下乘亥艮巽丙等龙受之亦主出科第有刀笔之才按断之美也。

  原文:显旌旗于庚震,在子午则为劫贼之资。

  刘释:旌旗刀戟本为凶器如见于庚震之方坐下得三吉六秀龙气受之则出文武全才握兵权于困外若在子午二方见之则子午为劫煞之乡主出军贼而更有旗剑应之则执凶器以杀物而不可腾言矣大则背父背君小则劫乡劫财。

  原文:剑戟牙刀,六秀因之而取贵。四金八曜之方,反作杀身之害。

  刘释:刀剑锐戟兵器也六秀龙见之必主武威兵形之职若在辰戌丑未四金之位及八曜之方反主杀身亡家八曜即坎龙坤兔震山猴巽鸡乾马兑蛇头艮虎离猪为煞曜之类卦气克制之煞也。

  原文:龟鹤琴剑,三吉得之而文雅。丑未坤申之地,多为仙圣之风。

  刘释:龟鹤琴剑玩戏之器而龟鹤乃永年灵瑞之物三吉龙见之主出大臣清雅之职为翰林驰誉若在丑未坤申四方则丑未主出神仙而坤申又生孤耿地气应之其产神圣也必矣。

  原文:掀裙舞袖,不堪于沐浴之乡。偃月卧尸,最忌于黄泉之地。

  刘释:掀裙砂一般长宜一肥反长东西不相向者是也舞袖砂来长曲折东西绕绕如风之飘舞者是也此等砂法若见于午卯酉方位必主妇人淫乱无耻若在他方其祸略轻。

  偃月砂状蛾眉而斜昃低长卧尸砂低小长直头高头低者是也此二砂不拘何方见之皆不美若在辰戌丑未及八煞遇之立主害人不客扛死则主刑戮。

  原文:八曜重遇刀砂,难逃宪法之诛。

  刘释:八曜八煞方也如坎龙而辰上有刀砂见则辰本坎之曜煞方也而又见尖砂如刀其刑戮之祸岂能免耶曜煞方若有高山尖秀且不可向尖如刀而不至杀身者哉坐下龙体清秀群砂皆吉而曜地逢乃武则阵亡文罪戮。

  原文:乙辰交加水路,未免悬河之厄。

  刘释:乙辰宫轸木角木二星所占且辰为水龙之库若乙辰位上有流入或有路道踏破崩横碎滔不拘何龙并出投河自缢之灾若坎龙见之立应。

  原文:水瓢孟钵落坤申,为僧尼乞丐。

  刘释:水瓢砂一山有柄长员欹侧者是也盂钵低圆如覆盆盘而小者也他方见之主出僧尼乞丐之徒若在坤申二方应之坤申之气主出看经念佛之人又为孤神煞必有是验也僧尼念佛经于卷定有山形盂钵之应。

  原文:鬼牛寅甲遇葫芦,而疯残痼疾。

  刘释:葫芦山头高低中凹而圆者是也丑未寅申乙辰方应疯疾更葫芦。砂见于其方则乐不利口矣。

  原文:高峰独出南离,恐惊回禄之祸。

  刘释:离南方火位也火性炎烈易发威气若南方独峰迴秀而亥乾之砂不耸必有火烧之变若离山高寅龙戌水来其祸立至已辰砂会寅午戌局全者亦然否则目盲之祸。

  原文:星印如当日马,必遭瞽目之殃。三吉凌云,虽十数里,何嫌于远。六秀插汉,纵数百步亦不为疑。

  刘释:印者砂平方圆如印也星者散乱细小如星也二砂见于正午应主眼目之殃盖离者日月当空之丽明之地故万物至离为明晕如人之两目明烛事物也若有星印遮掩两目光万缘离翥矣故有是应。

  以故辛峰云虽十馀里何嫌于远六秀插汉从数百步亦不为近,巽辛位有秀峰矣天高卓不嫌于十里二十里之远只尖圆端耸嶙峋见之便呈秀气来秀方有峰凌汉数千百步亦不疑其近勿违也只要不至于压眉遮掩堂局宽平穴明朝迎便生秀气。

  原文:只喜爱幸于昭昭,大忌藏奸于隐隐。

  刘释:凡三吉六秀等方如有秀砂皆要送情拜舞拱向局前或在局后挺身俯伏谓之爱幸於昭昭若藏身露爪探头隐体谓之出奸于隐隐皆不吉也。

  原文:露忠献赤,宾主识心。面面送情,方为奇贵。

  刘释:秀砂挺出拜舞局前者名露忠献赤其心事彼识此见无有隐匿也。

  原文:若或抱头侧面,既非忠厚之风。闪迹抛踪,必是险邪之辈。

  刘释:盖君子之风立正坐必端抱头侧面容貌无有河象之仪者皆人之态也喻砂抱头斜面欹侧而不正者也闪迹抛踪半藏半露也如小人之险邪无可矣之威仪侧不可法之德行矣。

  原文:轻微琐碎,似山非山。或罗列于四旁,或星散于左右,瞻之在前,视之而不见,顾之在后,逐之而不去。

  刘释:轻微渺小似山非山或上埠或砂堆不长不方无形无像欹斜尖曲或罗列于四方或如星之散见于左右望之似有而闪中迹在帝不向堂局顾之在后近身涉足拨之而不去如此砂法皆不吉如上险邪不足取也。

  原文:随形步影,非穿窬则鬼崇为妖。摸背推肩,非私淫则奸奴谋主。

  刘释:如上文土堆星,近身步影视之而不见拨之而不去此等砂法为穿窬鬼崇之应闪迹在旁摸背推肩无形无像此等砂法为私淫阴谋之应凡正人君子堂堂可见彼此识心若此藏头闪迹等辈心地暗昧阴邪害物故砂头像之必主出穿窬之盗否则遭穿窬盗贼或鬼崇如妖及妻谋夫奴谋主以至妇人淫乱业中之期上宫之要无所不至也。

  原文:是故砂如圆净,定产忠贞。势若欹斜,必生淫佞。地与人符,气通物应。

  刘释:由是观之则砂如圆净高超清洁者必出人方正秀雅欹细碎者必出阴人生魂恶此盖地气自然之符而一定不易之理也。

  原文:见地可以知人,而察来验于已往。

  刘释:观地之形象以及其龙气之吉否便可以知其家之子孙如砂圆端正则子孙之主大端厚欹斜侧向则子孙阴佞魂恶不必见子孙而后知之也则知将来之事即于其祖墓之龙砂验其已往之事则将来可见矣。

  第2章第8节:天机赋

  原文:尝考寻龙之法,首看龙之盛衰,次观向水之吉凶,审召瑞邀祥之妙,察阴阳朝应之情。

  刘释:龙运以五行揆配于二十四山之上如亥卯方到头是木龙之气用木生于亥起倒然有阴阳之分阳本起亥阴本起午顺布各从阴阳行运以审生旺休废生旺为吉休废为凶而吉凶祸福可得而察矣具召瑞邀祥之法并以向上消之如生方水来吉则以向趋之旺方水来吉则以向邀之杨公云向依水立正邀祥之法也。

  原文:生旺墓吊合于三方,而孟仲季之公位攸分,十二宫配属于五行,而贪武破之天星始定。

  刘释:寅甲巳亥四孟也而权刊艮与焉子午卯酉四仲也,甲庚丙壬 焉辰戊丑未四季也而乙辛丁癸 焉,如长生在四孟则吉凶应于长于帝旺在四仲则吉凶应于仲于墓库在四季则吉凶应于幼子长生则为贪狼官旺为武曲墓库为破军并以孟仲季分配以公位。

  原文:人丁实系于长生,财禄必根于官旺,是以生水朝堂,螽斯千古。旺神聚局,食禄万钟。

  刘释:长生带人丁帝旺主官禄故长生水到堂则子孙繁盛帝旺水朝堂则财帛丰盈。

  原文:贪富贵则弃生朝旺。图嗣续则背旺迎生。

  刘释:立向之法先以水口为主然后细察来水方位属何生旺如生水到堂而向乘生气则先发人丁旺水到堂而向乘旺气则先发财禄此杨公救贫之术不必得吉地以为之处即于水神之来去而向乘之便龙发福如此然则得吉地而向水合水则亦不发福况于无吉气可乘者乎。

  原文:破军侵帝旺之乡,身无一命之寄。天罡犯贪狼之位,难招半子之荣。

  刘释:墓方水逆流到堂冲破官旺则贫贱必矣身无一命言不贵也不言贫者互见也墓水也冲破长生则损人丁主少亡孤寡女且不可招况于子乎甚言绝嗣之祸如此。

  原文:生来会旺,聪明之子方生。而旺去冲生,纵有富贵徒然。旺去迎生,富贵之期骤至。而生来破旺,虽有子何为。

  刘释:长生水先到堂局会旺水合流在库主葬后先发人丁生贵子登科第旺水先到堂局会长生水合流聚库主葬后先发官贵而后发人丁若旺水逆流冲破长生虽发官禄却损人丁生水逆流冲破帝旺虽发人丁却伤财禄二者不定取也如见此等水法须以向上消息之将去水拨在衰绝之方则来水必在旺方矣。

  原文:未离胎而夭折,多因冲破胎神。才出世而亡身,盖为击伤生气。

  刘释:胎水流出明堂主有堕胎之应及血崩淋沥之灾盖胎为生气发萌之初流出主女人不受胎流入则堕胎长生气克而水来击散其气则主有周期亡身之祸盖生气为孩儿煞俗为百日关者非也。

  原文:冠带失龆龄之男,临官丧成材之子。

  刘释:气至冠带则气而长矣击散其生长之气则主损龉龄及将出幼之人气至临官则长而盛矣丧其充盛之气则主损弱及三十上下之人盖气血方刚则中主而损其气则夭亦必然之应也且人至二三十之时则成材矣以形应乃造化之本然故也圣人顺时为政保养天和使无乖戾故鸡豚狗气之蓄无失其时斧斤以时入山林樽节爱养者矣同不欲损折其方长之气而使之充长条达也故早辅相之方地理家忌伤生旺之气而保全之以为造福正所以运气而发造化耳。

  原文:贪狼直步天罡,百年颐寿。破煞倒冲生气,丁眷奚堪。

  刘释:长生水向堂曲流直至本音库墓方聚蓄洋而去别无他方分流破碎则主子孙多寿有此等水法则堂局周密内气完固故有此应天罡水从坐后反冲生气亦主人丁夭亡。

  原文:四败伤生,虽有子而母明父暗。旺神投沐浴,纵居官而淫乱可羞。

  刘释:子午卯酉为咸池水又名桃花水若水从子午卯酉土朝来流至生方而去不惟无子且主虽得子亦是奸生而母明父暗也若帝旺水朝入穴何子午卯酉方是旺神投于沐浴之乡虽发富贵亦是闺门淫乱而风声可羞也。

  原文:遇阳差而克夫,见阴错而伤妻。

  刘释:阳差如己气见壬庚甲子顺去者是也主妇人克夫孤寡若阴错则丙气入辛丁亥水迎去者是也主男子克妇鳏居无子气以类应故也。

  原文:雌雄路遇,而晚岁荣华。眷属同情,而家门孝义。

  刘释:法见图注详观图式而可知矣。

  原文:情过而亢,吕望八旬方际会。交而不及,颜回三十便身亡。

  刘释:交极则亢故主暮年发达如太公之遇文王也不及则废故主少年夭折如颜回。

  原文:秀水来而特朝破旺,应居官而卒任尸还。

  刘释:旺方主官禄秀水主荣贵若三吉六秀特朝到堂却从向前官旺方流出主子孙科甲而不善终死于官而扛尸回家也。从至究房分之荣枯品三方之等第福有重轻须明缓急灾祥验应必有先后房分公位及至生旺墓三方配孟仲季以断吉凶法是前如孟为长子长生管长房主人丁若生水先到堂主先发长房仲为中子帝旺管中房主财禄若旺水先到堂主先发中房生水先到先发人丁旺水先到先发官禄此缓急先后之应也余可类推。

  原文:是故孟兄寄位于贪狼,胎沐养生同断。仲子取权于武曲,冠临衰旺无殊。三子弟当叔季,病死墓绝同途。

  刘释:此十二位分三札贪狼管长房而胎沐养三方系焉武曲管中房而冠带临官衰系焉天罡管三房而病死墓绝去则吉应小房但水神来去审三吉六秀以断之。

  原文:是以迢迢生水贯天罡,不特长兄毓秀。屈曲旺神归墓库,也应仲叔均荣。

  刘释:长生主长房若生水朝堂直贯墓方流长则长子与中小三房皆吉故曰不特长兄毓秀中间或有杂流破向宫则断某房应凶官旺水屈曲流业朝堂向墓方出去则主二房与三房应吉其长房则不干预矣若旺水与衰病水流来到堂却从养生方去则中房吉而小房凶。

  原文:生与旺而同归,人共财而咸吉。更从六秀方来,定拟满门朱紫。

  刘释:生旺方水同到堂朝合流墓出则人丁财帛皆吉若生旺二水皆系三吉六秀方发流而到则秀气更佳不特人财咸利且主科第魁元富贵双全。

  原文:如见曜方冲至,应知合室遭刑。

  刘释:生旺二水虽见朝堂若非吉秀等方来至而复从八曜关煞等方及子午卯酉咸池军贼殆土流来则虽系向上上旺必主有刑戳之惨若主休囚而龙身者犹验盖在体贱百煞旺则化官为鬼故也。乃若龙观入首水看流头天干位上宜来须防流破地支位上宜去切忌朝归。

  凡龙只看入首一节属何三吉六秀以断贵贱水则观发源之处及经流到头一节属何吉秀以断吉凶水属阳从天故来朝则宜自天子乾坤艮巽甲庚丙壬乙辛丁癸方上则吉若其去则要自地支位上去而不喜其来也。

  原文:是故小赦文进,则贡福于小男。大赦文进,则福临于仲子。

  刘释:乙辛丁癸为小赦文水其方水朝则小房获福甲庚壬丙大赦之文也,其方水朝则中子应吉其子午卯酉四仲地支皆禄二房来则凶祸辰戌丑未四墓地支皆系三房来则凶祸此又不在生旺论也。

  原文:四柱有情,长房应福。

  刘释:乾坤艮巽为维为天地之四柱也是水来朝福应长房而寅申巳亥水来则孟子遭凶矣。

  原文:是以庚甲朝堂,腰悬金印。而寅丙到局,身披朱衣。

  刘释:此言甲庚寅丙四水之吉甲水主风疾而此则责者得庚金以泄制之故吉甲水独流入堂则凶矣。

  原文:年少蜚声魁第,必是水来寅甲。官荣侍郎之尊,多因朝是申庚。

  刘释:寅甲水天市垣星照临三吉六秀龙得寅甲朝堂主少年登高科以木文章也申庚水紫徵垣照临三吉六秀龙见之主官居极品为郎侍等职以金主利而文籍在辛兑也震龙得之则主武职以秋金肃杀之气。

  原文:亥壬为外任之司,巳丙为内应之职。

  刘释:亥壬水本紫微垣所临在天门理当为京职者以亥杂壬则当在外若巽龙独见亥水必主有翰林之美巳丙为太微垣所照地户为后妃之居乃天子之掖庭也故巳丙水朝主有掖庭近侍之荣三吉六秀见之更美。

  原文:酉巽发聪明之女,震庚产威武之儿。艮巽丙辛应世世魁元之贵。亥卯寅甲巽庚代膺将相之权。

  刘释:巽为长女兑为少女二水来朝主出聪明女人然酉为沐浴恐犯淫行若得水清微则无患矣若巽水来则生女极美而贵非酉水之不洁也震庚为威武之地三吉六秀龙得此来朝主出将相之材若离龙坤龙见之则为将军矣艮巽丙辛六秀之水也艮巽主文章故四水聚堂主出神童状元为极品之贵亥与寅甲巽庚吉秀水也然庚主武甲卯为雷庭巽亥主文五水到堂主出将入相文武全才。

  原文:元辰水到,功名白首。垣星入局,立霸封侯。

  刘释:辅龙发源血脉大为元辰曲屈随龙到堂交合会内外朝流而去是元辰入局此水最难遇如得此水到堂合襟则富贵悠乡寿考无疆为白头功名言其久也垣星四垣水也如寅巳丙申庚亥壬水入局朝堂此水亦不易得有此水法主立霸封侯之应大勇之象也。

  原文:辰庚朝而富堪敌国。巳丙至而武将英雄。

  刘释:震庚主成断故其发则有斩砍自由之势所以大富巳丙水来出武将木盛火烈其性威烈故巳丙午三火水皆有是应三吉六秀方好若龙体弱则丙戌水反为军贼之资。

  原文:乾戌为鼓盆之杀,坤流为寡宿之星。

  刘释:乾老阴也戌天罡杀也乾戌水来必主克妻壮子妻死惠子吊之壮子鼓盆而歌坤为寡母是水流入主克夫天上有寡宿只此星独明旁无别宿故以寡宿名之言孤而无夫也。

  原文:卯酉本犯淫邪,悠洋清澈而女反贤贞。

  刘释:卯酉为咸池水来主淫若来水悠洋清澈不浊则生女子贤淑贞洁。

  原文:子午必招军贼,源流浩大,而偏宜武职。

  刘释:子午水来本出军贼大盗若源头荡漾湖渚不至直流冲财则主子孙有威严出武将若直射细小惟武职人家葬之反吉如士官之家见此必出军贼或大盗相干。

  原文:乙辰至,而投河自缢。丙丁来,寿考无疆。

  刘释:辰为天罡而乙为盛索辰与乙并至主出投河自缢死之人否则少亡扛尸之祸丙丁二方南极长庚辛所临二水朝来主有寿考。

  原文:赦文若带桃花,难乘清白之风。

  刘释:甲庚丙壬乙辛丁癸为赦文水单来则吉水如混杂子午卯酉上并至或向他方同朝皆带桃花非淫乱则主军贼而清白之风少矣。

  原文:六秀如遇曜气,必出强梁之辈。

  刘释:曜杀之气最凶六秀龙若犯曜星非遭刑戮必出强暴之人横死扛尸应之。

  原文:少亡横死,为犯黄泉。

  刘释:辰戌丑未为黄泉四库水穴前若见此水必主少亡横死之应辰戌二方主生背逆丑未二方主出孤寡念经师尼。

  原文:流通四库,妇女撑家。

  刘释:辰戌丑未为四库若水流来男子少亡女人寡居独撑家业若水流来而堂外聚蓄不至冲射其祸稍轻反主妇人起家。

  原文:寅申巳亥水朝,非瘟火则产难虚痨。戌乾辰兑来临,非疯疾则目盲音哑。

  刘释:寅申巳亥四路水主有瘟疫火灾及产虚痨之病盖五气初生而四水破地支宜有是也戌乾之气凶烈辰兑之气孤恶或有水来而应者未知何义。

  原文:寅甲水来,那堪疯疾缠身。

  刘释:寅甲属水而寅为火生之地而其宫分有实星陪之其星属木况木盛则生风而东方又木旺之乡也故寅甲水来主出疯疾。

  原文:娄亢双归,应见持刀刎颈。

  刘释:辰戌二宫水至为天罡对射主自刎之祸。

  原文:寅亥午戌水归垣,会乙辰而火灾立至。

  刘释:午天火也戌地火也寅人火也乙辰木中火也寅龙见午戌水入堂而又遇乙辰则主有回禄之灾。

  原文:申地子壬辰会局逢亥水,而飘荡无遗。

  刘释:申天河水也子大海水也辰池圹水也亥黄河水也申龙见子壬辰水入堂而更遇亥水则主有水飘之患否则生荡败之子祖业废而逃流也。

  原文:是故方位之纯杂,有此吉凶之异应。

  刘释:凡是皆因二十四方位之气有清浊纯杂不同故其吉凶应于人有如此之异也此结上文之断盖以此而证之。

  第2章第7节:造微赋

  原文:太极分而两仪奠,二气布局顺逆行。左阳右阴,龙行两路,而阳顺阴逆,气本一源。

  刘释:混沌之初太极之气未分及轻清之气开于子而上浮者为天重浊之气开于丑而下凝者为地其日月星辰悬象于天者即其清气精而明者也山川江河列于地者即其浊气凝而通者也天象属阳地象属阴阴阳既分五行兆布阳气左旋春行于东夏行于南秋行于西冬行于北五气顺流四时序而万化生者皆是气也阴气右旋夏行于南春行于东冬行于北秋行于西五气逆流时序正而品汇高皆是物也然阳气长故进而左阴气消故退而右阳长则阴消阴长则阳消进退消长化育之机也而一顺一逆本自然之运马耳故阳生于冬至甲于时之半而左行阴生于夏至甲子时之半而右行阴阳相禅左右相汤此之谓化机知化机之理,则知山川列形安非瑰然示人以象矣故法象莫大乎天地。

  形云列于地者非瑰然之物要亦阴阳二气为之也故土因气形阳气左旋则脉从而左转阴气右旋则脉从而右转故其地势自右转左入局者为阳龙从左转右入局者为阴龙分阴阳而两路而顺行逆行其地气自然之运也。

  作者按:古人认为“混沌初开,乾坤始奠”的乾和坤,即是《周易》说的“太极生两仪”。也即《葬书原著》说的生气内在的阴阳气,即《辩证唯物论》的事物内在对立面。

  郭璞的宇宙观是生气的宇宙观,太空每个星球的世界,都是生气的世界。以地球世界而言,《葬书原著》说:“生气行乎地中,发而生乎万物”。认为生气发生发展运动变化于地(球)中,发而生乎地球世界的万物。又说:“五土四备,土者气之母,有土斯有气。气者,水之母,有气斯有水。”认为生气(阴阳气)是土和水的混合物。所谓五土,是古人把地球世界的所有元素,包括没有发现的在内,归纳为金、木、水、火、土五类。

  生气发生发展运动变化的规律,和其它的事物一样,都是不断的运动发展的,它还具有一个特殊的规律,就是不断的向上发展。

  众所周知,地球世界作用力最大的,首推地心引力。地心引力也是属于生气的范畴。假说我们把它与生气分为两不同的概念,地心引力是向心力,而生气都有离心力。如果地球世界没有生气的离心力,万物都不可能够往上生长,即使在地中能向上的话,到地表面都要紧贴地面。故而生气的运动变化规律,是向上向前发展的。

  由于地(球)中生气向上发展,就造成了生气在地表面的高峰山冈阜坵中的运动。由于生气向前发展,就造成了生气在山脉中的延伸。因而在风水领域,把山脉,通称为龙脉。因此,龙,就是生气在地(球)中发生发展运动变化,作用于地(表)面的表现形态。《葬书原著》说的“乘生气”,就是乘龙气。

  “龙行两路”,即是生气的运动变化分为两路。“左阳右阴”,即是龙阳,随龙水为阴。“阳顺阴逆”,即是龙与随龙水的配合协调。“气本一源”,即是源于龙(生气)水交会,同归于墓的龙水统一。

  原文:阴用阳朝,阳用阴应,相见协室家之义。阳以蓄阴,阴以含阳,雌雄废交媾之情。故阴交于阳,阳下济而施生。阳交于阴,阴仰承而翕受。天根呈众妙之门,月窟启玄机之户。

  刘释:气者水之母气行则水随水止则气止与母同情水气交逐犹影之随形也盖气一也溢于地外而有迹为水行於地中而无形者为气水其表也气其里也表里同运内外同流此造化必然之妙运故欲知地中之气趋东趋西即水之来去亦可以既知矣。

  诀曰是性命非神气水乡船只一味故曰善观气机之运者观诸水川上之叹亦可以观宣尼见道之深焉然龙行必有水辅止气必在水界辅龙气者则在于水故察其水之所来足以知龙气发源之始止龙气者亦卒于水故察其水之所交足以知龙气融聚之处。经曰界水则止又曰外气运行内气止生诚哉言欲然天地之气阴与阳而已而曰一阴一阳之谓道又曰阴阳互气其宅动静互为其根阴阳相禅万物化醇郭子有云独阳不生独阴不长由是观之则知冲阴和阳而后可以成化机也,故阴龙必得阳水来含阳龙必得阴水来交外气与内气相会二气感化而成物犹夫妇媾而生育也阳为龙阴为雌阳龙左行而阴水右来到堂合襟为阴以合阳阴龙右行而阳水左来到堂合襟为阳以蓄阴即雌雄龙相会牝牡交媾之情也阴阳相见福禄永祯冲阳和阴万物化生此天地自然之化机合而言之即统体一太极之妙用分而言之随物付物又各具一太极之玄奥也,知太极之理可与语化机之妙知化机之妙可与语汇形法之学矣。

  以龙脉之来土随气形气虽流行而不可微言其龙脉之来止一定而难移故龙形则转而守位若夫水则动而无常或东或

  西无一定之性虽气行水来固有自然之势然气不能自止必得水交而后止故阳龙入首而阴水来会阴龙入乎而阳水来会是之谓阴阳交媾言阴交于阳,阳交于阴者皆以水言也。经有云形止气蓄气之流行无往不到何从言蓄盖以局前之水能止龙气如界水三叉是也故杨公所以曰水到三叉细认宗也经义云外气横行内气止生内水随土,土因气形而脉止气聚也者盖以横行于前足以止内气也,至于山龙得龙虎应接横行于前亦为形止气蓄而内气所由以止生者此也。由是观之则杨公所谓阴交阳交以从水神立意向也气随上形形静而有常水则动而能运转则守位动则流通故能赖于龙而龙不能进交于水势也。故龙不可裁而水可裁。

  阴交于阳,阳下济而施生者阳在下而阴在上阳气下济而乘阴以施生也阳交于阴阴仰承而翕受者阳在上而阴在下阳气下降而乘阴以翕受也。阴施阳受胎息始成盖化育之妙气机必然之理也。

  天根者阳气所从出之门即施生之窦犹男于牡月窟者阴气所发育之施即翕受之户犹女于之牝相对玄窍相通男女交媾而生息自盛矣。

  作者按:其意是阴气变化,阳气随之变化。阳气变化,阴气也随之变化。犹如夫妻相见协和家室之义。阴中有阳,阳中有阴,好像是雌雄结合交媾的情形。因而阴气交于阳气。则阳气下济而施生,若阳气交于阴气,则阴气仰承翕受,因此阴阳消长辟卦的复卦,是一阳始生为天根,姤卦是一阳始生为月窟。天根和月窟,是万物始生的门户。

  原文:乙丙交而趋戌,辛壬会而聚辰,斗牛纳丁庚之气,金羊收癸甲之灵。故有乙辛丁癸之妇,宜配甲庚丙壬之夫,夫夫妇妇,雌雄牝牡。

  刘释:乙用丙交者丙火生于寅沐浴卯冠带辰临官巳帝旺午衰于未病于申死于酉墓于戌者丙之暮即阳艮龙之天根阴亥水之月窟也丙用乙交者乙木生于午沐浴巳冠带辰帝旺卯临官寅衰于丑病于子死于亥墓于戌是戌得乙之墓阴亥龙之月窟也阳艮水之天根也丙乙相见玄窍相通为雌雄交媾者此也震离二龙同局至于辛配壬者巽兑之阴局也壬配辛者甲子之阳局也丁配庚者寅午之阴局也以四龙水法皆在于辰土出路故耳癸配甲申子之阴局也甲配癸亥卯之阳局也以酉龙水法皆在于未上出路故耳行龙布气并做甲乙交配法例其图式并见后。

  乙辛丁癸阴也甲庚丙壬阳也阳用阴应阴用阳朝故乙得丙丁得庚辛得壬癸得甲为阴用阳朝丙得乙庚得丁壬得辛甲得癸为阳用阴应阴阳相见犹夫妇之获雌雄牝牡。

  作者按:前节所称的“龙行”,即是指生气的运动变化。随龙脉最短的随龙水,就是该龙脉内在生气所生的水。甲庚丙壬,指的就是龙脉。乙辛丁癸,指的就是该相应龙脉的随龙水。

  中国正统的郭杨风水术的风水处理,把地球世界,主要是把中国环境,区分为北、南、东、西四方,即坎、离、震、兑四卦。以方卦定性。用杨筠松实践的经验所创造的七十二龙属性,区分为水、火、金、木四局。七十二龙的纳音水,是北方坎卦,也就是壬。纳音火,是南方离卦,也就是火。纳音金,是西方兑卦,也就是庚。纳音木,是东方震卦,也就是甲。甲庚丙壬属阳,是龙的五土(所有元素),是生气的主体,是雄是夫。乙辛丁癸属阴,是龙生的随龙水(土生气,气生水),是从属,是雌是妇。丙为龙,乙为随龙水,丙与乙配合。壬为龙,辛为随龙水,壬与辛配合。庚为龙,丁为随龙水,庚与丁配合。甲为龙,癸为随龙水,甲与癸配合。是谓阴阳配合,龙水配合,雌雄配合,夫妇配合。

  龙的生处,即随龙水的旺处。龙的旺宫,而随龙水的生处,龙阳左旋,随龙水阴右旋,龙水交会,同趋于墓库。即乙丙交而气趋戌,辛壬会而聚辰,斗牛纳丁庚之气,全羊收癸甲之灵。

  原文:若阴遇阳而非其类,号曰阳差。阳见阴而失其偶,名为阴错。

  刘释:如乙亥龙用丙气相合乃为阴阳正配而戌上出水得相见之义若辰与丑上出水是见庚壬水口而非其偶谓之阳差阳差则伤男丙寅龙用乙气来合为阴阳正配而戌上出水为阴阳相见之义若辰与丑上出水是见丁壬水而失其类为之阴错阴错则伤妇。

  作者按:入首龙属金,而金龙是缝针指向癸丑、艮寅、甲卯三宫,扦金穴,是谓夫妇正配。若入首龙属金,金龙位于缝针乙辰,巽巳,丙午三宫,扦水(土)穴,是谓阳差。插金穴,谓阴错。

  原文:夫妻犹路遇,终强合而不谐。眷属一家,纵轻微而有用。二女同居,孤阴不长。两男并处,独阳不生。

  刘释:如丙乙相见为夫妻同情眷属一家虽去来轻微犹为有用富贵福泽亦能及其所生若丙不逢乙而遇丁癸辛未水口出路者是夫遇妻于路乙不逢丙而逢甲庚壬水口出路者是妻遇夫于路虽砂明水秀终为强合无情其发福亦不甚厚盖以玄户不通也铜山西崩灵钟东应又云鹤鸣在阴其子和子以其同声相应同气相求耳先贤曰气和则形和形和则气和形气俱和物乃化生故阴阳和则万物生夫妇和则男女育又若丙配乙于中途乙配丙丁半道如丙生于寅而水却不自寅来却于辰巳方来至于水口却在戌上出水是育窦相通而来水只在中途中见也此本为正配而发福迟缓更主老年科第凡百俱迟主老夫少妇生子之应不旺人丁长房不利特发中小房财禄又有水从他处横伏过堂而出亦为路遇此尤不合局不发福祉虽发亦轻可以水立向有于向上消息则客水登堂亦能致吉。

  作者按:来龙与水口虽相合,而无明显的随龙水,而朝堂水同归于墓。属于夫妇路遇而强合。来龙与水口不合,根据水口扦穴,或根据来龙扦穴,也属强合。前者又为阳差,而后者又为阴错。根据来龙和水口共卦而扦穴,又有明显的随龙水,方称眷属一家,虽然堂气轻微而有用。

  一个明堂有两个水口,称为二女同居,是不可扦穴的。或同一明堂,仅有两条来龙而与水口相合,是谓二男并处,或共一入首龙,临龙尽处分支,中间无随龙水,而与水口相合,也属二男并处,都不宜扦穴。

  原文:化育本于龙家,盛衰系于形应。

  刘释:夫天地一男女也男女一天地也观男女可以知天地矣乾阳宰生物之机而坤阴成生物之能犹男女合而二气感而孕育故上龙虽能生万物富贵利达于兹焉出然不得形应以触则化机不几乎息矣故阳用阴应阴用阳朝形以气融则固以生气感而应鬼福以及由是论之则生富贵旺人丁皆在于水神交会合法而后应也主贫贱受孤穷亦惟水神来去失度使然也故气化之聚不聚或盛或衰系于水而巳龙阳而水阴或龙阴而水阳阴交媾则气感而应鬼福始生旧本刘伯温先生注云化育虽本于阴阳龙气而所以发富贵贫贱则又系于形应形应感触物随而始盖言龙多凝结而不得穴则形与气不应而衰穴乘生气则形与气应而盛此以乘生气则形与气应而盛此以乘气穴立法也阴阳交媾而不得向则向与气不应而衰向乘堂气则向与气应而盛此又以乘气立向也而言。

  作者按:其意是,化育本于来龙势的强弱与形应(非狮、猫、狗形的形、而是“势顺形应”的形),其盛衰系于外气(堂气)对内气(龙气)的影响。

  原文:此故左行从亥子而进,右行从子亥而旋。生旺互用,玄窍相通。

  刘释:此言布气以察盛衰立向以求生旺之法向指一明则水神之生旺死绝暸然在目故阳从左旋自亥子丑而阴从右旋自子亥戌而进各因阴阳朝应以为顺逆之法正所谓二十四山分顺逆认取阴阳祖与宗阳从左边团团转阴从右路转相通。

  如乙丙相见乙木生午旺丙寅火生寅旺午乙木所生之地即丙火帝旺之方乙木帝旺之方即丙火所生之地乙与丙故曰生旺互用丙墓在戌乙墓同之故为玄窍相通盖以丙乙皆以戌上为水口也杨公葬白龙潭乙亥龙主穴乙生气在午乙用丙向生气在寅戌上出水此正生旺互用玄窍相通故发大富贵作丙向收寅甲水归戌也。

  作者按:步砂、量水以十二长生宫为标准尺,龙阳左旋。从亥子至寅丑,水属阴右旋,从子亥至酉戌。龙的生处,为水的旺宫。龙的旺处,是水的生宫。称为生旺互用。龙为玄武,水口称窍,龙穴与水口共卦,称为玄窍相通。

  由此观之,此《造微赋》的内容中心,是“玄窍相通”理论。《平砂玉尺经》的《造微赋》《天机赋》《逐吉赋》都是体现同一观点,即玄窍相通的主要思想,而其它诸篇,都是论向和水口,即关窍相通。籍此可证,杨筠松《玉尺经原著》仅此三赋,他篇非属也。

  原文:惟偶成于契合,勿乐交于兄妹。

  刘释:乙丙丁庚癸甲辛壬皆契合而偶成者右乙亥见甲水辛酉水癸龙见壬水丁龙见丙水则乙甲辛庚壬癸丁丙皆为兄妹同气岂其所宜交乎虽乙见甲为阴遇阳而总为不乐。

  作者按:龙水交会,即乙与丙交,辛与壬交,丁与庚交,癸与甲交,为偶成,为契合,为生旺互用,为玄窍相通。乙与甲交,丁与丙交,辛与庚交,癸与壬交,在正五行,甲乙同属木、丙丁同属火,庚辛同属金,壬癸同属水。甲乙、丙丁、庚辛、壬癸,各相交,称为兄妹之交,不同归于墓,生旺不互通,玄窍不媾合,是不可乐交的。

  原文:是故周公制礼,明家室所以别男女,聚异姓所以别夫妇。此盖天经地义之常要,亦理气自然之运。

  刘释:此言周公制礼男女相配俾有家室异姓相合俾明嫌疑礼不娶同姓者所以辨族也圣人心通乎天道德明乎地纪法天之经则地之纪以立人极要亦理气自然之运也。

  此言聖人别男女定夫妇者法天经地懿之常要道以立人纪合理气自然之运要非强人情违天地之道而为之制也即聖人制礼以合男女阴阳不外乎无经地懿之常则知地理取阴阳相见牝牡交媾各有正配而不可乱也乃天地自然六气化育万物之真机也。

  作者按:其意是,周文王制礼,“明家室别男女,聚异姓辨夫妇”,所谓“男女尊卑有分”。是过去封建社会的礼制。在风水领域,应作以下的释义: “明家室”,释为明玄空。“别男女”,释为别龙水。“聚异姓”应改为“聚异性”。“辨夫妇”,释为辨主次。即辨别乘生气的主次,以龙为主,水次之。才可称为天经地义之常要,风水理气的自然规律。

  原文:乃若天开财源之门,地轴浚化生之窦。法显玄空,神功莫测。

  刘释:水神发源之处名天关水神流出之处为地轴天关主财禄地轴管人丁来水深长则才德悠远出水合法则人丁繁息以玄空为化生之牝户故也法显玄空神功莫测。以水龙相交得阴阳相见之义而生旺到堂则生水发人旺水发禄亦所必然者或有阴阳背驰而向指难收财禄人丁若有所亏则又立玄空五行之法取八水四金四火四木四土布列二十四山之中用以消乎水路取生我克我为吉生出克出为凶来水合法必发财禄去水合度必旺人丁吉以应凶以凶应神功莫测者也。

  作者按:天关,指天门,在东方角亢二宿之间。地轴,地球旋轴之南北中心轴。其意是财源是来之于“天”的赐予。地轴旋动是化生万物的根本。玄空,非《佛学》的玄空,这里应释为玄虚,空空如野,无形可见。是说明生气自发生的起因,经过发展运动变化的作动,至产生万物的果为止的整个过程,即是说郭杨风水自龙水交会因,到主吉凶的果的整个过程,是无形的,看不见的过程,称之为玄空。法显玄空,至吉凶的果,其功是莫测的,吉则丁财贵俱至,凶则损丁败财去贵。

  原文:五行实系于龙家,祸福须取明于水路。顧我复我,为官为父。生之夺之,彼无心而曷济。生入克入,情既去而复留。

  刘释:玄空五行与龙家本音之义实无干系且本山五行以甲乙巽寅卯属木丙丁巳午属火庚辛申酉属金壬癸亥子属水坤艮辰戌丑未属土之类而玄空之气则又以乙木酉金为火巽木申金为水诀曰丙丁乙酉原属火乾坤卯午金同坐亥癸甲艮是木神戌庚丑未还属壬子寅辰水为名辛巳壬申同水府取用坐穴坐向与水口来去之地是何字得何五行以求生克也。

  克我为官生我为父凡五行之气取相生忌相克此反取克入者盖以水神之来彼来交我情自趋之故生我克我者情自彼入也水神出去情不欲绝故生我克我亦情自彼入也若土龙体静而专雅静故常守位生克出则动矣水龙动而真惟动而直故常运化克入生入而化工自成矣穴依龙君道也无为恭巳南面而出令者也向依水臣道也行君之令而施仁者也君则逸而有成臣则劳而成功此亦天地自然之运耳如此则生入克入之义明矣。

  水神流出势不可回我虽生之不以为德我虽克之不以为怨所谓彼无心而曷济然水神流出势虽不可回而其情则不可失我固不可失我固不能为彼若何而彼之情则不忘乎我势欲击而生我克我亦能为我作福矣来既施恩去犹贡福岂不为吉。

  作者按:颠倒五行(正五行)实系于龙家五行,即颠,颠倒七十二龙挨星五行。祸与福,必须取决于“外气所以聚内气”的来与去的水路。即来于生旺,去之于休囚。

  顾我即为父,复我即为官煞。生我夺我,亦即顾我复我。若彼无情,是无济于事的。

  凡属生入克入者,虽属无情,仍然能贡福于我。

  原文:相天地,赞化育,无非此道。回造化,改天命,术何妙焉。吉地每留于积德,善地岂授于邪淫。

  刘释:形法之术冲阳和阴观形审气辨方察音故天经以立人纪明尊卑定上下随天时顺人事建邦治国百姓辅相天地宜参赞化育不及使天地位于上下而万物育于两间者亦不过此道焉巳矣况于葬者乘气立穴收生气荫死骨召鬼福以及其所生使鬼神不得以司吉凶之柄造化不得以宰物之义回天命而改造化其术亦妙矣哉。 至道精微惟聖人然后能及此非睿智孰能之地理之学本于太极之理河图以呈其源洛书以发其微乘阴阳五行之气而顺天地自然之运反气以入骨其道至精至妙惟聖人其孰能知此道之妙哉道且不能知沉又能穴之以乘气召鬼福以及其所生乎。

  异之仙人天神共怒葬法有回天改命之功能召鬼神以及人如此故吉地常留于积德之家而善地不可授于为恶之徒盖福善祸淫是乃天道顺天之道以造福则天必应之若授之于邪淫之辈则天固祸之而人固福之是违天道而讳福矣天地鬼神其肯容耶天不罪为恶之人而罪法蒙羞矣。

  某虽不敏幸淑师傅戒言在通焉敢忽诸论天真戌严总为天更立玄机耳彼购大利操大钱者何君与嗟乎赎大作先锋于为善恶两家呈功过纤籍母宁为混善恶于千雷河海而愿为一网打尽之桃花渔也。

  作者按:风水术勘察天地,趋吉避凶,无非是这个道理。也是夺神功改天命的唯一妙术。

  更重要的凡属吉地,都是属于积德的人。善地是不会授于邪淫之徒的,若是轻易赐予邪淫的人,也会天神共怒。

  节评:

  一、此《造微赋》是符合杨公《青囊奥语》中的“颠、颠倒”和“金龙一经一纬义不同”,以及《天玉经》“八神四个一,八神四个二”,挨星为中心的风水术和基本理论。其中的“乙丙交而趋戌,辛壬会而聚辰,斗牛纳丁庚之气,金羊收癸甲之灵”,“龙水交会”,“玄窍相通”等,都是郭杨风水的有系统而具体的实践纲领,就是《玉尺经、天机赋》、《玉尺经、造微赋》为其先导。

  二、其中提到辟卦的天机和月窟,及生入克入等,属于卦例,及五行生克理论,是属于玄学范畴,正说明了杨公出生于由卦例玄学风水步入古代科学风水的年代。所以其著作中尚存在少许的风水糟粕,须我们研习时正确对待。

  第2章第6节:审砂篇

  原文:砂明生死,脉辨阴阳。

  刘释:亥龙气脉赵东南巽已入首而取穴西南东北角者亦是生龙发足而下死穴盖亥归。东南而西南东北房租气不冠为死绝之地此法精妙时师不知多有向死绝点指者贫绝之祸。

  立星龙派之来有阴阳从左转阴从右转避其死绝赵其旺生则龙气清和结穴秀丽故自各而左将入首者为阳龙自左而右转入首为阴龙阴阳二气俱得生旺不犯死绝者吉如甲。卯入首者木气也自午巽而至为阴木自乾亥壬子癸丑而至为阳木阴木生于阳木生于亥俱得生气出身若犯兑坤二方出身则龙发源巳先绝矣从虽砂水得局让托完固终不发福。

  作者按:原文所指,难明何者为“砂”?释者所述以龙称砂,是不对的。同时砂也没有生死之别。脉也无须辨阴阳,盖以左旋为阳,右旋为阴,即向阳为阳,背阳为阴,始合道理。

  原文:水发城门,流详出入。

  刘释:龙行水随故水发源之地即龙神出身之地或趋东或趋西必须详观其所出之方若流神从寅艮而出则知龙自坤兑而来则知水神必从寅艮而出以艮寅为水口者必兑龙成胎于正西巽龙生息于东南故郭氏云入山观水口登穴看明堂即此意也。

  作者按:未知城门作何释意,一般认为城门是指水口,即水流城门,何须详出。

  原文:即行审来历之因。

  刘释:凡龙体到头归收入口之处必考其本龙之来要知从何发足经历何方如东北到头向艮寅之方其龙必自兑宫出身乃为真龙自坤申而兑者亦吉若从壬子癸丑而来必得坎上有左水佐辅夹流会合于坤申水左侧更得乙辰水佐辅夹流会合于坤申水向寅艮而去方的若是离宫落头则水必不自坤申上来矣故龙行来历之因须自流神上消息之始可以得其情也,赖氏曰平坡之地千里无尽龙无一定之穴而人无一定之见假如一片方砂四方八面无有收拾似难取穴若能审龙形来历之因真知灼见的系坤申行龙出体则知穴情龙脉趋东北乘坤兑之气而融结矣巽巳行龙发源则知穴情龙脉归西北矣。

  作者按:此句似乎承上句,是指水从何方而来。

  原文:迎神定分合之自。

  刘释:迎神者朝会于堂局之水也水来到堂必有发源之处从何方分流而来又从何方会流而去知流神分合之情而龙脉结穴之真伪自见若水来到堂左畔分流交行前后而右畔不见其合两派夹流或横去或直来前无兜收后无回绕者其龙尚未住扎虽砂头有情方正端正未结穴也直至水砂交会之穴龙脉始聚而融结真穴。

  作者按:此句乃承上文,迎神即迎接吉利的,其意为迎神必须明白,自何方分,自何方合。

  原文:是故五行品配于八方,万象尽归于四势。

  刘释:乾坤坎离艮震巽兑八方各分隶于五行金木水火土正五行则乾金坎水离火兑金巽震木艮坤土万世不易之定气也然以生旺死绝之气定之则木生在亥而配乾金生在巳而配巽水土生在申而配坤火生在寅而配艮甲庚丙壬历子午卯酉为五行帝旺之乡是五行品配于八方者尽天地自然之气运行而不息以化生万物非人为可得而品配牵合之义者也若寅申巳亥乃五气发生之始为龙家之四始万物之根基五行之旺气必自寅申巳亥发生充盛而至于旺犹兑金之气其始生在巳也青直经云地有四势气行八方四势行八方施生正谓此也。

  作者按:此句是总结上文,其意是,砂明生死,脉辨阴阳,水发城门必须审来历(朝堂)之因。所有这些都是因为五行品配于八方,即东方寅卯辰南方已午未,西方申酉戌,北方亥子丑,东北艮,东南巽,西南坤和西北乾八方。

  “万象归于四势”,是指风水形势,即龙、砂水等各种形态与方位,都归于前后左右的外气。其实还遗漏了中央,即内气、来龙和穴场的情况。

  原文:随形察体,观象审龙。

  刘释:随地之形难察其龙之体观砂之象而审其龙之气象以气形以理变者也如木之形必直而耸火之形必尖而侧金之形必顶圆而脚阔土之形必方正。而尊水之形必曲折而动故观其直而耸者知其为木尖而侧者知其为火头圆而脚阔者知其为金也水土亦然如金之形圆而阔者又当审其龙之自何方来如兑方发足则金形乘于旺气而出真金龙也若自离方来其出身巳被火制矣纵虽结穴亦不久远馀龙皆仿,赖氏曰天龙有形者气之所有钟聚而成者也有象者形之所成类而取者也如土形方如玉几屏金柜天马之类金形圆而覆钟复釜半月娥眉之类木形真行而玉尺横琴展轴之象水形曲而生龙舞凤群带旗之象也如狮象之类金鱼之屈莫非五气之流行而各有当然之则如取火形于焰动取木形於包节取金形于开口取水形于曲折取土形於觚角如此审详以取中则有以得其穴情之真也。

  作者按:“随形察体”,即随时观察现象以明白本质而审龙。

  原文:气藏于左右,忌分泄于鬼劫之交横。

  刘释:龙体成形水神交合其地须已结穴然气之充固兴福力之轻重则又在于左右这获砂或球抱有情水城聚固更不东西直窜西重五重节节包裹者方佳或自本身分伎向前环抱顾堂尤妙若左右砂头东西飞窜或有本体抽出从肋下从腰内肩肘之间左牵右挈东西乱窜者乃名鬼劫能分泄龙气之英灵如有此等则须水交砂会亦不成穴矣。

  作者按:“气藏于左右”,是不对的,阴阳宅如何乘生气呢?忌分泄于鬼劫交横是对的。

  原文:脉承於前后,怕透漏於坐应之下涣。

  刘释:龙行入首结穴必前有案砂后有坐托则气脉镇重方有收蓄,若坐托无砂或有砂而琐屑前有应而斜欹反跳不拜堂不平正或水来斜射者其气透漏而不聚也。

  作者按:来脉必须后承,即承接来龙生气。前应,即前堂接收外来生气。所怕的,是生气不聚而透漏于下面涣散而噫为风。

  原文:荡为鱼背,出似龟头。 散漫而难收。圆若金般,平如仰掌,认高低而定取。

  刘释:平坡之龙砂宽大中高而四围必低如鳖之背砂圆而四围尖露如龟之头者气散而不聚也此不可扦扦之福绝圆若金盘幅高而中低平如仰掌前低而后高成此形象若龙气分明的知来历方可下赖氏曰有鳖背者砂不出角气散难收龟头者砂头微细而气不藏蓄二者皆不结穴金般荷叶傍高中卑水在中亦必有出处点穴当如仰月形看角兜收而中取之仰掌平坡必有掌窝认取窝穴而定之扬公曰认掌窝正比法也。

  作者按:来龙的龙脊,要像龟背,聚气要像龟头。“圆若金般”,有误,应为圆若金盘。

  “认高低而定取”,应认吞(后)、吐(前)、浮(高)、低(沉)左右而定取。

  原文:因四正四维之去来,究枝分枝合之聚向。

  刘释:水交流于子午卯酉四正之方则寅申巳亥为宝地又观其水之出入以审何龙之结穴凡四至之地宝者多自生。

  龙建乘旺穴水交流于寅申巳亥四维之方其子午卯酉为宝地凡四正之地宝者多自旺龙送行生成穴又须以水神辨之看其水分水合枝水之出入见若水不分枝作小分小合则气宽而不清者,亦不结也。

  作者按:其意是,以四面八方水的来去,以求朝堂水的分与合。

  这是历来风水书的错误。几属来水,一般都没有分,如果有分就没有合,有分有合,则中间必有土墩或岛之类。去水有分,就有可能产生不同卦的水口,在所不取。因而风水的要求是诸水会聚(合),而不宜分。信口开河,闭门造车,是历来四体不勤,不进行实践的撰书立说者的通病。

  原文:纵横似织,方知眷恋之情。沤泽为湖,仍辨朝宗之势。

  刘释:入首结穴之处前后左右若见水三横四直屈曲交流犹如织帛然此砂变水恋砂犹夫妻相见而不忍违也众水到堂或左或右聚汇如湖则知水交砂会矣然又要辨水神之出向何方而朝会或出于大江或出于大湖辨方定位以明龙穴之美恶也赖氏曰水来到堂有聚必有泄观水之聚处可以见龙脉之行止水之去处可以见结穴之倚着凡龙结穴必倚向水神流去一边盖水神合流而去之地雌雄交媾之处也故穴必倚焉。

  作者按:眷恋之情,不可纵横似织,应为“朝海拱辰”。聚水即聚气,无须辨朝宗之势。

  原文:九曲入明堂,石崇富贵。

  刘释:水曲则财禄聚屈折朝入明堂者富贵双全水直如箭射至明堂不惟贫贱而且孤绝夭亡。

  作者按:对水的要求,首为悠扬清沏,次以弯环抱穴为佳,非只取九曲水。还应来于官旺方始可致富。石祟,西晋渤海皮人(今河北省南皮),初为修武令,累迁至侍中。永熙元年(公元290年),出为荆州刺史。聚财巨额,曾与贵戚斗富争侈靡,曾以蜡代薪,以锦作屏障五十里,奢靡至极。(见《晋书石崇传》)。“富比石祟”,泛指富裕者。

  原文:是故流神合法者,龙体方真。

  刘释:此总结上文言水之去来合法则龙脉结穴方见真正而无虚假若砂头端正应托尊严左右朝从周匝虽云龙脉可观而水神去来一或不合其法则此等总为虚假所谓菩萨面者此也。

  作者按:龙体没有真假的分别,只有良莠的等第。势强形顺的龙体也不限于流神合法。朝峰以及景观等,都很重要。

  原文:戴九履一,而天地之中数居尊。凤舞龙飞,而乾巽之阴阳交泰。

  刘释:一者阳之始九者阳之极长者阳之中五属土而龙体方正居中坐下长砂为托面通横水四道直水四道列砂九方得天地之正气阳刚中上为帝王建极之地产明王育贤相非寻常可比之地此盖坎离交媾震兑合气而成者也若亥上行龙自天门而出踊跃如飞巽上行龙自地户而迎扬砂如舞亥巳交合朝对有情左右送从合法则乾阳而巽阴二气交泰翕受数旋为明王聖帝临民之地聚贤才会文武此地原不易得戴九履一谓子午也。

  原文:虽有三关三峡之落,万防左牵右挚之非。

  刘释:龙脉出身前无关锁则行而不住气随土行砂不转峡则气散而不收故真龙真地又首到头左右必有从送砂头向前拱来其中龙穿田渡水之处不使其出体露风到头之左右东环西抱如拜如舞则气藏完固无有漏泄诚大地也中龙入首或为长砂曲折三里四里而来固自有关峡而气恐阴碍曲角恐伤分泄于折处而入首之气反轻则结穴亦薄故曲折之间有支水界送使气从脉行兜收到头方真又有真砂行龙三四里五六里随水而出者有方砂居中三五百亩七八百亩成地者龙脉之来历固在水神之出入可考而英气这聚处何从而辨别必得体贱而下有微水穿破关气节脉使渡峡在左在右曲折活动而来入首之处或在左右肩膊水插界明白其气方聚否则龙脉虽来气涣而不收难以指点三里四里来龙或成曲折长砂或为直木长砂到头其中腰与肩肘之下若有余砂分臂而出须要向前作本身之送从拜舞朝堂方可若东牵西挚各自分逃于本砂界无情意者却来分泄我气所谓飞散英灵者此也。

  作者按:前句“戴九履一”,出于《洛书九畴》。戴九履一,别无法释义。其意是戴九强行至一,在风水领域是无义理的。而且与“天地之中数居尊”,毫无联系。龙驳换过峡,是说明龙气(生气)变化运动的活跃。但不可以有“关”,关,则说明生气有阻,左右牵挚,即分枝,或噫而为风。否则没有什么牵挚的问题。

  原文:生在发足,莫犯天罡。旺处出身,休逢死绝。

  刘释:寅申巳亥为长生丑辰戌未为天罡盖天罡所临之地禄马不到贵人不临故生龙出身带辰戌丑未天罡而来者皆不结地如寅艮龙出脉转过丑上未而行是犯天罡矣子午卯酉为帝旺寅申巳亥为死绝旺龙出身转寅申巳亥者亦不结地如卯木龙转至午未方入首是水死在午绝在申而卯龙受死绝此天地阴阳之妙理五行之真秘地理家不明此道则龙穴之生旺休囚且不知何以验吉凶休咎之兆。徐氏补释曰凡寅艮龙转过丑行巽巳龙转过辰行坤申龙转过未行乾亥龙转过戌此皆为生龙犯天罡也凡甲卯行龙转午未甲方结局丙午龙转酉戌亥方结局庚西酉龙转子午寅方结局壬子龙转卯辰巳方结局此皆为旺逢死绝也。

  作者按:发足,可能是指水的发源朝堂,不限于生方来,莫犯天罡,旺处来,休逢死绝,凡属休囚水,都不能忽视景观,特别忌破旺冲生。

  原文:用大从小,而祥云捧月。以小辅大,而群雁实鸿。

  刘释:群砂俱大小者为尊龙来到头结成三四亩地面或圆或方生傍有大砂重重交绕节节包承如祥云捧月之状群砂俱小特取其大龙来入首结成一二百亩地面或圆或方而旁列小砂如星如月臂肩开翅如飞如舞双双砂头向内朝堂顾局出犀雁实鸿之势也赖氏曰结穴之龙特大而众砂特小者必得小砂之外又有大砂或长或方关拦于左右前后之外包承群砂在内则局内之砂水方有归束不致散乱分流漏泄否则砂虽整齐而水神涣散能泄堂局之气其结穴亦不美也若中砂细小而让砂大者其不自有兜收虽本身轻微而其力反重。

  作者按:祥云捧月也是用大从小。以小辅大,当然是群雁实鸿。这些空洞无物的隐语,能说明甚么?

  原文:粗出细而细出粗,形奇鹤膝。横取曲而曲取横,袅若芦花。

  刘释:粗中出细细出粗形如鹤膝三关四锁入路而来者其气清奇横来曲展曲来横展三折四曲袅形似芦花入路而到者其脉活动则龙脉真而穴情善福之大而富贵还矣赖氏曰三关四锁似断不断如鹤膝也三折四袅似来不来芦花也此言来情之善龙脉之活气行之清皆于此可见左衿先师独取之妙发杨曾之所未到处。

  作者按:前者仅能说明龙过峡以蜂腰鹤膝,后者,为误释《青囊奥语》的“颠,颠倒”的涵意。其它在风水术上属无讨论价值崖柏风水禁忌之虚词。

  原文:木冲天而包节,生处方成体制。火焰上而焰起,动处乃见精微。面方正大,挂脚留情,言土。

  刘释:木星形长直而瘦若无包节乃为死水无用处也必得水合襟左右有界水插入肩膊之内界出门面方成体制。 火星成形头尖脚润若火焰不协名照天火无用处也必得尖斜所向之处界水插过一边使尖头归堂方可立穴。

  土星方正其情在角界水敛气故曰留情挂角若吐出金唇则生气更完廖公言上角流金正此谓也。赖氏曰土为五气之尊中立不倚其正性也傍分界水立穴在中通受子午卯酉四正之气为坎离震兑之局尤妙但不宜当局正心取穴俗云中宫地者谬甚矣惟帝皇之都有如此取用者取宅中以御天下坐坎面离之义开日月卯酉之门而四海文明矣。

  原文:脚阔头圆,开金取穴。

  刘释:金星形体脚阔头圆须得开口取穴然要坐实若坐下不实名为悬钟金其气在边如钟之声应在边也。

  作者按:木直、火尖、土方、金园、水曲是风水的形体五行,而未言水曲,也是闭门造车的。一座山的形象,因方位不同的审视,其形象是各异的,而木直与土平无法区分。纵然区别了峰砂的五行,对风水的乘生气有何作用?

  原文:虽四通八达之区,必有伏元归气之所。

  刘释:此总言上文砂水虽四通八达分枝散布而去然其到头必有收拾之处为伏元归气之根也赖氏曰龙体到头东西前后傍分枝脚四通八达而去似难收拾至于入首之处其众砂分出者皆要双双回头顧拱或为龙虎抱归左右或为案砂俯伏在前或为拦砂回塞水口其始虽四通八达若与本方无情及至到头结穴之处双双不虚收作用神乃为伏降之气而归东堂局矣众水会流到堂在前在后或在左或右东穿西渡南来北去一似四通八达无所收拾然其总括去处众水群聚合流于城门之口重砂开塞于下者见其合不见其去此亦伏元归气之根地有神气而融结穴情始大。

  作者按:“四通八达”是说什么?是水?是峰?是龙脉?还是交通道?专写言之无物的空洞文章。

  原文:来气短,须防腰截。进气长,尤怕直冲。

  刘释:砂头短折者坐后不得有横水截往来脉使气此盖脉短而曲则气反急疾不和故砂短折者怕腰截曲折也砂头来若有三四里或五六里长者中间须得曲折转关驳换过峡或三重四重如亥气入艮艮气还亥龙入震震气还崖柏风水禁忌亥则非直冲矣然亥气趋艮艮上又得支水兜激回亥则艮宫不到散流各立门面以分泄其英灵使复还亥而去乃妙苦若艮宫无水兜激在其自去各立堂局是亥入艮就火局结穴矣亥入卯卯宫无水兜激任其自去卯上立成堂局是亥龙入卯就旺方木局结穴矣若得艮入亥亥入艮艮又入亥三关三出仍作本龙出身结地是以亥龙入亥穴则发福绵远富贵双全百子千孙无有极也经云龙来不脱龙来气三峡三开元复元正比理也。

  作者按:来气,可能是指穴场来龙之气。进气可能是指堂前砂水朝应之气。来气短,是指断山。进气的长短可能指水流长短,是忌直射的,但其气无法审察。

  原文:是故博换转关,实龙行体势之真。而左关右界,为入首成胎之要。

  刘释:赖氏曰上二句结上文龙行体势须要博换之意下二句发明入首结穴之体段大凡砂头到局将结穴之处若头平额阔或左薄而右厚或左厚而右薄脉气冲至到头在东在西或左或右而倚於一边何以兜收其气而取穴故龙脉入首必得枝水关界使气聚而不散方成穴体关者关其气使不走也界者界其气使就局也开水长而曲界水短而真。

  作者按:博换,剥换,驳换,以何者为正?为“龙行体气之真”,难道未驳换的,就不是龙行了吗?生气是永恒的不断的发生发展运动变化,即是说是不停的龙行。驳换过峡是龙内在生气运动变化表现的一种形式,如若水之波若马之驰都是龙行,不限于驳换才算是龙行。

  左关右界,是指界水。胎不胎是巧立名目。

  原文:一片蛮比,将奚取证。云翔雾起,何处兜收?

  刘释:此言到头立穴之处左右无关界水只是一片蛮皮无以证其气之聚不聚难止而又无以辨其归向之定局也赖氏曰平洋之地与山龙之局取气验穴最难山龙落头有大小分水可辨其入首之真伪有大小合水可考其气止之精玄固字定出脉之由观诸祥住结之根蝉翼界子其傍德水阴于其侧龙蹲虎踞案弃面堂有此取证昭然可指若其平砂一片不仰不俯若无关界何以取证至如龙行处势云飞雾走难有开峡而前无砂头回抱又不得水来交合干左右则龙脉未见收拾之气必不聚矣。

  作者按:撰者自己不是说了那么多空洞的取证法吗?写风水书就是像你自己作文章那么轻巧?说一说云翔雾起,兜收起来就行了?

  附评:

  一、本篇标题是“审砂篇”,其中崖柏风水禁忌所述是龙和水。最后才提到审砂,是文不对题。

  二、似是宋代理学家朱熹的徒子徒孙所作。全篇文章,在表面看来顺畅流利,但无具体的东西。一些隐语,可以多种释理,有些释理意思相悖,不宜轻易确定。真所谓“理学”也。

  第2章第5节:审向篇

  原文:离趋壬癸,癸向南离。坎得丁坤而发贵,丙逢辛艮以钟灵。庚宜艮震,坤宜癸交。艮辛亥乃丁龙之乐许,丙巽癸为亥气之必从。

  刘释:离纳壬用壬向而坐丙穴此卦气也然坐丁向癸亦不失为坎离相见而离山本音之气,亦癸向收之矣癸山用午向癸配于坎坎癸向方而上纳于离亦不失为坎离水火相射之意以离向收癸气而取贵也。借配于坤以坎水长生于坤申方耳丙艮本同一气生旺相关正配也辛在戌宫三合类配亦足。

  庚喜震而穴坐酉一气也而配於艮则富贵并至坤本纳乙而不作乙向者以近卯也借配於癸而坐丁亦发大贵。

  丁山行龙正配在酉然酉与丁相隔四宫虽卦气得合而势不可借故弃兑而趋艮者以艮亦兑之喜也,亥龙本与未配而辰戌丑未四金之杀皆非可交故弃未而取丙为正巽癸为借此三合皆能以贵致用癸非可向坐癸向丁亦是。

  作者按:释者所述,都是纳甲向。

  原文之意是,“离趋壬癸”,即离龙趋向壬癸。

  “癸向南离”,即立癸山丁向。坎(水)山得丁坤为养、生,即贪狼秀水而发贵。丙(火)山逢辛艮,成艮丙辛三合向,定可钟灵。庚山甲向,艮震为向上之临官帝旺。

  “庚宜艮震”,原文欠通,所有各种风水法,都非庚宜艮震。释者云“庚喜震,而穴坐酉为一气”是毫无义理的。

  “坤宜癸交”,坤土与癸水是同为水局。“艮辛亥乃丁龙之乐许”,以正五行释则无义理。以郭杨风水术释,才能释通。即是丁龙坐癸未木穴,艮辛亥为养、长生,临官三秀朝堂,乃丁龙之乐许。

  丙巽癸为火龙养宫、临官、帝旺三秀,是亥龙坐乙亥穴之必从。

  原文:兑丁本为正配,见亥艮而富贵尤奇。震庚犹如夫妇,见辛亥而文武双全。巽见辛,辛见巽,两承妙用。艮生壬,壬生丙,诚为上吉。

  刘释:兑丁相见兑宜向丁然酉与丁相间四宫体势欹斜而气贯不顺亦不吉借配于亥艮则富贵殊亦可但巽非兑之所喜故左衿仙人不取巽已於兑龙犯曜气侵害之故也。震与庚卦气相见而配合向指所必发大贵若辛亥则文武相承而并显震庚主武辛亥主文章之应亥则光文而后武辛则言语武全崖柏风水禁忌才也。巽辛相见互用作向主大贵少年科第文翰清奇何其妙也然辛龙尤配于卯主亦先文而后武亥亦主文翰官爵若恶龙见辛则大贵而借配於艮亥二方则福力便轻中虽贵不显。然用辛庚而尤贵取丁兑而亦宜艮山纳卦於丙作壬山丙向者大吉之环极富极贵之向也。然用辛向则名驰天下用庚向则才异过人用丁向则禄与寿齐用兑向则文与福齐是皆亦为全美而艮山又不当执丙向为定也。

  作者按:兑丁,震庚,巽辛,均属纳甲向,以七十二龙释之,依兑丁正配,立震山兑向,坐辛卯穴。或立癸山丁向,坐壬子穴。亥艮为长生和临官,可主富贵。依震庚夫妇,立兑山震向坐乙酉穴,见亥均立文武双全。依巽辛而官,立卯山酉兼乙辛向,坐癸卯穴,巽为长生,立乾山巽向兼戌辰,坐壬戌穴,辛戌为冠带。是谓两承作用。

  立已山亥向兼丙壬,坐乙巳穴,艮为长生,故艮生壬。立壬兼亥,坐癸亥穴,壬为帝旺,故壬旺丙,诚为上吉。

  原文:天市见庚,才堪文武,少男遇巽,福寿双全。此实卦气之攸宜,为阴阳相见。龙或神煞之交横不一,砂水之隐见不齐,例难执乎纳甲,法莫妙于变通。

  刘释:天市艮山作庚向艮本生气贪狠之地主生而不主杀以庚向则庚为威胆主有武异故出文武之才而富贵也艮为少男而巽为艮之所忌者盖艮土陷於东南也若用巽向虽主发富而出人无寿独发中房夫人贤美以少女在巽矣。已上取穴立向并从卦气作用然有不合於法而不客执一取裁故于各山之下复取借配之意亦皆与龙家本音相合情性一气而用之也。如砂水吉凶异宜则弃正配而用借配方向上消息之务使龙向与砂水品定得旺相休囚之宜而不失于偏废荣枯乃为妙用卦气不全则用双山三合五行收本山之音本山之音不合则用双山收向上之音三合之法互相斟酌不换人若曰某山必得某卦气纳甲作向者固不是理某山龙必得某三合作向者亦不通变必须旁观龙气及堂气砂水相应而后议立向指某山之吉出某水之凶方善其法并见前卷。黄泉曜气皆为神杀交横于前后左右甚至不一砂水之法来于前后左右隐见难齐故寻龙容易立向极难向指一差如隔万山所贵智者在於浩法如执已私拘於卦气而不知神煞之在侧执于双山而不知砂水之去来犯煞如此议向鲜不换人古云益与人家寻千龙不与人间立一向盖以向之祸人甚大世卫用双山卦气之法少有不误则使移山塞水以强就之不知以立向就砂水而欲改砂水就立向至愚亦甚矣。先圣曰愚而好自用灾必逮夫身,仙曰有吉龙必有吉水相辅然而世远年湮或为人开凿填塞有不合法者。若龙体真正则又不得不开凿剪裁以就向也亦不过是大纯而小疵者方可如此若大势不合亦当弃之矣若其龙来真正而入首体制或欠齐整或欠收拾则又不可不裁剪经曰龙不足当培,则培龙有馀宜崖柏风水禁忌裁则裁是亦成辅相之宜也易曰裁成天地之道辅相天地之宜此之谓也。又曰龙家入首有一定之方而穴因龙形亦有或势或前或后或左或右不过因缓急曲直之间及双来单来之异以为之异以为之移就耳若立向生穴全在避堂气之神煞与水神之去来八方之秀气以为趋避耳无杀可避就卦气而无害用三合而不伤则以三合卦气卦气行字收八方之秀若有所益则益背秀气则求福未得而反致大祸况祸应神煞而贪秀气而避神煞也祸去则福自生如犯速而福应迟未获将来之福而先失已成之福破财绝人眼前之福且不可安用将来之福哉世之术者戒之戒之。

  作者按:天市(艮),立坤山艮向兼申寅坐壬申穴,见庚酉为帝旺,才堪文武。少男(艮),立坤兼未申,向艮,坐巳未穴,巽为临官,主福寿双全。

  原文作者说上所列举的,有的是合乎卦气,为阴阳相见。便是龙家与神煞的交横不一,砂水的隐见不齐,所以倒难执乎纳甲,(即不可用纳甲立向),开山立向方法妙于变通。这倒是良心话。

  附评:

  一、乘生气是内乘龙气,外接堂气。内乘龙气,是利用“行乎地中”的生气为阴阳宅服务。外接堂气,是利用环境气来调节龙气为阴阳宅服务。即《葬书原著》说的“外气所以聚内气”。因此所谓“审向”是不必去审察向的,向对阴阳的吉凶,不发生关系。江湖先生以转碑移门是不起作用的。

  二、非但“纳甲”是主观决定客观的玄学。所有福建之法的卦例“风水”,都是以主观意识决定客观存在的玄学。

  第2章第4节:审穴篇

  原文:龙从地起,有吉有凶。水自天来,惟清惟浊。

  刘释:凡龙出身须在十二支辰之方盖龙属阴气十二支辰象地从阴故也然地支上行龙出身入首亦有吉凶之异如辰戌丑未藏四时金杀此龙入首并不结穴凡水神来去宜在八干四维之上盖水属阳气天干象天从阳故也。然天干水亦有清浊之殊乾坤坎癸水神来去。总非吉曜之类。杨氏语万水尽从天上去群龙须向地中行以砂水分之而不言吉凶盖秘之也。

  仙曰气行地中取地气也水流地外取天气也故龙从阴而水从阳,杨氏为人转祸为福立法示人,经曰万水尽从天上去群龙须向地中行者就局中裁因外气以立向拔龙入天干移龙入地支以分天清地浊之家召摄外气纳就局中移祸为福之权法也。故寻龙赋终篇秘旨无一言及来龙贵贱吉凶之别且曰二节三节不须拘又曰前后八尺须无杂又曰不问坐向及来山死气却虚闲观於此则知杨公取用于外气之来去立向收山以生旺休囚之气何如耳此盖避祸转福之微权而其寻龙贵贱之法默受于大仙江东诸人而立言著书班班可考也稽诸古聖龙穴砂水止避孤虚趋生旺而未尝曰龙宜地支水以天干也左衿仙人独见于杨公之意秘于书而发之曰龙从地起有吉有凶水自天来惟清惟浊以见龙从地支而未尽吉水自天干而未尽清显然示人以寻龙之法不当专取于地支而水亦不宜尽从乎天干也。

  作者按:原文“龙从地起”,是对的。龙,即山脉,是发生发展运动变化于地(球)中的生气,作用在地(表)面的表现形态。 “水自天来”,是古人的感性认识,据上述释意是错误的。根据风水的观点,即郭璞的乘生气的理论,万物都是生气所生。若把“天”释为太空或自然,虽然无误,但脱离了生气,即阴阳气的运动理论。

  原文:精灵聚于六秀之方,英粹诞于天门之上。

  刘释:艮丙巽辛兑丁为六秀之位以天市垣在艮太微垣天贵星在丙主天下之禄天乙在辛太乙在巽主天下之福少微在兑寿星在丁主天下之寿福禄寿三者洪范为五福之最洪范之数上应天星故其方之气清贵纯美而龙体秀丽若震则为雷门主天下之威柄庚如威斗主四方之权行以肃令万物故其方名为将星亦贵龙也但巽辛艮为文章之府兑丙丁为司籍之地故六秀龙多出文章之士而艮丙则富贵双全也又不如巽辛为清贵枢要卯庚则出人有谋略威权耳至于亥为紫微之垣天皇之帝座其贵尤尊故曰粹诞于天门。若巳龙亦有发贵特不显大不如六秀人将亥龙之美丑未龙鬼牛之气虽有微秀终亦败绝十二阴龙弃丑未巳而不取盖以此耳至于阳龙为穴如寅申亦发福辰戌且能发财而左衿仙人不取之者非直以孤虚弃之寅田为风磨之杀风能拆物况气得风而散虽发福其如孤寡疯疾向辰戌发财减门绝嗣亦使不忍也若坎离二山虽为阳龙乃阴阳之正位乾于西北而坎继之坤退于西北而离继之虽曰交极气不尽废故二龙亦能发贵但骤发骤废如可畏耳至如坤亦有下后大发者久亦大废故地理家贵阴而贱阳且阳龙性气缓弱力微而轻阴龙性急力厚而清此阴阳之别祸福应验乃如此也。仙曰阳山行龙若体势秀翼特违入首洞厚方正左右周密三吉六秀方有砂水朝应尊严亦可若点一则收外气之利一则收本山之吉亦能发富贵而旺人丁三四十年后必须另求吉地以代之否则力退福衰人丁必绝至如辰戌二龙决不宜下。

  作者按:六秀,地母卦六秀是艮丙巽辛兑丁。郭杨风水的六秀是胎养生冠临旺。

  地母卦是卦例风水,即福建之法“风水”,天定卦又名父母卦的坤卦翻卦法,循贪九星的贪巨武,以艮,巽,兑三宫为三吉。三吉的纳卦,即艮纳丙,巽纳辛,兑纳丁为六秀。而且规定天定卦的其它七卦,都以此为三吉六秀,重阴卦而轻阳卦。与其它福建之法一样,都以主观意识决定客观存在的风水法。

  郭杨风水的六秀,是因四大局而不会相同,其秀与不秀,主要决定于地质、生态与景观,如果六秀方的砂是端庄秀丽,尖齐高耸。水是曲屈弯环,悠扬清沏,那就是六秀。否则,为不秀。

  天门,据《天星说》是在角亢二宿之间。《命王星》以辰为天门。戌为地府。《天文学》是指室女座53、69二星。

  原文:震庚会而耀武,亦有轻重。坎离交而已极,焉无厚薄。

  刘释:震庚二龙主武说见前篇然震为雷门天定卦以为廉贞星在焉故有威主出大将有镇边压境之权若庚方亦不失神将之职此重轻之别则若庚龙坐乾朝巽则主出武文双全震龙坐乙朝辛或庚辛二方山水相应亦主少年科甲掌兵权之职。

  作者按:《天机赋》“震庚产威武之男”,震为木龙帝旺,庚为金龙帝旺,均属阴龙旺位,虽是耀武,也分别有轻有重。坎为水龙帝旺,离为火龙帝旺,坎属阳龙聚会,难道没有厚薄之分吗?

  原文:癸龙乘坎气而有用,坤母西掖而未纯。盖以阴阳老亢,四墓藏金,寅甲遇风魔之列,巳申当二四之偏,乘生止积聚,虽有成胎之象,而穷阳剥本,终蹈孤虚之咎。

  刘释:癸本阳山而得坎于之正气故有用更生坎穴向离亦利坤亦阳山而为太微垣所属故不以阳而以阴坤龙亢阴在申未之间少有曲折则不纯矣故曰未纯。

  如乾为亢阳坤为亢阴老阴老阳不能生物故退处而不用辰戌丑未有亢娄午鬼四金暗杀藏焉寅甲雷神风水震威散气况火生在寅风生于木五行惟火性酷烈木性而易焚风能散气拆物也巳申当二四之偏不识其意皆明阳龙之穴。

  上言四墓乾坤寅申巳甲诸山虽来乘生气之方而入首之处又得四兽攒聚砂水会堂止而有情者亦能兴发富贵然终是阳龙气散犯孤虚之咎不惟易兴而易衰其不利于人丁刑祸穴疾必所不免其巳龙木属阴而止于阳山之内者以巳龙之祸与阳山同也。 又曰六秀之内惟巳亥为最则己亦吉龙也左衿仙人更不取巳者以其兴废之不吉耳非弃其才与德也与丑未二山同故下文云云。

  作者按:“癸龙乘坎龙气”,以二十四山向正五行言,即水龙乘水气,当然是有用。若以地盘格龙立向,则不一定有用,因为癸山的正中,是大空亡,癸宫右半是子气,是可用的。若是癸龙左半,那就是丑气,为不可用。

  古文没有标点符号,因而此段难以释义。经详细研究,若分句释义,则原文欠通。必须全段总释,则其义为:癸水龙立子山午向,是符合阳龙格龙定向,乘坎气,即子气,是有用的。但是西掖的坤母峰,本属金龙的官禄位,水龙的长生,可称秀峰。本是纯阳的老亢,而在纳甲阴阳,又属阳卦,因此阴阳未纯,兼之堂前辰戌丑未四墓,藏有亢娄牛鬼四金暗金煞。寅甲又处病死宫,为风魔之列,再论巳申又当二四(指二四为肩)之偏,非天太正位。所以乘生气的止聚,虽然有成胎之象,终究避免不了孤虚不旺之咎。

  原文:故地理家贵阳龙而取旺相,虽丑未巳龙为所弃。贱阳龙而避孤虚,纵寅甲申亦见难容。

  刘释:结上文地理之家贵阴龙者取旺相之气也然气虽旺相而德有不足亦不为美故丑未巳虽阴山而尤为所弃虽贵龙而不尽取于阴贱阳龙者以孤虚之气也龙气虽犯孤虚而德有可用未尝不取如坎离二龙之发贵是也若既以阳龙而秀气又不能纯厚易兴易衰且启祸绝人是寅甲申三龙下之发则极速宜若可取而刑祸绝丁故不敢用。

  作者按:其意是,所以地理家贵阴龙而取旺相,但因丑未是暗金煞,巳峰又不当位,也是在所不取而弃之。贱阳龙而避孤虚,寅甲申是属纯阳,寅甲处于病死风魔之位,兼之为二四之偏,因而也是难容的。

  原文:用坎离而求一节之长,避丑未而废四金之气。虽云:龙无吉凶之异,亦惟气有清浊之殊,清主贵而浊主贱,理之常也。阴必吉而阳必凶,气使然焉。是故三吉六秀主富贵之枢机,而阴阳品配为作用之玄奥。

  刘释:坎离二阳龙也而取用之者以坎离为太阳太阴之地火南水北有既济之美下之发富贵显达人财两旺故亦可取若丑未虽阴山终为暗金所伤而不用。二十四龙吉凶之异无处考验气有阴阳清浊之别故贵贱吉凶应矣。

  三吉古云以贪巨武为是然九星贪巨武有云定卦取用者长生帝旺取配者有三匝取用者有坐方取用者取用无一定之见故此言三吉者非九星贪巨武之谓也。

  故玉尺经中无一言及九星而此三吉者断然不在九星上取也此盖言亥与震艮三龙为三吉矣三吉三秀等龙实钟秀气为富贵之枢机而作用向指要得阴阳相配乃为可贵如艮见丙兑见丁巽见辛之类如阴阳相见。

  经云阴阳相见福禄永祯阴阳相辛祸咎踵门盖以此了。仙曰艮丙兑丁巽辛此卦气五行用之以收来山之吉净阴净阳以收纳气之秀如巽龙而辛上有砂水秀丽则以辛收之之谓也然龙形有斜侧之异水神有来去之差则纳甲亦有不可尽合者要不宜拘执于此也又有三合五行如寅午戌艮丙辛之类取一气相见之义以明砂水生旺休废之情收归本龙之内然水神与砂又不尽合乎龙家之气生旺宜来而又去休囚宜陷而反高则又用三合五行以向上收之谓之向上五行山音五行三合之常。

  杨公取用以定龙穴之贵贱向上五行杨公取用以避砂水吉凶三合之法在人宜活动用而不当偏执死法今之术家用卦气取用者执纳甲而不知变虽凶杀而有所不顾用三合取向者执三合而不变虽水神反逆而不知避其有随山行地势立向则曰有真龙必有真案真水之处但取案应门面方正面不究砂水龙向合法与否此庸师识见意何愚哉。

  作者按:其意是,用子山午向,而取阳山阳向一节之长,避去丑未杂阳和四暗全煞。虽说龙无吉凶之异,但生气有清与浊不同的分别。清纯的主应富贵,混浊的就主在贫贱,这是理所当然。阳气必定是主凶祸的。而阴气必定是主应吉祥的,是自然的道理。

  因此三吉六秀是主应富贵的枢纽,而阴阳品配是作用的玄妙的要诀。据原文意,前述阴阳不可驳杂,后述阴阳品配,前后矛盾。

  第2章第3节:审龙篇

  (按:应为审势篇)

  原文:详观先圣之遗言,方识寻龙之要诀。砂行水辅唱随联,夫妇之情。水绕砂回拜舞联,君臣之象。

  刘释:古先贤哲如杨筠松作寻龙赋有平地青龙之要诀。杨向答有浪花滚月芦花三袅等语刘江东有铺毯展席田角兜筌之说,考其理因得平地寻龙之诀始与山龙同术而水神出入尤紧于山也故下文先以砂行水辅发之。

  经云乘风则散界水则止外气所以止内气为水之母水为气之子,水行则气行水止则气止水界乎处,则气止于内故凡龙行则水自随如夫妇之相随情谐意协亦理之然也。

  凡龙之所止则四方之砂自然回顾双双顾局砂回则水自然还绕局外交流到堂悠悠洋洋止而不动聚而不涣如拜如舞类臣之见君肃然钦伏也,仙曰砂回头伏盘舒如舞拜之象而水之来去屈曲之玄亦若舞聚畜不流亦如拜又曰其静如拜其动如舞。

  作者按:“先圣之遗言”指的是东晋郭璞《葬书原著》,如果指杨筠松的《著作》,“先圣”指的就应该是杨筠松,那末作者就是元代刘秉中。“砂行水辅”,即龙行水辅,符合郭璞《葬书原著》土者,气之母,有土斯有气。气者,水之母,有气斯有水。“土行气(水)行”的理论和杨筠松《青囊奥语原著》、《天玉经原著》的“龙水交合玄空”的郭杨风水理论,喻内乘龙气。 “水绕砂回”,即朝海拱辰。符合《葬书原著》的“外气所以聚内气”的外气。亦即君臣之象,喻外接堂气,即环境气。以内外因共同起作用。

  原文:是故真龙发足之初,犹万马奔驰之势。砂如浪涌,水如鳞交,簇拥向前,谁识方来之迹。

  刘释:大低真龙之行砂随水辅如万马奔驰之势不可遏也。

  真龙出身其送从之砂夹辅推拥如浪之涌重重叠叠顺水流跄绝无回头及反背之势水从砂去如鱼之鳞或分或合或合复分如鳞之交随砂而行滔滔向外不蓄不聚此真龙出身之势如此形体岂易得哉今之术师一见砂头方正便指点曰某龙某穴岂知龙有真体出身发足有住不住有正龙傍龙有真气伪气望砂点穴亦误人矣。

  作者按:其意是,因而凡属真龙自祖山开始降势的时候,好像万马奔驰,砂如浪涌,若水之波。水如鳞交,层层叠叠,簇拥向前,这就是龙脉开始奔腾的迹象。

  原文:水似横弓,砂犹勒马,军屯戟列,孰知止扎之踪。

  刘释:凡龙到头则送从傍砂双双回头相顾犹如勒马四水交流过堂横聚环抱如弓案应龙虎侧列如戟屯伏如军有此形势方见真龙止扎不去乃结地也。今方术者一见砂头水面方正不出向之合流交会而竟从点穴亦误人矣。大凡真龙结穴,不在长流大水之傍,亦不出大水之门。多结于两水夹流之中旁有获送砂而来直至入首之处群砂顾局或展开作案或缠或绕或选外遮后拥必不出身露体献头露面以泄真气。古人云好龙却是闺中女帐幕藏身不露体正比谓也。

  作者按:其意是,水像弯弓的环抱穴场,众山如同勒马屯军备战,排列得一排排,一层层,好像众臣朝帝王一模一样。

  原文:龙未住时,其来如逐。龙既住时,其止如伏。左砂右归,右砂左错,众水朝堂,群龙蹑足,注气凝神,虽招之而不来,前后关锁,拒之而不去。

  刘释:龙未住时其来如逐龙既住时其时止如伏左砂右归,右砂左归,众水朝堂群龙蹑足,真龙未住其势逐逐而行不容止也及其止也其势即伏静而不动左砂到堂向右或右砂过堂向左而四畔环扼明堂其送从之砂蹑足而朝拱护卫如此方是真龙住歇之势。

  作者按:其意是,龙未住时,它的来势如同赛跑,一个追赶一个。龙既住时,好像禽伏兽蹲地伏在地面。青龙砂右归,白虎砂左弯,堂前诸水会聚,群龙住足朝穴,注气凝神,前后关锁,招之不来,拒之不去。

  原文:故之水交砂会之方,乃见真龙入首之地。势或涓涓,情犹赴海,鸦飞雁行,极目天涯。流神涣散则不归,龙尚去而不住,微垣星散而不顾,气尚行而未收,虽或开门立面,须知风翼游鳞。 总然蓄水为关,亦是斩腰截气。长砂展席,取一节于支流。大块铺毡,求至纯于配合。参透玄机,实可挽回造化。古先秘诀,岂容轻度非人。

  刘释:水交于局前砂会于左右此见龙势歇泊之处而寻龙必须先看其局前后左右之势何如然后详其体制之美恶方可以得其情状吉凶休咎之迹也。

  涓涓赴海,言水去而不聚鸦飞雁行言砂去而不顾此四句将以言龙行未住之势,如下文所云龙之由去观水之行止。水行,则龙行。水聚,则龙住。故水神涣散不收,则知龙尚行去而未见其止泊也。

  龙气凝住在旁砂揖伏归关而后可见。若微垣旁列群砂向外而不顾堂局则知气尚行而未见其收拾也。

  龙行而不住气去,而未收中有砂头分布门面似有穴场可指点者此不过行龙上分支结穴耳非气钟大地如风林宿鸟焉有益翼急水游鱼岂有纵鳞虽有发福非久长也。

  真龙出身中间或得水聚之处分头立面或支水挥肩破腹立头而此等场穴亦是斩截龙腰取气,立穴之法耳终非正龙自此气蓄之地也如此形势必得目力之巧心思之深者善能作用不失其法而获福也。

  长砂直出随水而出去如席之展无有兜界收拾不可立穴中间有支水插破其腹勾取其气人局者亦斩腰截脉之法也。

  融结真穴否则一片峦皮何所验气。

  此亦斩气立穴之法机巧玄微能挽回天地自然之势凶者可转为吉非深于术者不能参透其奥也得其奥者足以参替造化以与人生人立命而便朝贫暮富也,东海闻归至南阳见卧龙古人恐泄天机秘而不言也。

  作者按:原文的意思是,所以知道了诸水群砂会聚之处,就可能看见真龙入首之地。势若是像涓涓小流注入大海,即从缓势转入。茫茫大势,鸦飞雁行,行踪无定。堂前诸水涣散,和水口不关锁,说明了龙行未止,其气未聚。

  紫微垣诸星,不是拱向北辰的,而是星散不顾。是喻堂前诸水和峰不拜舞穴场。表明气尚行而不收。虽然穴场表面是开面的。要知这是风翼游麟,即是生气未聚。总然是蓄水为关,也是斩腰截气,即中途束腰止气。

  像展席的长龙,只要取一节支龙。像铺毡的群龙,就是求至纯不杂的配合。参透了上述审龙的玄机,就可以化凶为吉,挽回造化。

  这是古先人的秘诀,不容许轻易的传授于非人(没有积德的人)。

  第2章第2节:审气篇

  注:《地理大全辑要》并在审势(龙)篇

  原文:龙分三八,气属五行,定阴阳消长之理,明孤虚旺相之因。

  刘释:地支一十二位以四维八午配隶于交中并而为二十四位以甲庚壬丙隶于四正之宫乙辛丁癸隶于四库之地乾坤艮巽隶于四维之方三合以亥卯未属木而乾甲丁从之已酉丑属金而巽庚癸从之寅午戌属火而艮丙辛从之申子辰属水而坤壬乙从之。

  作者按:释文离题。所谓三八,三是指龙的势、形、穴三者。八是内藏八风的。是说明龙的要求势强、形顺、穴的,要四面八方藏风,而生气不噫噎而成风。

  气属五行,说明生气是“五土四备”。

  龙分三八,生气以五土定阴阳消长之理。借此以明孤(单阴独阳为孤),虚(阴阳不交为虚),旺(当令者为旺),相(受生者为相)之因。

  原文:是故壬癸来自兑庚,乃作体全之象。坎水迎归寅卯,名为领气之神。

  刘释:壬癸为北方之水水龙自庚兑而来出自印绶之乡从生趋旺秀气乃全。甲卯为东方之木,水神领气,入东方生甲卯木是坎龙行体木龙入局水木相生秀气乃出此言旺龙乘生气而结局体制也。仙云坎龙自西兑出身震龙自北方出身皆不犯气克泄而钟灵萃秀周密完固若入首一节更不混关杀如坎龙单行卯龙单行不与寅甲壬亥相间,则水木之气清纯而穴贵双全矣。

  作者按:癸壬水来自兑庚金,是水为金所去。坎水迎归寅卯木,为水生木。

  原文:三阳交泰而震星呈祥,四伏生嗔而天罡蚀气。

  刘释:丙午丁为阳之地气属南离从震坎二方起祖则廉贞贪狼之气趋至南离而火神愈明且秀此是长生发足旺方入首之意也然火炎而性烈又自东方行龙则猛威之性恐为回禄之灾须得坎方有山水相制方妙或生坐穴亦可辰戌丑未为四伏盖四金之地五龙所畏天罡所临之地为贵人不立之乡故曰天罡蚀气凡龙入首若犯辰戌丑未曰四伏生嗔立见灾害杨公云先看金龙动不动即此忌也。

  敬仙曰若午龙从双山三合作戌向或艮向者多不发福乃助火反祸之故也。更坐火穴则杀到局必主回禄从纳甲作壬向者极妙若巽辛二龙入首切忌辰戌决难立穴即出少亡孤寡子孙绝嗣间有丑未二龙从丁癸行者略通亦宜避其正落也。

  作者按:三阳交泰,来自阴阳消长的消息卦,(辟卦),一阳始去,复卦。二阳临卦,三阳交泰卦。时为正月,建寅,月令孟春,震木旺于春,因而震星呈祥。四伏,为子午卯酉,为四局帝旺,嗔气,充满旺气,而天罡为辰戌丑未为四局墓库。蚀气,侵蚀之义。其意是四伏气旺,则侵蚀天罡(四墓)墓气。(即子害未,午害丑,卯害辰,酉害戌)。

  原文:金临火地,自焚厥辰,木入金乡,依稀绝命。

  刘释:兑金行龙趋向午丙立宅是金临火地向上火来克金为自焚厥尸矣若转至丁龙入首则为阴阳趋至已宫入首为旺龙趋生虽已丁属火亦不忌也。甲卯水行龙至坎宫虽曰得生若转至兑申庚西方上到头则木入金乡而受制绝命。如见乾兑则当从金气取用而宜以木论也。(木龙长而金气短岂以金),气短其入首逢金克而绝命不成穴矣。

  作者按:金临火地,为金受火克。木入金乡,为木受金克,均大凶。

  原文:火龙畏见兑庚遇北辰而自废,东震愁逢火劫,见西兑而伤魂。

  刘释:丙午行龙向西兑则火为金气泄剥而展至亥寅之地则火气废绝无余矣,甲卯行龙向丙午则木生火气脱复入金乡申酉入首则木绝于寅而魂气俱伤矣。仙曰此言火龙不当从兑坎结局木龙不当从离兑结局如震木在八将之列丙丁在秀花之宫行龙出身木秀丽然入首受制亦不是局坎兑入首本是清贵不宜木火行龙也。杨公曰行得好不如立得好此言有理。

  作者按:上释无误。

  原文:是故,阳龙左旋,从生趋旺,阴龙右归,自旺朝生。

  刘释:然皆要得生旺之木气莫犯鬼劫克泄其本生之龙为美若克劫则不成体制矣。仙曰阳龙左旋从木生上起长生顺行如水长生居申沐浴酉兑冠带戌临官亥之类阴龙右归从死位上起长生逆行如水土生于卯沐浴寅冠带丑临官子帝旺亥之类其排山起运阳龙从左阴龙从右如坎为水坎戌寅戌辰戌午顺布六爻以定才官父子兄弟之属巽为木辛丑辛亥辛酉逆布六爻以定才官父子兄弟之属各从所在方位砂木吉凶而断之万无一失。

  作者按:此原文与杨公风水不符合。杨公风水法。乘生气,即乘龙气,龙水并论,龙属阳而水属阴,龙水各论,则各有阴阳。乘生气,即乘龙气。无论阳龙阴龙,都是左旋,从生趋旺。

  原文:故喜来乘于进气,切忌陷于休囚。

  刘释:此格上言龙脉自生方入旺方或旺方入生方皆为进气若生旺二方歹行至死绝之地入首结局者阳入休矣龙体虽秀亦无用也。

  作者按:杨公风水法,是乘生气,乘生旺气为吉,而所谓“迎生接旺。”。没有什么“进气”或“退气”。龙气微弱为休囚气,但非“破旺冲生”。

  原文:到头囚谢,旺水聚而财禄尤宜。入首衰微,生神会而入丁可救。

  刘释:来龙入首之休囚而或得官旺水聚明堂则龙穴虽凶而外气清吉亦能获财或得长生之水气流至局前则内气虽废而外气不绝亦能兴旺,人丁终不致于绝嗣。

  作者按:此节像“外气所以聚内所”,与《天机赋》重复。《天机赋》云:“人丁系于长生,财禄根于官旺。是以生水朝堂,螽斯千古。官旺聚局,食禄万钟。

  原文:所贵双兴并至,那堪两败重逢。

  刘释:得生旺之龙而又见生旺水神到局此谓双兴并至则富贵绵远发福悠长。人丁财禄两无所欠若不能用向收制龙穴休囚而水神朝局又见囚谢是谓两败重逢必致败绝无疑。杨公为人救贫只用向上五行论水法出入之吉凶衰方水来向胎养。则衰水已在生旺方矣以向就水因水立向此收山出煞,玄机救贫续嗣之妙用也。仙曰杨公立双山五行之法以来龙入首用二方取生旺之位者立法之经制也砂水不合而以向合从向上取生旺之位者用法之权也,水不合局而以向上取之是取生气之吉以为人造福耳益以内气虽吉而外气或凶从内气立向而不顾砂水之美恶则外气亦能损内气故有吉地而多凶者,此也。杨公深得于此法诚救贫之奇术也。

  作者按:双兴两败之义如刘释,唯“用向收制”则属错误。

  原文:生气短而死气长凶多吉少,死气短而生气长福重祸轻。

  刘释:几来龙身生旺之气长而入首死绝之气短则始迁之时必致生祸及至龙步行运到生旺之处便能发福故吉多而凶少几龙身死绝之气而入首生旺之气短则初葬,虽吉而龙运步至之时必生大祸故凶多而吉少仙曰入首休凶者有砂水可收则归向上便初葬之后亦能发福不致受休囚之祸无砂可收则以入首从生气立向亦可(彖曰平砂千里龙陌二条)。

  作者按:原文有误,生气与墓气,不可以对称。墓气只可以与生旺气对称。因生气的范畴包括了生旺休囚墓等气。

  原文:顾祖回龙,逆势重于举鼎。遭伤历劫,进气轻似鸿毛。

  刘释:过头祖盘顾虽曲可爱势力若有举鼎之重而来历之地若遭鬼气分劫至于入首之处英灵耗散似鸿毛之轻矣。言盘龙之地福力返轻示人不可以愿而逐指为大地也顾祖回龙地最要水缠玄武则气力乃钟不然后气脱去反为不美。仙曰水龙转离既泄于火归于兑复战于金经历多少克耗故经曰来龙之势重而入首之气轻纵发富贵其能久乎是故壬剥癸,癸剥壬水龙互用而自纯。坎龙入首而本初之气得壬癸互换不失本方体制则始不犯鬼煞孤空之耗。故云水清宝瓶互用而自纯益言龙不杂也然得癸方为一。

  作者按:其意是,回龙顾祖的逆势,虽然重于举鼎,若驳换中途每遭劫伤,即《葬书原著》所述“伤其胸肋”,其所作用于生气的效果,也是轻于鸿毛,郭杨风水的《词典》没有“进气”一词。

  原文:是故壬剥癸,癸剥壬,水龙互用而自神。丁换丙,丙换丁,火气相须而不疚。

  刘释:丙丁皆系火神丁龙换丙,丙龙换丁虽是阴阳相杂而不纯然为一家之气故丁龙不以丙阳为病丙龙不以丁阴为害所谓相须而或质者此也丙为阳火但理气净阴净阳又系阴也故丙丁皆吉。仙曰壬癸虽属阳龙而亦自有秀气非若寅甲之北也故壬癸互用而亦纯丙丁相须而不疚与寅甲与卯用行申与酉同行辛已与丙丁同行则气杂而有病矣。

  作者按:其意可也。因此,水龙驳换水龙,一直到头,自然得福。或火龙驳换火龙到入首,当然得福而无疚。

  原文用字不当,壬癸同属水,丙丁同属火为正五行。与郭杨风水七十二龙五行和四局龙水交会不相符合。即壬属水龙,而癸属木龙随龙水。丙属火龙,而丁属金龙随龙水。

  原文:亥龙忌杂乾壬,许通一路。巽地怕兼辰已,只爱单行。直受无庇,曲来有玷。

  刘释:乾与亥同宫乾阳而亥阴壬与亥交界亥阴而壬阳二气本不相通故亥气犯乾壬者必绝止宜直受不宜曲折故许通一路如带乾壬而来立穴犯之不可须避其所犯疾归亥上,其巽龙与辰已同行亦然犯已气未必尽绝侵辰气则人无子遗唉。

  作者按:原文是论正五行,其意是,亥水龙忌杂乾金和壬水龙,只允许杂壬水龙一路,或入首前一节金生水龙。

  巽木龙怕兼辰土和已火龙,因巽、辰、已三者五行各异,因而只爱单行。直行既不能受庇荫,曲行则有过失。

  原文:寅甲艮何堪并至,酉庚辛乃可双行。乾坤二位到头虽发福,而终归败绝。辰戌两龙入首纵利达,而世受孤寒。

  刘释:艮龙为六秀之尊得之富贵极速然与寅甲同界出其身八首若有毫厘之差,则福咎顿异若犯丑龙同行虽为不吉然不失阴阳一体,尚可裁穴则寅甲之不可毫厘犯也酉与庚辛总为一家庚虽穴清亦为同气故三龙双行换互入局亦成大地不比寅艮之多庇也。乾坤老亢退居西北南以其生气竭也故龙自乾坤入首者砂明水秀外气清灵亦能发者然老阴终无生息故必归于败绝败亦其理之必然故后天之卦以乾坤处西北西南此之谓也。

  作者按:寅甲木龙剥换艮土龙,则土龙受克制,是不可互为剥换的。若是酉庚辛同属金龙,而剥换到入首,无疑是福重而无祸。若是乾金龙剥换坤土龙入首,虽然会发福而终归要败绝。辰戌二龙入首虽利达,因是金亢而世受孤寒。

  原文:是故辨方定位,究二十四字之兴衰。立穴朝迎,察七十二龙之关煞。龙落空亡,须明避忌。向如克制,亦达推移。审阴阳相见之宜,察曜气侵凌之咎。惟明觉不昧,领会通神。

  刘释:五行之气土从水寄为四维东木西金南火北水各有方位而其生其旺,并从一十二支辰之中配以四维八干如水土生于申旺如子之类于二十四位上究之知其兴衰休废以为穴审龙之法而为纳水得气之要也。

  十二支辰各配以浑天甲子甲丙戊寅壬乙丁已辛癸所属之纳音如甲于乙丑金丙寅丁卯火之类及甲乙巽丙丁坤庚辛乾壬癸艮四维八干之圭甲空亡共七十二龙以审来龙立穴之关杀避其所侵趋其所喜更以六十龙均分于格盘以辩坐穴之关杀如癸龙当壬子已丑之间空亡宜避乙丑龙而坐于丁卯是以金龙而坐火穴矣火穴而受水同为何克穴鬼气侵穴法。即当避他如三百六十五度穿山甲于透地浑之杀者亦宜勾求。

  龙落空亡即七十二龙之说思圭甲空亡之法也至如向制向生之诀。杨公用玄空五行以消息之收二十四山八水四金五行之生克以定避忌之方此一法也,又有用缝针取浑天六十龙五行以消息之此亦一法也又有穿山透地用三百六十五度五行以消息之此又一法也立法多端理难归一兼行,并用多莫取决只从玄空五行。如杨公大法亦无不验。仙曰穿山浑天甲子园布三百六十五度按二十八宿分金过度配五克。行,所属是名星度五行用之如穴配如穴坐火喜对面水火星度水见火则相克火见火为比和故曰,若火见水为克,木见金为克出所谓相战则凶也又如亥山。入首坐乾向巽要得透地龙水度为生气主富贵双全坐火度则犯关杀必伤人丁,而败财禄矣城非细故而庸师可苟且误人哉。

  艮见丙巽见辛兑见丁震见庚坤见乙乾见甲离见壬坎癸为阴阳相见。如艮龙到头别无山水可收可避而丙上有山水相应。则向首宜指丙方为阴阳相见盖艮自与丙配意气相悦犹夫妇之翕合也,自然发福。若指他向则与艮龙气不相干矣,他放此至如曜气之侵凌。歌曰坎龙坤兔震山猴巽鸡乾马兑蛇头艮虎离猪为杀曜犯之墓宅一齐休。假如巽龙到头酉为杀曜其方有砂来应或水归堂,各为恶杀向首亦宜忌之若用双山五行三合论之,则以生龙朝旺反受其祸又向巽龙见酉水到虽不向西水则三合难收,故特举之耳余仿此亦且余仿此亦且有害而况可以向之耶独巽龙。仙曰坎龙忌辰水坤龙忌卯水震龙忌申水巽龙忌酉水乾龙忌午水兑龙忌已水艮龙忌寅水离龙忌亥水向亦相同互相避忌者何也,殊不知坎水受辰土克坤土受卯木克震木受申金克巽木受酉金克乾金受午火克兑金受已火克艮土受寅木克离火受亥水克此名八曜杀纵真龙古地犯之召祸不轻故八卦之刑害有如此。

  二十四山之兴衰七十二龙之关杀甲之空亡曜气之侵凌惟明觉者,为能察之而不昧或避或忌领会于心通其神妙然后能尽美尽善夺造化改天命救济人贫。

  作者按:其意是,因此,辨方定位,要看二十四山向正五行驳换的属性。而审明它的兴旺或衰败。立穴朝迎,就要明察七十二龙的关煞(如正针子宫的甲子金龙为休龙,丙子水为旺龙,戊子火龙为死龙等)。龙若是落十二支气大空亡或二十四山小空亡,就必须避忌。其坐穴定向,又必须慎于推移。其次审察阴阳相见,而不可阴阳驳杂,以及曜气的侵凌,而明其咎。所有上述,都要明察不昧,领会通神。

  节评:

  一、本节名为审势篇是错误的,其内容纯属审龙,应为《审龙篇》。

  二、审龙,就是审龙气,因此,《审气篇》是多余的篇名。

  三、本节末段所述,态度明显,纯属江西之法的以向为主正五行,论阴阳玄关窍风水法。与郭杨风水,与七十二龙为主的玄窍法不相同。

  第2章第1节:审势篇

  (按:应为审龙篇)

  原文:天分星宿地列山川仰观牛斗之墟乃见众星之拱运俯察冈阜之来方识平原之起迹。

  刘释:五行之气在天成象而日月星辰见焉紫微太极起於亥子之中天市东垣起於寅卯之区少微酉液在刊兑之间,太微南极在巽已丙之首中有一星尊居於内而二十八宿环远於外故牛斗之墟左为帝星所居之处其列宿则随斗柄所指而拱向之附天而行是谓天经五行之气在地成形峙而为山冈垅阜散而为平原都湿流而为江淮河汉故山川之流峙莫非是气之凝布然平原旷野皆根於冈珑分布丁维而成形故察冈阜之所来则知平原之发迹矣。

  作者按:这是古人的观点,“在天成象,在地成形”。认为天上的星宿分布于周天,因而地面满布于四面八方的山脉和水流。只要去仰观天上牛宿和斗宿与众星拱向北斗,就知道地上众福拱运于皇朝(或指中原)。再俯察山脉和水流的由来,才知道平原冈阜和川流的起迹。

  这种观点是不符合现实的。太空的星宿是布满于太空。郭杨风水的观点,认为太空是充满着生气(阴阳气),所有太空的星球,都属于生气的范畴。地球世界都是地(球)中发生、发展、运动变化的生气。发而生于地(球)表面的万物、山垅冈阜,是生气发生发展运动变化运动在地表的表现形态。川流、湖泊、涧溪,是土(山脉)生气,气生水的过程而形成的。

  原文:万山一贯起自昆仑

  刘释:山龙之散见於地虽有千万之多而其龙脉之来皆出於昆仑按搜导禄及地志鄙言昆仑山高一万八千九百四十七里中峰齐天在中国计之昆仑则在西北乾兑之间实天下山川之祖而五顶之人中国又众山之大宗也。

  作者按:据《辞海》载昆仑山西起帕米尔高原东部,横贯新疆、西藏间,东延入青海境内,长约2500公里。古老褶皱山。西段为塔里木盆地、藏北高原的界山。西北—东南走向,北坡较陡,海拔5000—7000米,主峰木孜塔格山(7725米)。在新藏边境;其它高峰有慕斯塔格山(7546米)、公格尔山(7719米)等。东段成东西走向,东延为布尔汗布达山及及阿尼马卿山,南部为可可西里山,东延为巴颜格拉山,在四川边境与岷山及邛峡山等相接,成山原状。多雪峰、冰川、火山、温泉。新藏公路通过山地西部。

  原文:乾坤坎离总归绝域,而西通瀚海艮震与巽三条入中国而五岳分居

  刘释:乾坤坎离兑五条分归西北及正南入无夷蛮种之地龙脉出析俱不可考惟艮震巽三条独入中国分居五方为五岳之山又中国山川之大各处分势施生东南已巽行龙出身行十一万九千六百五十里入海结帝之都三起蛟龙之地一百四十七水穴三十六其间产忠贞育英才出圣君贤相者七百二十穴聚精拔秀为卿士大夫之地不计其数寅艮行龙出身八万四千一百里入海结帝王之都一起蛟龙之地七十二顶穴一十有八其产大圣人之地五出贤人良相五百有七穴为卿大夫之地不计其数申卯行龙行八万一千五百六十里止於伊洛里涧之交结帝王之都三起蛟龙之穴十十有四产圣君贤相侯伯五百五穴其间钟气发秀为卿士大夫贤士之类北艮巽之穴尤多。

  作者按:原文的意思:所有的山脉都是发源于独一的昆仑山。分支朝乾(西北)坤(西南)坎(北方)离(南方)及兑(西方)延伸到隔绝的远域(外国),西面又延到翰海(《索隐》北海名,群鸟之所解羽,故名。《广志》在沙漠北。)而东北方是丑艮(东北)行龙。这都是古人的观察,关于昆仑山脉的分布,《辞海》所述较可靠,而最可靠的应该是大地测量的《地形图》。

  艮(东北)震(正西)巽(东南)三条入中国而分居于五岳(古称,东岳泰山,南岳衡山,西岳华山,北岳恒山,中岳嵩山。)

  原文:是故黄河界而西北丑艮行龙。

  刘释:黄河之水派自昆仑艮寅之左甲卯之右界艮丑于东北之首限甲卯于是正东向东曲折百流入中国至河套之北出陕之左而山西等路右臂至汴东南左纡徐州之东北入海故河之西地乃丑艮行龙宝为坤艮之气入首故燕冀至青兖之地多坤艮结穴自右转为坎局。

  作者按:黄河上源马曲(约吉宗列渠),出青海省巴尔额拉山脉,亚拉达泽山麓,卡日曲出各支各雅山麓,在鄂陵附近相汇,东流经四川、甘肃、宁厦、内蒙古、陕西、山西、河南等省区,在山东省北部入渤海。沿河重要城市有兰州、包头、郑州、济南等。西北丑艮行龙,是昆仑山的西北方,是向丑艮(西北方)行龙。

  原文:长江限而江南巽辰起祖。

  刘释:昆仑东南孤角分条自康姑九万八千七百五十里出西无天竺西番南界曰六国山之北一万二千里通巴西之庆鹏山分枝三派左股出陕之南为雍之右卫中股历凭旗发派为荆襄之南行渡祁山起南岳行山为离宫之火星凭旗右股作成都之左。

  作者按:长江是我国的第一大江,上源沱沱河、出青海省西南边境的唐古拉山脉,各拉丹冬雪山,在囊极巴陇纳当曲,后称通天河,南流到玉树县巴塘河口以下,至四川省宜宾市间,称金沙江,宜段以下始称长江。宜宾与宜昌段又称川江。枝城到城陵矶段,名荆江。扬州以下,旧称杨子江。流经西藏、四川、云南、湖北、湖南、江西、安微、江苏等省区,在上海市入东海。全长6300公里。

  原文:惟寅甲卯乙之落脉,为河江中柱之根基。

  刘释:河源之左自寅卯忆当震之首落脉起帐出一万四千里为兰花媾至三万三千七百一十六里为乔黎山至一万九千里入榆荚山过西域无胡南幕西首山行一万二千二百五十里入中国至幽谷涟奇为秦汉又一条分至南楚之北界一条分至同原之北界入河中条之洛长江东限黄河西流馀气及淮杨通秦入海是知震脉之落为江湖之中柱其龙独尊,其气独正,出震入离大都区中年悠久民安物阜文士萃出风气正直民无佞奸上下从化皆其应也

  作者按:原文的意思是,只有东方的落脉,才是黄河与长江的中柱根基。

  原文:冈垅平原之分别犹体骨肌肉之相附肌肉两于骨外,血脉行于肉中,知血脉流动之情,见肌肉荣枯之理。

  刘释:几山脉起自昆仑为山之首而气脉之行因山而见犹人体有骼骨之格气络流行分布而散漫为土皮犹人之肌肉土不离山犹肉不离骨也乃知平土元气皆根山。

  作者按:冈垅平原之分别,不可以与体骨肌肉相附比拟。高峰与冈垅平原,都是地中生气,发生发展运动变化作用在地表面的表现形态。所谓平原,并非理想中的水平平原。在风水领域的平原,是无数大小细微的支龙所构成。假设除去地表的龙脉,就不可能有地表的存在。一句话,地表面,全是龙脉构成的表面。

  原文:是故众水趋归东北,而坤申之气始生。

  刘释:大凡坤申行龙水必起流东北其气脉之使然也故水神倒东北而行者,其地多坤申之气。

  作者按:其意是,知道了诸水流向东北,必定是从西南(坤申)来龙。

  原文:群流来向震辰,乾亥之龙秀育。

  刘释:假如众水流向震辰之方交会合流而去则上脉元来必自乾亥行龙故求龙于东南之交者始真转关则壬子龙亦结地坤申之气左关者亦可取惟离巽震艮气之不入故寻龙者不当于乾亥之砂头立穴也。仙曰东南水聚之处界水倒右有震穴界水倒左向北流兑穴离艮巽三龙决不宜下龙从西北方来水自东南合者气脉水交媾情意已在震巽元逆至之理。

  作者按:其意是,诸水流向东南(震辰),必定是西北(乾亥)来龙。

  原文:甲卯成胎,不食酉辛之气

  刘释:震龙入首向西则西为震气之至而东为气出之门故向砂之西首立穴是气止水交之年乃为真穴若自东首立標则收辛酉兑气入穴原水交于西岂有兑气返东之理所谓不食酉辛之气言兑气不入于东而震龙不食兑气也时师不知龙脉之起止不向水神之来去不明地气之所从只看坐对指东书西尽而谬立标穴其挤人于害不可胜言矣。

  作者按:甲卯属东方木,酉辛属西方金,金克木,所以甲卯不食酉辛之气。是论五行生克,与郭杨风水不符合。

  原文:午丁生息,岂乘坎癸之灵。

  刘释:午丁行龙者水神必自南而向北合流而去凡见此水步龙立穴须向水流交合之处求之则午丁生息之气始聚而成地若不于水城出合之所而反向南之土水处立穴是乘坎癸之灵非穴也下之必绝。

  作者按:午丁属火,坎癸属水,与前者同为受克制,也与郭杨风水不符合。

  原文:观众水之交衿,而雌雄乃见。

  刘释:山为雌而水为雄犹人之见男女也龙尽水合雌雄交会犹男女合而媾精也此玄妙之处万物化生之大关也然男女之玄门任督二脉之尽故男女媾则两尾相对犹山尽水会之处正牝牡交媾之妙含英育秀于此可见。仙曰龙至水交之处方止脉尽气聚乃为真穴也不合衿则龙脉未止龙脉不止则气行未住故寻龙定穴必于水交之处求之方是。

  原文:察万里之平垅而首尾当知

  刘释:平原旷野虽万里之远而求真脉之所自必有山龙以为之根犹四肢分职而元首在上起处为首止处为尾其理一致故寻平洋之地必求首尾之所自然后察其水神之去来以观其交会止聚之情则真穴自见矣。敬仙曰昆仑山天地之首也五岳四渎者心腹也支流分肢散于八极者四肢也以中国而言五岳者万山之首也如山之首可以循脉之分知脉之分可以见龙之止矣。

  作者按:郭杨风水以山(龙)为雄,水为雌,盖水为山(龙)所生。 其意是,观见诸水会聚,以龙为雄,水为雌的龙水交会就可以明白。若审察很长的平地龙(平)或山地龙(垅),它的起祖(首)和龙尽处(尾)都可以知道。

  原文:纵是回头顾祖之龙,岂脱父母本生(应为身)之气。

  刘释:虽云甲卯行龙不食酉辛之气然亦有回头顧祖者如甲卯行龙而气脉返向甲卯结穴有名顧祖之地虽逆回成穴而砂头起脚须从震宫发来关转逆水向震乃真转关处若被水流断则父母本生之气已为水神隔绝矣非真地也右关水左倒兑气入首从兑局作用左关右水倒乾气入首从乾局作用又不当以震气立法取之举一龙而七龙之法同例。仙曰两砂并出股长股短边粗边细其短而细者必缩粗而长者必伸粗大雄急势必曲折向砂之短处挨归故多结回龙之地及盘龙之地或为下砂所压而曲折转关者亦有回龙盘龙之穴然必得父母本生之气不脱始行之砂随水转关而成方为大地。

  作者按:其意是,纵然是回头顾祖的龙,也不会脱掉祖龙的生气类别。

  原文:故顺水直冲而逆回结穴,方知体段之真。若还逆水直冲而合衿,在后断是虚花之地。

  刘释:回龙之地其砂头不从本生之方而来但只逆水直冲而上其水流向背后交合者皆非真地时师指曰上水鱼飞天龙者甚谬虽其体势宛转坐应整齐亦是虚化盖合流在后则其砂之行气终趋向于交衿之处也。

  作者按:原文欠通。所谓“直冲,都是逆水。”若是顺水,就不冲了。

  原文:平原旷野铺毡,细认交衿。

  刘释:有数百里平洋之地前后左右又无沟壑溪涧如铺毡设席一望无际此等形体既无水神可考其出入又无冈阜可辨其来去何以察其龙脉之行止穴情之定否如见此等平地必有微茫之水可观盖沟壑之水必有所归而微茫之水去流亦足以察其龙脉之行止凡水必归趋于卑下而低泻之处为众水之所归虽微茫之水亦可以见其会合交会于东则寻兑气之入首交会于西则寻震气之入首细心详察必得真情。古云高一尺为山低一尺为水正为平洋平原旷野之地立法。

  原文:极垅平坡月角,详看佳结。

  刘释:山垅穷尽截头挂角铺出平坡左右无水夹随行送前无沟壑溪涧界合如此落头虽无水法可辨然其龙脉之出若有真龙结穴则其气止融聚之处必有正脉垂落或微茫以界于左右分砂翼上首如月角之出两肩兜转护卫周匝或一重二重或四五重双向前兜堂收气或左右肩肘抱出砂头宛转曲折到堂横过做微茫案应者其地方真或从别支分脉曲折到堂直拜堂局分两翼复宜于本砂之左右者亦佳故看平地落头无处寻其佳结只于月角兜收与不兜收砂头转匝与不转匝而龙之住穴之结与不结方见又有四五山头出脚平坡龙辨其何山落头长何山落头短旁角从何方兜转则知其五山和所交合成穴其法尤微得此穴者富贵双全万子万孙一二百纪福。

  作者按:其意是,平原旷野,长草如辅毡的地,要详细看宅是否交衿,垅龙的末端有平坡,或月角,要细看它的佳结。

  第二章 原文注释与作者按

  上述六种版本的《经典》,前二《经》名为《玉尺经》,后四《经》都名为《平砂玉尺经》。

  李本芳老师的《祖传本》,仅有《天机赋》和《逐吉赋》二篇,注明为《玉尺经原本》,署名杨筠松著,李三素注释。因原本遗失,其释文是作者根据李公的注释而作的白话解。

  《地理大全辑要》收录本,内分审势、审龙、审向、审穴四篇。造微、天机、逐吉三赋。署名杨筠松著。没有释文。

  《地理天机会元》和《刘氏家藏葬法》等四种收录本,其原文和分篇稍有出入,而其注释完全相同,都是刘基(号青田,字伯温)所注释的。

  《天机会元》本和《刘氏家藏葬法》本标名《平砂玉尺经》。埽叶山房《珍藏版》,标名《地理平砂玉尺经》。民间收藏本标名《鲁班平砂玉尺经》等版本的内容,除三赋外,综合起共有审势、审气、审龙、审穴、审向、审砂六篇,兹就其原文和注释分篇以作者按分别评析于后。

  第1章第6节:民间收藏本原文

  新刻石函平砂玉尺经全书真机

  元太师文正赵国公邢州刘秉忠述

  明太师文成诚意伯青田刘基解

  敬仙赖从谦发挥

  审势篇、审气篇

  玄都曰理寓于气者故谈势之以气

  天分星宿,地列山川,仰观牛斗之墟,乃见众星之拱运。俯察冈阜之来,方识平原之起迹。

  万山一贯起自昆仑,沟出孤宗,分行八极。

  乾坤坎离及兑归绝域,而西通瀚海。

  是故黄河界而西北丑艮行龙。长江限而东南巽辰起祖。惟寅甲卯乙之落脉,为河江中柱之根基。冈垅平原之分别,犹体骨肌肉之相附,肌肉丽于骨外,脉行于肉中,知血脉流运之情,见肌肉荣枯之理。是故众水趋归东北,而坤中之气施生。群流来向震辰,而乾亥之龙秀育。甲卯成胎,不食酉辛之气。午丁生息,岂乘坎癸之灵。

  观众水之交衿,而雄雌乃见。察万里之平垅,而首尾当知。纵是回头顾祖之龙,岂脱父母本生之气。故顺水直冲而逆回结穴,方知体段之真。若还逆水直冲而合衿,在后断是虚花之地。乾源旷野铺毯,细认交襟。极垅平坡挂角,详看佳结。

  龙分三八,气属五行,定阴阳消长之理,明孤虚旺相之因。是故壬癸来自兑庚,乃作体全之象。坎水迎归寅卯,名为领气之神。三阳交泰,而震星呈祥。四伏生嗔,而天罡蚀气。金临火地,自焚厥尸。木入金乡,依稀绝命。火龙畏见兑庚,遇北辰而自废。东震愁逢火劫,见西兑而伤魂。是故阳龙左旋从生趋旺,阴龙右归,自旺朝生。最喜来乘于进气,切忌陷入于休囚。到头囚谢旺水聚,而财禄尤宜。入首衰微生神会,而人丁可救。所贵双兴并至,那堪两败重逢。

  生气短而死气长,凶多吉少。死气短生气长,福重祸轻。顾祖迴龙逆势,重於举鼎。遭伤历劫进气,轻似鸿毛。是故壬剥癸,癸剥壬,水龙互用而自纯。丁换丙,丙换丁,火气相须而不疚。亥龙忌杂乾壬,许通一路。巽地怕兼辰已,只爱单行。直受无庇,曲来有玷。寅甲艮何堪并至,酉庚辛乃可双行。乾坤二位到头虽发福,而终归败绝。辰戌两龙入首纵利达,而世受孤寒。是故辨方定位,究二十四字之兴与衰。立穴朝迎,察七十二龙之关煞。龙落空亡,须明避忌。向如克制,亦达推移。审阴阳相见之宜,察曜气侵凌之咎。惟明觉不昧,领会通神。

  审龙篇

  详观先圣之遗言,方识寻龙之要诀。砂行水辅唱随联,夫妇之情。水绕砂回拜舞联,君臣之象。

  是故真龙发足之初,犹万马奔驰之势,不可遏也。砂如浪涌,水以鳞交,簇拥向外,谁识方来之迹。水似横弓,砂犹勒马,军屯戟列,孰知止扎之踪。龙未住时,其来如逐。龙既住时,其止如伏。左砂右归,右砂左归。众水朝堂,群龙蹑足。注气凝神,虽招之而不来。前关后锁,将拒之而不去。故知水交砂会之方,乃见真龙入首之地,势或涓涓,情犹赴海。鸦飞雁行,极目天涯。流神涣散则不归,龙尚去而不住。微垣星散而不顾,气尚行而未收。虽或开门立面,须知风翼游鳞。总然蓄水为关,亦是斩腰截气。长砂展布,取一节于枝流。大块铺毡,求至纯于配合。参透玄机,实可挽回造化。古先秘诀,岂容轻度非人。

  审穴篇

  龙从地起,有吉有凶。水自天来,惟清惟浊。精灵聚於六秀之方,英粹诞于天门之上。震庚会而耀武,亦有轻重。坎离交而已极,焉无厚薄。癸龙乘坎气,而有用。坤母妙西掖,而未纯。盖以阴阳老亢,四墓藏金。寅甲遇风魔之列,已申当二四之偏。来生止积聚,虽有成胎之象,而穷阳剥体,终蹈孤虚之咎。故地理家贵阴龙而取旺相。丑未已尤为所弃。贱阳龙而避孤虚,纵寅甲申亦见难容。用坎离而求一节之长,避丑未而发四金之气。虽云龙无吉凶之异,亦惟气有清浊之殊。清主贵而浊主贱,理之常也。阴必吉而阳必凶,气使然欤。是故三吉六秀主富贵之枢机,而阴阳品配为作用之雄雌。

  审向篇

  离趋壬癸,癸向南离。坎得丁坤而发贵,丙逢辛艮以钟灵。庚宜艮震,坤遇癸交,艮辛亥乃丁龙之乐许,丙巽癸为亥气之必从。兑丁本为正配,见亥艮而富贵尤奇。震庚犹如夫妇,见辛亥而文武双全。巽见辛,辛见巽,两承妙用。艮生壬,壬生丙诚为上吉。天市见庚,才堪文武。少男遇巽,福寿全艰。此实卦气之攸宜,为阴阳之相见。龙或神杀之交横不一,砂水之隐见不齐,例孰执乎纳甲,法莫妙於变通。

  造微赋

  太极分而两仪奠,二气布而顺逆行。故有乙辛丁癸之妇,宜配甲庚丙壬之夫,夫夫妇妇雌雄牝牡。若阴遇阳而非其类,号曰阳差。见阴而失其偶,名为阴错。夫妻路遇终强合而不谐,眷属一家纵轻微而有用。二女同居,纯阴不交。两男并处,独阳不生。阴与阳而过交亢,则为害。阳遇阴而不及,废则无功。是故左行从亥子而进,右行以子亥而旋。生旺互用,玄窍相通。惟偶成于契合,勿乐交于兄妹。是故周公制礼明家室,所以别男女娶异姓。所以辨夫妻,此盖天经地义之常要,亦理气自然之运。乃若天关开财禄之源,地轴溶化生之窦。法显玄空,神功莫测。五行实无系于龙家,祸福须取明于水路。顾我复我,为官为父。生之夺之,彼无心而曷济。生入克入,情既去而复留。相天地赞化育,无非此道。回造化改天命,术何妙焉。至道精微惟圣人,然后能及此,非睿知其孰能知之。吉地每留于积德,善地岂授于邪淫。

  天机赋

  赏考寻龙之法,首看龙之盛衰,次察向水之吉凶,审召瑞邀祥之妙,察阴阳朝应之情。生旺墓吊合于三方,而孟仲季之公位攸分,十二宫分配于五行,贪武破之天星始定。

  人丁实系于长生,财禄必根于官旺。是以生水朝堂,螽斯千古。官旺聚局,食禄万钟。贪富贵则弃生朝旺,图嗣续则背旺迎生。破军侵帝旺之乡,身无一命之寄。天罡犯贪狼之位,难招半子之荣。

  生来会旺,聪明之子方生,而旺去冲生,纵有富贵徒然。旺去迎生,富贵之期骤至。而生如破旺,虽有子何为。

  未离胎而夭折,多因冲破胎神。才出世而身亡,盖为击伤生气。冠带失龆龄之男,临官丧成材之子。贪狼直步天罡,百年颐寿。破煞倒冲生气,丁眷奚堪。四败伤生,虽有子而母明父暗。旺神投沐浴,纵居官而淫乱可羞。遇阳差而克夫,见阴错而伤妻。

  雌雄路遇而晚景荣华,眷属同情而家门孝义。情过而亢,吕望八旬而际会。交为不及,颜回三十便亡身。秀水来而特朝破旺,应居官而卒任尸还。以至究房分之荣枯,品三方之等第。福有重轻,须明缓急。灾祥应验,必有后先。是故孟兄居位于贪狼,胎沐养生同断。仲子取权于武曲,冠临衰旺无殊。三子予当叔季,病死墓绝同途。

  是以迢迢生水贯天罡,不特长兄毓秀,曲曲旺神归墓库,也应仲叔均荣。生与旺而同归,人共财而咸吉。更从六秀方来,定拟满门朱紫,如见曜方冲至,应知合室遭刑。

  乃若龙观入首,水看源头,天干位上宜来,须防流破。地支位上宜去,切忌朝归。是故小赦文进,则贡福于小男,大赦文进,则福临于仲子。四柱有情,长房应福。

  是以庚甲朝堂,腰悬金印。丙壬列局,身挂朱衣。年少蜚声魁第,必是水来寅甲。官荣郎侍之尊,多因朝自申庚。

  亥壬为外任之司,已丙为内应之职。酉巽发聪明之女,震庚产威武之男。

  元辰水到,功名白首。垣星入局,立霸封候。震庚朝而富堪敌国。已丙至而武将英雄。乾戌为鼓盆之煞,坤流为寡宿之星。卯酉本犯淫邪,悠扬清澈而女反贤贞。子午必遭军賊,源流浩大,而偏宜于武职。

  乙辰至而投河自缢,丙丁来而寿考无疆。赦文若带桃花,难乘清白之风。六秀如逢曜气,必出强梁之辈。

  少亡横尸,为犯黄泉。流通四库,妇女撑家。寅审已亥水朝,非瘟火则产难虚痨。戌乾辰兑来临,非疯疾则目盲喑哑。

  寅甲水来,那堪疯疾缠身。娄亢双归,应见持刀刎颈。寅亥午戌水归垣会乙辰,而火灾立至。申地子午辰会局,逢亥水而飘荡无遗。是故方位之纯杂,有此吉凶之异应。

  逐吉赋

  常闻英雄豪杰,实钟岳渎之灵。富贵荣华乃系山川之秀。是故龙来入局,固有清浊之殊途,群砂翕聚,岂无吉凶之异应。或居于四维之地,或见于六秀之方,若尖齐高耸,君子可以求官。低小方圆,士庶也应致富。

  马陷禄空,虚名虚利。天太两峰不起,须知无贵扶持,荐元官贵投空,总是才高不第。是故乾马喧天,坤牛望月,艮狗依市,巽鸡鸣阙,天柱生四维之气,而功名垂手。太微临御,金阶步武,玉殿传书,荐元催六秀之官,而丹墀独对。

  巽见辛为文章之士,更得乾艮冲霄,富贵依谁可并,丙遇艮食万钟之禄,再逢乾巽同朝,声名王谢可俦。雷动天横,握重权于巽亥,震庚奋武,正南面于坎离,丙午丁秀拔,独占魁元。坤母峰高,幸题名于榜尾。是故水主兴隆,杀曜变为文曜。龙身微贱,牙刀化为屠刀。库柜落于艮丙,富可敌国。蛾媚见于巽宫,女色倾城。发文笔于巽辛,坤申乃为词讼之凶。显旌旗于庚震,在子午则为劫财之资。剑戟牙刀,六秀因之而取贵,四金八曜之方,反遭杀身之害。

  龟鹤琴剑,三吉得之则为瑞。丑未坤申之地,多为仙圣之风。掀裙舞袖,不堪沐浴之乡。偃月卧尸,最忌黄泉之地。 高峰独出南离,恐惊回禄之祸。星印如当日马,必遭瞽目之殃。以故三吉凌云,虽十馀里何嫌于远。六秀插汉,纵数百步亦不为疑。只喜爱幸于昭昭,大忌藏奸于隐隐。露忠显赤,宾主识心,面面送情,方为可贵。若或抱头侧面,既非忠厚之风,闪迹抛踪,必是险邪之辈。

  轻微琐碎,似山非山,或罗列于四方,或星散于左右,瞻之在前,视之而不见。顧之在后,逐之而不去。随形步影,非穿窬则鬼祟为妖。摸背推肩,非私淫则奸奴谋主。是故砂如圆净,定产忠贞。势或欹斜,必生淫佞。地与人符,气通物应。见地可以知人,而察来验于已往。

  第1章第5节:埽叶山房《珍藏版》原文

  平砂玉尺经序:国师文成公,知旺气在金陵,而首率群儒从辅之。而滁阳开基,应天定鼎,紫荆奏为帝王万代陵寝。斯不精于地理哉。然又惧一人之目力,不能遍天下,乃于告老暇日,创为平砂玉尺。颁行海内,并附晋国师郭璞葬经。此非轻泄天机。盖欲使后人得是尺而量之。获福应无崖岸矣。是为叙。 万历丙午岁仲夏上浣之吉题。

  廖人初书柬 (按:此序为刘伯温所撰)

  审势篇

  天分星宿,地列山川,仰观牛斗之墟,乃见众星之拱运。俯察冈阜之来,方识平原之起迹。

  万山一贯起自昆仑,沟出孤宗,分行八极。 乾坤坎离及兑归绝域,而西通瀚海。

  是故黄河界而西北丑艮行龙。长江限而东南巽辰起祖。惟寅甲卯乙之落脉,为河江中柱之根基。是故众水趋归东北,而坤中之气施生。群流来向震辰,而乾亥之龙秀育。甲卯成胎,不食酉辛之气。午丁生息,岂乘坎癸之灵。

  观众水之交衿,而雄雌乃见。察万里之平垅,而首尾当知。纵是回头顾祖之龙,岂脱父母本生之气。故顺水直冲而逆回结穴,方知体段之真。若还逆水直冲而合衿,在后断是虚花之地。乾源旷野铺毡细认交襟。极垅平坡月角,详看佳结。

  龙分三八,气属五行,定阴阳消长之理,明孤虚旺相之因。是故壬癸来自兑庚,乃作体全之象。坎水迎归寅卯,名为领气之神。三阳交泰,而震星呈祥。四伏生嗔,而天罡蚀气。金临火地,自焚厥尸。木入金乡,依稀绝命。火龙畏见兑庚,遇北辰而自废。东震愁逢火劫,见西兑而伤魂。是故阳龙左旋从生趋旺,阴龙右归,自旺朝生。最喜来乘于进气,切忌陷入于休囚。到头囚谢旺水聚,而财禄尤宜。入首衰微生神会,而人丁可救。所贵双兴并至,那堪两败重逢。

  生气短而死气长,凶多吉少。死气短生气长,福重祸轻。顾祖迴龙,逆势重於举鼎。遭伤历劫进气,轻似鸿毛。是故壬剥癸,癸剥壬,水龙互用而自纯。丁换丙,丙换丁,火气相须而不疚。亥龙忌杂乾壬,许通一路。巽地怕兼辰已,只爱单行。直受无庇,曲来有玷。寅甲艮何堪并至,酉庚辛乃可双行。乾坤二位到头虽发福,而终归败绝。辰戌两龙入首纵利达,而世受孤寒。是故辨方定位,究二十四字之兴衰。立穴朝迎,察七十二龙之关煞。龙落空亡,须明避忌。向如克制,亦达推移。审阴阳相见之宜,察曜气侵凌之咎。惟明觉不昧,斯领会通神。

  审龙篇

  详观先圣之遗言,方识寻龙之要诀,砂行水辅唱随联,夫妇之情。水绕砂回拜舞联,君臣之象。

  是故真龙发足之初,犹万马奔驰之势。砂如浪涌,水如鳞交,簇拥向前,谁识方来之迹。水似横弓,砂犹勒马。军屯戟列,孰知止扎之踪。龙未住时,其来如逐。龙既住时,其止如伏。左砂右归,右砂左归。众水朝堂,群龙蹑足。注气凝神,虽招之而不来。前关后锁,将拒之而不去。故知水交砂会之方,乃见真龙入首之地,势或涓涓,情犹赴海。鸦飞雁行,极目天涯。流神涣散则不归,龙尚去而不住。微垣星散而不顾,气尚行而未收。虽或开门立面,须知风翼游鳞。总然蓄水为关,亦是斩腰截气。长砂展布,取一节于枝流。大块铺毡,求至纯于配合。参透玄机,实可挽回造化。古先秘诀,岂容轻易度人。

  审穴篇

  龙从地起,有吉有凶。水自天来,惟清惟浊。精灵聚於六秀之方,英粹诞于天门之上。震庚会而耀武,亦有轻重。坎离交而已极,焉无厚薄。癸龙乘坎气,而有用。坤母妙西掖,而未纯,盖以阴阳老亢,四墓藏金。寅甲遇风魔之列,已申当二四之偏,来生止积聚,虽有成胎之象,而穷阳剥体,终蹈孤虚之咎。故地理家贵阴龙而取旺相。丑未已尤为所弃。贱阳龙而避孤虚,纵寅甲申亦见难容。用坎离而求一节之长,避丑未而发四金之气。虽云龙无吉凶之异,亦惟气有清浊之殊。清主贵而浊主贱,理之常也。阴必吉而阳必凶,气使在欤。是故三吉六秀主富贵之枢机,而阴阳品配为作用之玄奥。

  审向篇

  离趋壬癸,癸向南离。坎得丁坤而发贵,丙逢辛艮以钟灵。庚宜艮震,坤遇癸交,艮辛亥乃丁龙之乐许,丙巽癸为亥气之必从。兑丁本为正配,见亥艮而富贵尤奇。震庚犹如夫妇,见辛亥而文武双全。巽见辛,辛见巽,两承妙用。丙生壬,壬生丙,诚为上吉。天市见庚,才堪文武。少男遇巽,福寿全难。此实卦气之攸宜,为阴阳之和人。龙或神杀之交横不一,砂水之隐见不齐。例难执乎纳甲,法莫妙於变通。

  山为体,水为用。一气而成用,属阳体属阴体,动静乃见。是故阴阳品配得生旺而富贵双全。体用一原逢三合,而英灵纯粹。然龙穴之善恶从水,犹女人的贵贱从夫。龙虽吉而水凶,从生百恶。穴虽凶而水吉,尚集诸祥。

  欲观坐穴之吉凶,须知水神之出入。来吉去凶,难识避凶之法。来凶去吉,孰知趋吉之方。一诀千金,入神精义。是故贪对弃官,化官为鬼。迎福避煞,化煞生权。神存鬼没,而富贵速成如转圈。暗杀逼身,而贫贱易如反掌。审藏神合杀之微,察休囚旺相之气。秀水特朝,取贵当趋而趋也。休囚反逆,生突宜避而避焉。射破生方,向少差而就绝。冲伤旺位,针一转以从衰。三合双山作用,法联珠之妙。宜从卦例推求,尊纳甲之宗。八煞黄泉虽去,恶曜若在生方,例难同断,坐穴水神倒左,向虽死而无妨。旺龙左水右归,向就养方何害。是故认水立向,有彼吉此凶之应,而收山出煞,有朝贫暮富之殊。四生三合是天机,双山五行全秘诀。

  造微赋

  太极分而两仪奠,二气布而顺逆行。左阳右阴行两路,而阳顺阴逆气本一原。阴用阳朝,阳用阴朝,相见协室家之义。阳以蓄阴,阴以合阳,雌雄庆交媾之情。故阴交于阳,阳下济而施生,阳交于阴,阴仰承而翕受。天根呈众妙之门,月窟启玄机之户。乙丙交而趋戌,辛壬会而聚辰,斗牛纳丁庚之气,金羊收癸甲之灵。故有乙辛丁癸之妇,宜配甲庚丙壬之夫,夫夫妇妇雌雄牝牡。若阴遇阳而非其类,号曰阳差。阳见阴而失其偶,名为阴错。夫妻路遇终强合而不谐,眷属一家纵轻微而有用。二女同居,纯阴不长。两男并处,独阳不生。阴与阳而过交亢,则为害。阳遇阴而不及,废则无功。化育本于龙家,盛衰是于形应。是故左行从亥子而进,右行子亥而旋。生旺互用,玄窍相通。惟偶成于殊合,勿乐交于兄妹。是故周公制礼明家室,所以别男女聚异姓。所以辨夫妻,此盖天经地义之常要,亦理气自然之运。乃若天关开财禄之源,地轴溶化生之窦。法显玄空,神功莫侧。五行实无系于龙家,祸福须取明于水路。顾我复我,为官为父。生之夺之,彼无心而曷济。生入克入情既去而复留。相天地赞化育,无非此道。回造化改天命术何妙焉。至道精微惟圣人,然后能及此,非睿智其孰能知之?

  天机赋

  赏考寻龙之法,首看龙气之盛衰,次察向水之吉凶,审召瑞邀祥之妙,察阴阳朝应之情。生旺墓吊合于三方,而孟仲季之公位攸分,十二宫分配于五行,贪武破之天星始定。

  人丁实系于长生,财禄必根于官旺。是以生水朝堂,螽斯千古。官旺聚局,食禄万钟。贪富贵则弃生朝旺,图嗣续则背旺迎生。破军侵帝旺之乡,身无一命之寄。天罡犯贪狼之位,难招半子之荣。

  生来会旺,聪明之子方生,而旺去冲生,纵有富贵徒然。旺去迎生,富贵之期骤至。而生来破旺,虽有子何为。

  不离胎而夭折,多因冲破胎神。才出世而身亡,盖为击伤生气。冠带失龆龄之男,临官丧成材之子。贪狼直步天罡,百年颐寿。破煞倒冲生气,丁眷奚堪。四败伤生,虽有子而母明父暗。旺神投沐浴,纵居官而淫乱可羞。遇阳差而克夫,见阴错而伤妻。

  雌雄路遇而晚景荣华,眷属同情而家门孝义。情过而亢,吕望八旬而会际。交为不及,颜回三十便亡身。秀水来而特朝破旺,应居官而卒任尸还。以至究房分之荣枯,品三方之等第。福有重轻,须明缓急。灾祥应验,必有后先。是故孟兄居位于贪狼,胎沐养生同断。仲子取权于武曲,官临衰旺无殊。三位第当叔季,分属破军休废。墓煞出尽应小房,病死墓绝系焉。

  是以迢迢生水贯天罡,不特长兄毓秀,曲曲旺神归墓库,也应仲叔均荣。生与旺而同归,人共财而咸吉。更从六秀方来,定拟满门朱紫。如见曜方冲至,应知合室遭刑。

  乃若龙观入首,水看源头,天干位上宜来,须防流破。地支位上宜去,切忌朝归。是故小赦文进,则贡福于小男。中赦文进,则福临于仲子。四柱有情,长房应福。

  是以庚甲朝堂,腰悬金印。寅丙列局,身挂朱衣。年少蜚声魁第,必是水来壬申。官荣郎侍之尊,多因朝自申庚。

  亥壬为外任之司,已丙为内应之职。酉巽发聪明之女,震庚产威武之男。艮巽丙辛交应,世出魁元之贵。亥连寅甲巽庚,代膺将相之权。

  元辰水到,功名白首。垣星入局,立霸封候。震庚朝而富堪敌国。已丙至而武将英雄。乾戌为鼓盆之煞,坤流为寡宿之星。卯酉本犯淫邪,悠扬清澈而女反贤贞。子午必遭军賊,源流浩大,而偏宜于武职。

  乙辰至而投河自缢,丙丁来而寿考无疆。赦文若带桃花,难乘清白之风。六秀如逢曜气,必出强梁之辈。

  少亡横尸,为犯黄泉。流通四库,妇女撑家。寅审已亥水朝,非瘟火则产难虚劳。戌乾辰兑来临,非疯疾则目盲喑哑。

  寅甲水来,那堪疯疾缠身。娄亢双归,应见持刀刎颈。寅亥午戌水居垣会乙辰,而火灾见。申地子壬辰会局,逢亥水而漂荡无遗。是故方位之纯杂,有此吉彼凶之异也。

  逐吉赋

  常闻英雄豪杰,实钟岳渎之灵。富贵荣华乃系山川之秀。是故龙来入局,固有清浊之殊途,群砂翕聚,岂无吉凶之异应。或居于四维之地,或见于六秀之方,若见尖齐高耸,君子可以求官。低小方圆,士庶也应致富。

  马陷禄空,虚名虚利。天太两峰不起,须知无贵扶持。荐元官贵投空,总是才高不第。是故乾马喧天,坤牛望月,艮狗依市,巽鸡鸣阙,天柱发四维之气,而功名垂手。太微临御,南极星辉,金阶步武,玉殿传书,荐元催六秀之官,而丹墀独对。

  巽见辛为文章之士,更得乾艮冲霄,富贵伊谁可并。丙遇艮食万钟之禄,再逢乾巽同朝,声名王谢可俦。雷动天横,握重权于巽亥,震庚奋武正南,面于坎离。丙午丁秀拔,独占魁元。坤母峰高起,幸题名于金榜尾。是故水主兴隆,杀曜变为文曜。龙身微贱,牙刀化为屠刀。库柜落于艮丙,富堪敌国。蛾媚见于巽宫,女色倾城。见文笔于巽辛,在坤申乃为词讼之凶。显旌旗于庚震,在子午则为劫贼之资。剑戟牙刀,六秀因之而取贵,四金八曜之方,反遭杀身之害。

  龟鹤琴剑,三吉得之而文雅。丑未坤申之地,多为仙圣之风。掀裙舞袖,不堪于沐浴之乡。偃月卧尸,最忌于黄泉之地。

  八曜重遇刀砂,难逃宪法之诛。乙辰交加水路,未免悬河之厄。水瓢盂钵落坤申,为僧尼乞丐。鬼牛寅甲遇葫芦,而疯残痼疾。

  高峰独出南离,恐惊回禄之祸。星印如当日马,必遭瞽目之殃。以至三吉凌云,虽十馀里何嫌于远,六秀插汉,纵数百步亦不为疑。只喜爱幸于昭昭,大忌藏奸于隐隐。露忠显赤,宾主识心,面面送情,方为可贵。若或抱头侧面,既非忠厚之风,闪迹抛踪,必是险邪之辈。轻微琐碎,似山非山,或罗列于四旁,或星散于左右,瞻之在前,视之而不见。顧之在后,逐之而不去。随形步影,非穿窬则鬼祟为妖。摸背挂肩,非私淫则奸奴谋主。是故砂如圆净,定产忠贞。势若欹斜,必生淫佞。地兴人符,气通主应。见地可以知人,而察来验于已往。

  第1章第4节:《刘氏家藏〃葬法》收录本原文

  平砂玉尺经 元 太师刘秉忠 述 明 太师刘基 解

  审势篇第一

  天分星宿,地列山川。仰观牛斗之墟,乃见众星之拱运,俯察冈阜之来,方识平原之起跡。

  万山一贯起自昆仑,沟出孤宗,分行八极。

  乾坤坎离及兑归绝域,而西通瀚海。艮震与巽,三条入中国而五岳分居。 是故黄河界而西北,丑艮行龙。 长江限而东南,巽辰起祖。

  惟寅甲卯乙之落脉,为河江中柱之根基。

  冈垅泉源之分别,犹体骨肌肉之相附。肌肉丽于骨外,血脉行于肉中,见肌肉荣枯之理。

  群流来向震辰,而乾亥之龙秀育。

  甲卯成胎,不食酉辛之气。

  午丁生息,岂乘坎癸之灵。

  观众水之交衿,而雄雌乃见。

  察万里之平垅,而首尾当知。

  纵是回头顾祖之龙,岂脱父母本生之气。

  故顺水直冲,而逆回结穴,方知体段之真。若还逆水直冲,而合衿在后,断是虚花之地。

  乾源旷野铺毡,细认交襟。

  极垅平坡月角,详看住结。

  太极分而两仪奠,二气布而顺逆行。

  左阳右阴龙行两路,而阳顺阴逆气体一原。

  阴用阳朝,阳用阴应,相见协室家之义。阳以蓄阴,阴以含阳,雌雄庆交媾之情。

  决曰是性命非神气水乡船只一味。

  故阴交于阳,阳下济而施生。阳交于阴,阴仰承而翕受。

  天根呈众妙之门,月窟启玄机之户。

  乙丙交而趋戌,辛壬会而聚辰,斗牛纳丁庚之气,金羊收癸甲之灵。

  故有乙辛丁癸之妇,宜配甲庚丙壬之夫。夫夫妇妇雌雄牝牡。

  若阴遇阳而非其类,号曰阳差。阳见阴而失其偶,名为阴错。

  妻犹路遇终强合而不谐,眷属一家纵轻微而有用。

  二女同居,纯阴不长。两男并处,独阳不生。

  阴与阳而过交亢,则为害。阳遇阴而不及,废则无功。

  化育本于龙家,盛衰系于形应。

  是故左行从亥子而进,右行从子亥而旋。

  生旺互用,玄窍相通。

  惟偶成于契合,勿乐交于兄妹。

  是故周公制礼明家室,所以别男女聚异姓,所以辨夫妇。

  此盖天经地义之常要,亦理气自然之运。

  乃若天关开财禄之源,地轴浚化生之宾。

  法显玄空,神功莫测。

  五行实无系于龙家,祸福须取明于水路。

  顾我复我,为官为父。

  予之夺之,彼无心而曷济。生入克入,情既去而复留。

  相天地化育无非此道,回造化改天命,术何妙也。

  吉地每留于积德,善地罔授于邪淫。异之非人,天神共怒。

  新刻石函平砂玉尺经全书真机卷二

  龙分三八,气属五行,定阴阳消长之理,明孤虚旺相之因。

  是故壬癸来自兑庚,乃作体全之象。坎水迎归寅卯,名为领气之神。

  三阳交泰,而震星呈祥。四伏生嗔,而天罡蚀气。

  金临火地,自焚厥尸。木入金乡,即依稀绝命。

  火龙畏见兑庚,遇北辰而自废,东震愁逢火劫,见西兑而伤魂。

  是故阳龙左旋,从生趋旺。阴龙右归,自旺朝生。

  最喜来乘于进气,切忌陷入于休囚。

  到头囚谢旺水聚,而财禄尤宜。入首衰微生神会,而人丁可救。

  所贵双兴并至,那堪两败重逢。

  生气短而死气长,凶多吉少;死气短而生气长,即福重祸轻。

  顾祖迴头,逆势重於举鼎。遭伤历劫,进气轻似鸿毛。

  是故壬剥癸,癸剥壬,水龙互用而自纯。

  丁换丙,丙换丁,火气相须而不疚。

  寅甲艮何堪并至,酉庚辛乃可双行。

  乾坤二位到头虽发福,而终归败绝。

  辰戌两龙入首纵利达,而世受孤寒。

  是故辨方定位,究二十四字之兴衰。

  立穴朝迎,察七十二龙之关杀。

  龙落空亡,须明避忌。向如克制,亦达推移。

  审阴阳相见,宜察曜气侵凌之否。 惟明觉不昧,领会通神。

  当考寻龙之法,首看龙气盛衰,次察向水之吉凶,审召瑞邀祥之妙,察阴阳朝应之情。

  生旺墓吊合三方,而孟仲季之攸分公位。十二宫配属于五行,而贪武破之天星始定。

  人丁实系于长生,财禄必根于官旺。是以生水朝堂,螽斯千古。官旺聚局,食禄万种。

  贪富贵,则弃生朝旺,图续嗣,则背旺迎生。

  破军侵帝旺之乡,身无一命之寄。天罡犯贪狼之位,难招半子之荣。

  生来会旺,聪明之子方生。旺去冲生,纵有富贵徒然。旺来迎生,富贵之期骤至。生来破旺,虽有子而亦何为?

  未离胎而夭折,皆因冲破胎神。方出世而亡身,盖为击伤生气。

  冠带失龆龄之男,临官丧成材之子。

  贪狼步天罡,百年颐寿。破煞倒冲生气,丁眷何堪。

  四败伤生,虽有子而母明父暗。旺神投沐浴,恐居官而淫乱可羞。

  遇阳差而克夫,见阴错而丧妻。

  情过而亢,吕望八十方际会。交而不及,颜回三十早亡身。

  秀水而来特朝破旺,应居官而卒任尸还。

  善恶灾祥,验应必有先后。

  是故孟兄寄位于贪狼,胎沐养生同断。仲子取权于武曲,冠临衰旺无殊。三位第当叔季,分属破军休应。

  是以迢迢生水贯天罡,不特长兄毓秀,屈曲旺神归墓库,也应仲叔均荣。

  生与旺而同归,人共财而咸吉。更从六秀方来,定拟满门朱紫。

  如见曜方冲至,应知合室遭刑。

  乃若龙观入首,水看源头,天干位上宜来,须防流破。地支位上宜去,切忌朝归。

  是故小赦文进,则贡福于小男,大赦文进,则福临于仲子。

  四柱有情,长房应福。

  是以庚甲朝堂,腰悬金印。而寅丙到局,身挂朱衣。

  年少蜚声魁第,必是水来壬申,官荣郎侍之尊,多因朝自申庚。

  亥壬为外任之司,已丙为内应之职。

  酉巽发聪明之女,震庚产威武之儿。

  艮巽丙辛交应,世出魁元之贵。亥联寅甲巽庚,代膺将相之权。

  元辰水到,功名白首。垣星入局,立霸封侯。

  震庚朝,而富堪敌国。已丙至,而武将英雄。

  乾戌为鼓盆之杀,坤流为寡宿星。

  卯酉本犯邪淫,悠洋清澈,而女反贤贞。

  乙辰至投河自缢,丙丁来而寿考无疆。

  赦文若带桃花,难乘清白之风。

  六秀如遇逢曜气,必出强梁之辈。

  少亡横死,为犯黄泉。

  流通四库,妇女撑家。

  寅申已亥水朝,非瘟火则产难虚痨。戌乾辰兑来临,非疯疾则目盲喑哑。

  寅甲水来,那堪疯疾缠身。

  娄亢双归,应见持刀刎颈。

  寅亥午戌水归垣会乙辰,而灾立至。

  申地子壬辰会局,逢亥水而飘荡无遗。

  是故方位之纯杂,有此吉凶之异应。

  新刻石函平砂玉尺经卷三

  详观先圣之遗言,方识寻龙之要诀。

  砂行水辅唱随联,夫妇之情。

  水绕砂回拜舞类,君臣之象。

  是故真龙发足之初,犹万马奔驰之势。

  砂如浪涌水如鳞交,簇拥向前,认识方来之迹。

  龙未住时,其来如逐。龙既住时,其止如伏。左砂右归,右砂左躇,众水朝堂,群龙蹑足。

  故知水交砂会之方,乃见真龙入首之地。

  势或涓涓,情犹赴海。鸦飞雁影,极目天涯。

  流神涣散则不归,龙尚去而不住。 微垣星散而不顾,气尚行而未收。

  虽或开门立面,须知风翼游鳞。

  总然蓄水为关,亦是斩腰截气。

  长砂展布取一节于枝节流,大块铺毡,求至纯于配合。

  参透玄机,实挽回造化。古先秘诀,岂容轻度非人。

  尝闻英雄豪杰,实钟岳渎之灵。富贵荣华,乃系山川之秀。是故龙来入局,固有清浊之殊途,而群砂翕聚,岂无吉凶之异应。

  或居于四维之地,或见于六秀之方,若见尖齐高耸,君子可以求官,低小方圆,士庶也应致富。

  马陷禄空,虚名虚利。

  天太两峰不起,须知无贵扶持。

  荐元官贵投空,总是才高不第。

  是故乾马喧天,坤牛望月,艮狗依市,巽鸡鸣阙,天柱生四维之气,而功名垂手。

  太微临御,南级星辉,金阶步武,玉殿传书,荐元催六秀官,而丹墀独对。

  巽见辛为文章之士,更得乾艮冲霄,富贵依谁可并。

  丙遇艮食万钟之禄,再逢乾巽仝朝,声名王谢为俦。

  雷动天横,握重权於巽亥。

  震庚奋武正南,面于坎离,丙午丁秀拔,拟独占乎魁元。

  坤母峰高起,幸题名於榜尾。

  是故水主兴隆,煞曜变为文曜,龙身微贱,牙刀化作屠刀。

  库柜落于辰丙,富堪敌国。

  蛾媚见于巽宫,女色倾城。

  发文笔於巽辛,在坤辛乃为词讼之凶。

  显旌旗于庚震,在子午则为劫贼之资。

  剑戟牙刀,六秀因之而取贵。

  四金八曜之方,反作杀身之害。

  龟鹤琴剑,三吉得之而文雅。

  丑未坤申之地,多为仙圣之风。

  掀裙舞袖,不堪于沐浴之乡。

  偃月卧尸,最忌于黄泉之地。

  八曜重遇刀砂,难逃宪法之诛。

  乙辰交加水路,未免悬河之厄。

  水瓢盂钵落坤申,为僧尼乞丐。

  牛鬼寅甲落遇葫芦,而疯残痼疾。

  高峰独出南离,恐惊回禄之殃。

  星印如当日马,必遭瞽目之殃。

  以故辛峰凌云虽十馀里,何嫌于远。

  秀插汉从数百步亦不为疑。

  只喜爱幸于昭昭,大忌藏奸于隐隐。

  露忠献赤,宾主识心,面面送情,方可如贵。

  若或抱头侧面,既非忠厚之风,闪迹抛踪,必是险邪之辈。

  轻微琐碎,似山非山,或罗列于四旁,或星散于左右,瞻之在前,视之而不见,顾之在后,逐之不现。

  随形步影,非空窬则鬼崇为妖,摸背推肩,非私淫则奸奴谋主。

  是故砂如圆净,定产忠贞。势或欹斜,必生淫妄。地与人符,气通物应。

  见地可以知人,而察来验於已往。

  石函平砂玉尺经卷之四

  龙从地起,有吉有凶。水自天来,惟清惟浊。

  精灵聚於六秀之方,英粹诞于天门之上。

  震庚会而耀武,亦有轻重。

  坎离交而已极,焉无厚薄。

  癸龙乘坎气而有用,坤母妙西掖而未纯。

  盖以阴阳老亢四墓藏金,寅甲遇风魔之列,已申当二四之偏。

  来生止积虽有成胎之象,而穷阳剥体终蹈孤虚之咎。

  故地理家贵阴龙而取旺相,虽丑未已尤为所弃,贱阳龙而避孤虚。纵寅甲亦见难容。

  用坎离而求一节之长,避丑未而发四金之气。

  虽云龙无吉凶之异,亦惟气有清浊之殊,清主贵而浊主贱,理之常也,阴必吉而阳必凶,气使其然。

  是故三吉六秀主富贵之枢机,而阴阳品配为作用之玄奥。

  离趋壬癸,癸向南离。坎得丁坤而发贵,丙逢辛艮以钟灵。

  庚宜艮震,坤遇癸交。

  艮辛亥乃丁龙之乐许,丙巽癸为亥气之必从。

  兑丁本为正配,见亥艮而富贵尤奇。

  震庚犹如夫妇,见辛亥而文武双全。

  巽见辛,辛见巽,两承妙用。

  艮生壬,壬生丙,诚为上吉。

  天市见庚,才堪文武。小男遇巽,福寿全难。

  此实卦气之悠宜,为阴阳之和人。

  龙或神杀之交横不一,砂水之隐见不齐例,难执乎纳甲,法莫妙於变通。

  乃若禄马贵人,速应验催官,生气荐福如雷。

  天机之秘惧泄,故函玉屋之幽,造化开通,神文自见。

  肋下及腰下分砂,各向左右出去,向前曲绕而行到头,归向堂局或拜或舞或俯或伏。

  重重上前关锁,堂气不容走泄。局中气贯直来入首。其枝水尽处只只朝内为龙脉之峡,如此形体又得坐下方正,大案应齐整,或成坎局壬子行龙,坤申水到乙辰巽已出水,其地雄壮福力远大,富贵双全,百子千孙。若得后脉三四里起身出体者。主发旺五六十纪之久。

  第1章第3节:《地理天机会元》收录本原文

  元太师刘秉忠著 明国师刘基注

  徐民曰:理气之妙,不上二气五行生克制化数字。故古人云:阴阳五行颠倒之类,识破便是大众仙是也。此经篇中,阴阳五行颠颠倒倒随局取用。发明杨廖前人所未发之旨。学者从者,理气之妙,则此经岂可忽乎?顾氏旧集失录,予今补之。

  审势篇第一

  天分星宿,地列山川。仰观牛斗之墟,乃见众星拱运。俯察冈阜之来,方识平原之起迹。

  万山一贯起自昆仑,沟出孤宗分行八极。

  乾坤坎离及兑归绝域,而西通瀚海。震与巽三条入中国而五岳分居。

  是故黄河界,而西北丑艮行龙。

  长江限,而东南巽辰起祖。

  惟寅甲卯乙之落脉,为河江中柱之根基。

  冈垅平原之分别,犹体骨肌肉之相附。肌肉林于骨外,血脉行于肉中,知血脉流动之情,见肌肉荣枯之理。

  是故众水趋归东北,而坤申之气施生。

  群流来向震辰,而乾亥之龙育秀。

  甲卯成胎,不食酉辛之气。

  午丁生息,岂乘坎癸之灵。

  观众水之交衿,而雄雌乃见。

  察万里之平垅,而首尾当知。

  纵是回头顾祖之龙,岂脱父母本生之气。

  故顺水直冲,而逆回结穴,方知体段之真。若还逆水直冲,而合衿在后,断是虚花之地。

  乾源旷野铺毡,细认交襟。

  极垅平坡月角,详看佳结。

  审气篇第二

  龙分三八,气属五行,定阴阳消长之理,明孤虚旺相之因。

  是故壬癸来自兑庚,乃作体全之象。坎水迎归寅卯,名为领气之神。

  三阳交泰,而震星呈祥。四伏生嗔,而天罡蚀气。

  在诸火地,自焚阙尸。木入金乡,依稀绝命。

  火龙畏见兑庚,遇北辰而自废,东震愁逢火劫,见西兑而伤魂。

  是故阳龙左旋,从生趋旺。阴龙右归,自旺朝生。 最善来乘于进气,切忌陷入于休囚。

  到头囚谢旺水聚,而财禄尤宜。入首衰微生神会,而人丁可救。

  所贵双兴并至,那堪两败重逢。生气短而死气长,凶多吉少。死气短而生气长,福重祸轻。

  顾祖迴头,逆势重於举鼎。遭伤历劫,进气轻似鸿毛。

  是故壬剥癸,癸剥壬,水龙互用而自纯。

  丁换丙,丙换丁,火气相须而不疚。

  亥龙忌杂乾壬,许通一路。巽地怕兼辰已,只爱单行。直受无庇,曲来有玷。

  寅甲艮何堪并至,酉庚辛乃可双行。

  乾坤二位到头虽发福,而终归败绝。

  辰戌两龙入首纵利达,而世受孤寒。

  是故辨方定位,究二十四字之兴衰。

  立穴朝迎,察七十二龙之关杀。

  龙落空亡,须明避忌。向如克制,亦速推移。

  审阴阳相见之宜,察曜气侵凌之咎。

  惟明觉不昧,斯领会通神。

  审龙篇第三

  详观先圣之遗言,方识寻龙之要诀。

  砂行水辅唱随联,夫妇之情。 水绕砂回拜舞类,君臣之象。

  是故真龙发足之初,犹万马奔驰之势。

  砂如流涌,水如鳞交,簇拥向外,认识方来之迹。

  水似横弓,砂犹勒马。军屯戟列,孰知止扎之从。

  龙未住时,其来如逐。龙既住时,其止如伏。左砂右归,右砂左躇,众水朝堂,群龙蹑足。

  故知水交砂会之方,乃见真龙入首之地。

  势或涓涓,情犹赴海。鸦飞雁影,极目天涯。

  流神涣散则不归,龙尚去而不住。

  微垣星散而不顾,气尚行而未收。

  虽蔌开门立面,须知风翼游鳞。

  总然蓄水为关,亦是斩腰截气。

  长砂展席,取一节于枝流,

  大地铺毡,至纯于配合。

  参透玄机,实可挽回造化。

  古先秘诀,岂容轻度非人。

  审穴篇第四

  龙从地起,有吉有凶。水自天来,惟清惟浊。

  精灵聚於六秀之方,英粹诞于天门之上。

  震庚会而耀武,亦有轻重。

  坎离交而已极,焉无厚薄。

  癸龙乘坎气而有用,坤母妙西掖而未纯。

  盖以阴阳老亢四墓藏金,寅甲遇风魔之列,已申当二四之偏。

  来生止积,虽有成胎之象,而穷阳剥体,终蹈孤虚之咎。

  故地理家贵阴龙,而取旺相。虽丑未已尤为所弃。贱阳龙而避孤虚。纵寅甲亦见难容。

  用坎离而求一节之长,避丑未而废四金之气。

  虽云龙无吉凶之异,亦惟气有清浊之殊。清主贵而浊主贱,理之常也。阴必吉而阳必凶气使然。

  是故三吉六秀主富贵之枢机,而阴阳品配为作用之玄奥。

  离趋壬,癸向南。 庚宜艮震,坤遇癸交。

  艮辛亥乃丁龙之乐许,丙巽癸为亥气之必从。

  兑丁本为正配,见亥艮而富贵尤奇。

  震庚犹如夫妇,见亥而文武双全。

  巽见辛,辛见巽,两承妙用。

  艮生壬,壬生丙,诚为上吉。

  天市见庚,才堪文武。小男遇巽,福寿全难。

  此实卦气之悠宜,为阴阳之相见。

  龙或神杀之交横不一,砂水之隐见不齐,例孰执乎纳甲?法莫妙于变通。

  惧泄天机之秘,收函石屋之幽,造化开通,神文自见。

  审砂篇第五

  砂明生死,脉辨阴阳。

  水发城门,流详出入。

  即行审来历之困。 迎神定分合之自。

  是故五行品配于八方,万象尽归于四势。

  随形察体,观象审龙。

  气藏于左右,忌分泄于鬼劫之交横。

  脉承于前后,怕透漏于坐应之下涣。

  荡如鱼背,出似龟头,虑散而难收。圆若金般,平如仰掌,认高低而定取。

  因四正维之去来,究枝分枝合之聚向。

  纵横似识,方知眷恋之情,沤泽如湖,仍辨朝宗之势。

  九曲入明堂,石祟富贵。一泓如箭射,泊道孤寒。

  是故流神合法者,龙体方真。

  戴九履一,而天地之中数居尊。

  风舞龙飞,而乾巽之阴阳交泰。

  虽有三关三峡之落,万防左牵右挚之非。

  生在发足,莫犯天罡。旺处出身,休逢死绝。

  用大从小,而祥云捧月。以小辅大,而群雁实鸿。

  粗出细而细出粗,形奇鹤膝。横取曲而曲取横,袅若芦花。

  木冲天而包节,生处方成体制。

  火焰上而焰起,动处乃见精微。

  面方正大挂角,留情言土。

  脚开头圆,开金取穴。

  虽四通八达之区,必有伏元归气之所。

  来气短,须防腰截。进气长,尤怕直冲。

  是故驳换转关,实龙行体势之真。而左关右界,为入首成胎之要。

  一片蛮比,将奚取证。云翔雾起,何处兜收。

  审向体用篇 纳水消水 山为体,水为用,一气而成。用属阳,体属阴,动静乃见。

  是故阴阳品配,得生旺而富贵双全。

  体用一原,逢三合而英灵纯粹。

  然龙穴之善恶从小,犹女人之贵贱从夫。

  故砂虽吉而水凶,从生百恶。穴虽凶而水吉,尚集诸祥。

  欲观坐穴之吉凶,须看水神之出入。

  来吉去凶,谁识避凶之法。来凶去吉,孰知趋吉之方。

  秘诀千金,入神精义。

  是故贪对弃官,化官为鬼。

  迎神背煞,化煞生权。

  神存鬼没,而富贵速如转圈。

  暗煞逼身,而贫贱易如反掌。

  审藏神合煞之微,察休囚旺相之气。

  秀水特取贵,当趋而趋也。

  休囚之逆生灾,宜避而避焉。

  射破生方向少差而就绝,冲伤旺位针一转以从死。

  可合双山作用,法联珠之妙。

  实从卦例推求,尊纳甲之宗。

  八杀黄泉,虽云恶曜。若在生方,例难同断。

  坐穴水神倒左向,虽病而无害。

  旺龙左水右归,向就浴以何妨。

  是故认水立朝,有彼此吉凶之应。而收山出杀,有朝贫暮富之殊。

  四生三合是天机, 双山五行全秘决。

  造微赋

  太极分而两仪奠,二气布而顺逆行。

  左阳右阴,龙行两路,而阳顺阴逆,气本一原。

  阴用阳朝,阳用阴应,相见协室家之义,阳以蓄阴。阴以含阳,雌雄废交媾之情。

  故阴交于阳,阳下济而施生。阳交于阴,阴仰承而翕受。

  天根呈众妙之门,月窟启玄机之户。

  乙丙交而趋戌,辛壬会而聚辰,斗牛纳丁庚之气,金羊收癸甲之灵。

  故有乙辛丁癸之妇,宜配甲庚丙壬之夫。夫夫妇妇,雌雄牝牡。

  若阴遇阳而非其类,号曰阳差。阳见阴而失其偶,名为阴错。

  妻犹路遇,终强合而不谐,眷属一家,纵轻微而有用。

  二女同居,纯阴不长。两男并处,独阳不生。

  阴与阳而过交亢,则为害。阳遇阴而不及,废则无功。

  化育本于龙家,盛衰系于形应。

  是故左行从亥子而进,右行从子亥而旋。

  生旺互用,玄窍相通。

  惟偶成于契合,勿乐交于兄妹。

  是故周公制礼明家室,所以别男女娶异姓,所以辨夫妇。

  此盖天经地义之常,要亦理气自然之运。

  乃若天关开财禄之源,地轴浚化生之实。

  法显玄空,神功莫测。

  五行实系于龙家,祸福须取明于水路。

  顾我复我,为官为父。

  予之夺之,彼无心而曷济。生入克入,情既去而复留。

  相天地赞化育,无非此道。回造化改天命,术何妙焉。

  巫道精能,惟圣人,然后能及此。非睿智其孰能知之。

  吉地每留于积德,恶地每授于邪淫。界之匪人,天神共怒。

  天机赋

  赏考寻龙之法,首看龙之盛衰,次观向水之吉凶。审召瑞邀详之妙,察阴阳朝应之情。

  生旺墓吊合于三方,而孟仲季之公位攸分。十二宫配属于五行,而贪武破之天星始定。

  人丁实系于长生,财禄必根於官旺,是以生水朝堂,螽斯千古。旺神聚局,食禄万种。

  贪富贵,则弃生朝旺。图续嗣,则背旺迎生。

  破军侵帝旺之乡,身无一命之寄。天罡犯贪狼之位,难招半子之荣。

  生来会旺,聪明之子方生。而旺去冲生,纵有富贵徒然。旺去迎生,富贵之期骤至。而生如破旺,虽有子何为。

  未离胎而夭折,多因冲破胎神。方出世而亡身,盖为击伤元气。

  冠带失龉龀之男,临官丧成材之子。

  贪狼直步天罡,百年颐寿。破煞倒冲生气,丁眷奚堪。

  四败伤生,虽有子而母明父暗。旺神投沐浴,恐居官而淫乱可羞。

  遇阳差而克夫,见阴错以伤妻。

  雌雄路遇,而晚岁荣华。眷属同情,而家门孝义。

  情过而亢,吕望八旬方际会。交而不及,颜回三十便身亡。

  秀水来而特朝破旺,应居官而卒任还尸。

  以至究房分之荣枯,品三方等第,福有重轻,须明缓急。灾祥验应,必有先后。

  是故孟兄寄位于贪狼,胎沐养生同断。仲子取权于武曲,冠临衰旺无殊。三位第当叔季,分属破军休废。

  是以迢迢生水贯天罡,不特长兄毓秀,屈曲旺神归墓库,也应仲叔均荣。

  生与旺而同归,人共财而咸吉。更从六秀方来定拟满门朱紫。

  如见曜方冲至,应知合室遭刑。

  乃若龙观入首,水看源头,天干位上宜来,须防流破。地支位上宜去,切忌朝归。

  是故小赦文进,则贡福于小男,大赦文进,则福临于仲子。 四柱有情,长房应福。

  是以庚甲朝堂,腰悬金印。而丙壬到局,身挂朱衣。

  年少蜚声魁第,必是水来寅甲。官荣侍郎之尊,多因朝自申庚。

  亥壬为外任之司,已丙为内应之职。 酉巽发聪明之女,震庚产威武之儿。

  艮巽丙辛交应,世出魁元之贵。亥联寅甲巽庚,代膺将相之权。

  元辰水到,功名白首。垣星入局,立霸封侯。

  震庚朝,而富堪敌国。已丙至,而武将英雄。

  乾戌为瞽盆之杀,坤流为寡宿之星。

  卯酉本犯邪淫,悠洋清澈,而女反贤贞。

  子午必招军贼。源流浩大,而偏宜武职。

  乙辰至投河自缢,丙丁来而寿考无疆。

  赦文若带桃花,难乘清白之风。

  六秀如遇曜气,必出强梁之辈。

  少亡横死,为犯黄泉辰。 流通四库,若水之聚蓄。

  寅申已亥水朝,非瘟火则产难虚劳。戌乾辰兑来临,非疯疾则目盲喑哑。

  寅甲水来,那堪风疾缠身。

  娄亢双归,应见持刀刎颈。

  寅龙午戌水归垣会乙辰,

  而火灾立至。

  申地子壬辰会局,逢亥水而飘荡无遗。

  是故方位之纯杂,有此吉凶之异应。

  逐吉赋

  常闻英雄豪杰,实钟岳渎之灵。

  富贵荣华,乃系山川之秀。是故龙来入局,固有情浊之殊途,而群砂翕聚,岂无吉凶之异应。

  或居于四维之地,或见于六秀之方,若见尖齐高耸,君子可以求官。低小方圆,士庶也应致富。

  马陷禄空,虚名浮利。

  天太两峰不起,须知无贵扶持。

  荐元官贵投空,总是才高不第。

  是故乾马喧天,坤牛望月,艮狗依市,巽鸡鸣阙,天柱生四维之气,而功名垂手。

  太微临御,南极星辉,金阶步武官,玉殿传书,荐元催六秀之官,而丹墀独对。

  巽见辛,为文章之士,更得乾艮冲霄,富贵依谁可并。

  丙遇艮,食万钟之禄,再逢乾巽同拱,声名王谢为俦。

  雷动天横,握重权於巽亥。

  震庚奋武正南,面于坎离,丙午丁秀拔,拟独占乎魁元。

  坤母峰高起,幸题名於榜尾。

  是故水主兴隆,煞曜变为文曜。

  龙身微贱,牙刀化作屠刀。

  库柜落于艮丙,富堪敌国。

  蛾媚见于巽宫,女色倾城。

  发文笔於巽辛,在坤申乃为词讼之凶。

  显旌旗于庚震,在子午则为劫贼之资。

  剑戟牙刀,六秀因之而取贵。

  四金八曜之方,反作杀身之害。

  龟鹤琴剑,三吉得之而文雅。

  丑未坤申之地,多为仙圣之风。

  掀裙舞袖,不堪于沐浴之乡。

  偃月卧尸,最忌于黄泉之地。

  八曜重遇刀砂,难逃宪法之诛。

  乙辰交加水路,未免悬河之厄。

  水瓢盂钵落坤申,为僧尼乞丐。

  牛鬼寅甲遇葫芦,而疯残痼疾。

  高峰独出南离,恐惊回禄之殃。

  星印如当日马,必遭瞽目之殃。

  以至三吉凌云,虽十馀里,何嫌于远。

  六秀插汉,纵数百步,亦不为疑。

  只喜爱幸于昭昭,大忌藏奸于隐隐。

  露忠献赤,宾主识心,面面送情,方为可贵。

  若或抱头侧面,既非忠厚之风,闪迹抛踪,必是险邪之辈。

  轻微琐碎,似山非山,或罗列于四旁,或星散于左右,瞻之在前,视之而不见,顾之在后,逐之而不去。

  随形步影,非穿窬则鬼崇为妖。摸背推肩,非私淫则奸奴谋主。

  是故砂如圆净,定孕忠贞,势或欹斜,必生淫乱。地与人符,气通物应。

  见地可以知人,而察来验於已往。

  第1章第2节:《地理大全辑要》收录本原文

  杨筠松著 刘伯温释

  审势篇

  天分星宿,地列山川,仰观牛斗之墟,乃见众星之拱运。俯察冈阜之来,方识平原之起迹。

  万山一贯起自昆仑,沟出孤宗,分行八极。

  乾坤坎离及兑归绝域,而西通瀚海。

  艮巽与震,三条入中国,而五岳分居。

  是故黄河界,而东北丑艮行龙。长江限,而东南巽辰起祖。惟寅甲卯乙之落脉,为河江中柱之根基。冈垅平原之分别,犹体骨肌肉之相附。肌肉丽于骨外,血脉行于肉中。知血脉流动之情,见肌肉荣枯之理。是故众水趋归东北,而坤中之气施生。群流来向震辰,而乾亥之龙育秀。甲卯成胎,不食酉辛之气。午丁生息,岂乘坎癸之灵。

  观众水之交衿,而雄雌乃见。审万里之平垅,而首尾当知。纵是回头顾祖之龙,岂脱父母本生之气。故顺水直冲而逆回结穴,方知体段之真。若还逆水直冲而合衿,在后断是虚花之地。平原旷野铺毡,细认交襟。极垅平坡月角,详看佳结。

  龙分三八,气属五行,定阴阳消长之理,明孤虚旺相之因。是故壬癸来自兑庚,乃作体全之象。坎水迎归寅卯,名为领气之神。三阳交泰,而震星呈祥。四伏生嗔,而天罡蚀气。金临火地,自焚厥尸。木入金乡,依稀绝命。火龙畏见兑庚,遇北辰而自废。东震愁逢火劫,见西兑而伤魂。是故阳龙左旋,从生趋旺。阴龙右归,自旺朝生。最喜来乘于进气,切忌陷入于休囚。到头囚谢旺水聚,而财禄尤宜。入首衰微生神会,而人丁可救。所贵双兴并至,那堪两败重逢。

  生气短而墓气长,凶多吉少。墓气短生气长,福重祸轻。顾祖迴龙,逆势重於举鼎。遭伤历劫,进气轻似鸿毛。是故壬剥癸,癸剥壬,水龙互用而自神。丁换丙,丙换丁,火气相须而不疚。亥龙忌杂乾壬,许通一路。巽地怕兼辰已,只爱单行。直受无庇,曲来有玷。寅甲艮何堪并至,酉庚辛乃可双行。乾坤二位到头虽发福,而终归败绝。辰戌两龙入首纵利达,而世受孤寒。是故辨方定位,究二十四字之兴与衰。立穴朝迎,察七十二龙之关煞。龙落空亡,须明避忌。向如克制,亦达推移。审阴阳相见之宜,察曜气侵凌之咎。惟明觉不昧,斯领会通神。

  审龙篇

  详观先圣之遗言,方识寻龙之要诀,砂行水辅唱随联,夫妇之情。水绕砂回拜舞联,君臣之象。

  是故真龙发足之初,犹万马奔驰之势,砂如浪涌,水以鳞交,簇拥向前,谁识方来之迹。水似横弓,砂犹勒马,军屯戟列,孰知止扎之踪。龙未住时,其来如逐。龙既住时,其止如伏。左砂右归,右砂左归。众水朝堂,群龙蹑足。注气凝神,虽招之而不来。前关后锁,将拒之而不去。故知水交砂会之方,乃见真龙入首之地。势或涓涓,情犹赴海。鸦飞雁行,极目天涯。流神涣散则不归,龙尚去而不住。微垣星散而不顾,气尚行而不收。虽或开门立面,须知风翼游鳞。总然蓄水为关,亦是斩腰截气。长砂展席,取一节于枝流。大块辅毡,求至纯于配合。参透玄机,实可挽回造化。古先秘诀,岂容轻易度人。

  审穴篇

  龙从地起,有吉有凶。水自天来,惟清惟浊。精灵聚於六秀之方,英粹诞于天门之上。震庚会而耀武,亦有轻重。坎离交而已极,焉无厚薄。癸龙乘坎气,而有用。坤母砂西掖,而未纯。盖以阴阳老亢,四墓必藏金。寅甲遇风魔之列,已申当二四之偏。来生止积聚,虽有成胎之象,而穷阳剥体,终蹈孤虚之咎。故地理家贵阴龙而取旺相。丑未已尤为所弃。贱阳龙而避孤虚,纵寅甲亦见难容。用坎离而求一节之长,避丑未而发四金之气。虽云龙无吉凶之异,亦惟气有清浊之殊。清主贵而贱主浊,理之常也。阴必凶而阳必气吉,气使在欤。是故三吉六秀主富贵之枢机,而阴阳品配为作用之玄奥。

  审向篇

  离趋壬癸,癸向南离。坎得丁坤而发贵,丙逢辛艮以钟灵。庚宜艮震,坤遇癸交,艮辛亥乃丁龙之乐许,丙巽癸为亥气之必从。兑丁本为正配,见亥艮而富贵尤奇。震庚犹如夫妇,见辛亥而文武双全。巽见辛,辛见巽,两承互用。艮生壬,壬生丙,诚为上吉。天市见庚,才堪文武。少男遇巽,福寿全难。此实卦气之攸宜,为阴阳之相见。龙或神杀之交横不一,砂水之隐见不齐,例难执乎纳甲,法莫妙於变通。

  山为体,水为用。一气而成用,属阳体属阴体,动静乃见。是故配属生旺而富贵双全。山水一原逢三合,而英灵纯粹。凡龙穴之善恶从水,犹女人的贵贱从夫。龙虽吉而水凶,从生百恶。穴虽凶而水吉,尚集诸祥。

  要知坐穴之吉凶,须知水神之出入。来吉去凶,难识避凶之法。来凶去吉,孰知趋吉之方。一诀千金,入神精义。是故贪对弃官,化官为鬼。迎福避煞,化煞生权。神存鬼没而富贵速如转圈。暗杀逼身,而贫贱易如反掌。审藏神合杀之微,察休囚旺相之义。秀水特朝,取贵当趋而趋也。休囚反逆,生突宜避而避之焉。射破生方,向少差而就绝。冲伤旺位,针一转为从衰。三合双山作用,法联殊之妙。宜从卦例推求,尊纳甲之宗。八煞黄泉虽去,恶曜若在生方,例难同断,坐穴水神倒左,向虽死而无妨。旺龙左水右归,向就养方何害。是故认水立向,有彼吉此凶之应,而收山出煞,有朝贫暮富之殊。四生三合是天机,双山五行全秘诀。

  造微赋

  太极分而两仪奠,二气布而顺逆行。故有乙辛丁癸之妇,宜配甲庚丙壬之夫,夫夫妇妇雌雄牝牡。若阴遇阳而非其类,号曰阳差。夫妻路遇终强合而不谐,眷属一家纵轻微而有用。二女同居,纯阴不交。两男并处,独阳不生。阴与阳而过交亢,则为害。阳遇阴而不及,废则无功。是故左行从向子丑而进,右行以子亥而旋。生旺互用,玄窍相通。惟偶成于殊合,勿乐交于兄妹。是故周公制礼明家室,所以别男女聚异姓。所以辨夫妻,此盖天经地义之常要,亦理气自然之运。乃若天关开财禄之源,地轴浚化生之窦。法显玄空,神功莫测。五行实无系于龙家,祸福须取明于水路。顾我复我,为官为父。生之夺之,彼无心而曷济。生入克入,情既去而复留。相天地,赞化育,无非此道。回造化,改天命,术何妙焉。至道精微惟圣人,然后能及此,非睿智其孰能知之?

  天机赋

  赏考寻龙之法,首看龙气之盛衰,次察向水之吉凶,审召瑞邀祥之妙,察阴阳朝应之情。生旺墓吊合于三方,而孟仲季之公位攸分,十二宫分配于五行,贪武破之天星始定。

  人丁实系于长生,财禄必根于官旺。是以生水朝堂,螽斯千古。官旺聚局,食禄万钟。贪富贵则弃生朝旺,图嗣续则背旺迎生。破军侵帝旺之乡,身无一命之寄。天罡犯贪狼之位,难招半子之荣。

  生来会旺,聪明之子方生,而旺去冲生,纵有富贵徒然。旺去迎生,富贵之期骤至。而生来破旺,虽有子何为。

  未离胎而夭折,多因冲破胎神。方出世而身亡,盖为击伤生气。冠带失龆龄之男,临官丧成材之子。贪狼直步天罡,百年颐寿。破煞倒冲生气,丁眷奚堪。四败伤生,虽有子而母明父暗,旺神投沐浴,纵居官而好色召淫。遇阳差而克夫,见阴错而伤妻。

  雌雄路遇而晚景荣华,眷属同情而家门孝义。情过而亢,吕望八旬而会际。交为不及,颜回三十更亡身。秀水来而特朝破旺,应居官而卒任尸还。以至究房分之荣枯,品三方之等第。福有重轻,须明缓急。灾祥应验,必有后先。是故孟兄居位于贪狼,胎沐养生同断。仲子取权于武曲,官临衰旺无殊。三子位当叔季,分属破军休废。墓煞出尽应小房,病死墓绝系焉。

  是故迢迢生水贯天罡,不特长兄毓秀,曲曲旺神归墓库,也应仲叔均荣。生与旺而同归,人共财而咸吉。更从六秀方来,定拟满门朱紫。如见曜方冲至,应知合室遭刑。

  乃若龙观入首,水看源头,天干位上宜来,须防流破。地支位上宜去,切忌朝归。是故小赦文进,则贡福于小男,中赦文进,则福临于仲子。四柱有情,长房应福。

  是以庚甲朝堂,腰悬全印。丙壬到局,身挂朱衣。年少蜚声魁第,必是水来寅甲。官荣郎侍之尊,多因朝是申庚。 亥壬为外任之司,已丙为内应之职。酉巽发聪明之女,震庚产威武之男。艮巽丙辛交应,世出魁元之贵。亥连寅甲巽庚,代膺将相之权。

  元辰水到,功名白首。垣星入局,立霸封候。震庚朝而武将英雄。已丙至而富堪敌国。乾戌为鼓盆之煞,坤流为寡宿之星。卯酉本犯淫邪,悠扬清澈而女反贤贞。子午必遭军賊,则源流浩大,而偏宜于武职。

  乙辰至而投河自缢,丙丁来而寿考无疆。赦文若带桃花,难乘清白之风。六秀如逢曜气,必出强梁之辈。

  少亡横尸,为犯黄泉。流通四库,妇女撑家。寅申已亥水朝,非瘟火则产难虚劳。戌乾辰巽来临,非疯疾则目盲喑哑。

  寅甲水朝,那堪风疾缠身。娄亢双归,应见持刀刎颈。寅龙午戌水居垣会乙辰,而火灾见。申地子午辰会局,逢亥水而漂荡无遗。是故方位之纯杂,有此吉彼凶之应也。

  逐吉赋

  常闻英雄豪杰,实钟岳渎之灵。富贵荣华,乃系山川之秀。是故龙来入局,固有清浊之殊途,群砂翕聚,岂无吉凶之异应。或居于四维之地,或见于六秀之方,若尖齐高耸,君子可以求官。低小方圆,士庶也可以致富。

  马陷禄空,虚名虚利。天太两峰不起,须知无贵扶持,荐元官贵投空,总是才高不第。是故乾马喧天,坤牛望月,艮狗依市,巽鸡鸣阙,天柱发四维之气,而功名垂手。太微丙临御,南极丁传辉,金阶庚步武,玉殿辛传书,荐元催六秀之官,而丹墀独对。

  巽见辛为文章之士,更得乾艮冲霄,富贵伊谁可并,丙遇艮食万钟之禄,再逢乾巽同朝,声名王谢可俦。雷动震天,横握重权于巽亥,震庚奋武北南面于坎离,丙午丁秀拔,独占魁元。坤母峰高,幸题名于金榜尾。是故水主兴隆,杀曜变为文曜。龙身微贱,牙刀化为屠刀。库柜落于艮丙,富可敌国。蛾媚见于巽宫,女色倾城。发文笔于巽辛,在坤申乃为词讼之凶。显旌旗于庚震,在子午则为劫财之资。剑戟牙刀,六秀因之而取贵,四金八曜之方,反遭杀身之害。

  龟鹤琴剑,三吉得之而文雅。丑未坤申之地,多为仙圣之风。掀裙舞袖,不堪沐浴之乡。偃月卧尸,最忌黄泉之地。

  乙辰交加水路,未免悬溺之厄。八曜重遇刀砂,难逃宪法之诛。水瓢盂钵落坤申,而僧尼乞丐。鬼牛庚甲遇葫芦,而痼疾疯残。

  高峰独出甲南离,恐惊回禄之祸。星印如当日马,必遭瞽目之殃。以至三吉凌云,虽十馀里何嫌于远;六秀插汉,纵数百步亦不可疑。只喜爱幸于昭昭,大忌藏奸于隐隐。露忠显赤,宾主识心,面面送情,方为可贵。若或抱头侧面,既非忠厚之风,闪迹抛踪,必是险邪之辈。轻微琐碎,似山非山,或罗列于四方,或星散于左右,瞻之在前,视之而不见。顧之在后,逐之而不去。随形步影,非穿窬则鬼祟为妖。摸背捱肩,非私淫则奸奴谋主。地与人符,气通物应。见地可以知人,而察来验已往。

  常闻英雄豪杰,实钟岳渎之灵。富贵荣华,乃系山川之秀。是故龙来入局,固有清浊之殊途,群砂翕聚,岂无吉凶之异应。或居于四维之地,或见于六秀之方,若尖齐高耸,君子可以求官。低小方圆,士庶也可以致富。

  马陷禄空,虚名虚利。天太两峰不起,须知无贵扶持,荐元官贵投空,总是才高不第。是故乾马喧天,坤牛望月,艮狗依市,巽鸡鸣阙,天柱发四维之气,而功名垂手。太微丙临御,南极丁传辉,金阶庚步武,玉殿辛传书,荐元催六秀之官,而丹墀独对。

  巽见辛为文章之士,更得乾艮冲霄,富贵伊谁可并,丙遇艮食万钟之禄,再逢乾巽同朝,声名王谢可俦。雷动震天,横握重权于巽亥,震庚奋武北南面于坎离,丙午丁秀拔,独占魁元。坤母峰高,幸题名于金榜尾。是故水主兴隆,杀曜变为文曜。龙身微贱,牙刀化为屠刀。库柜落于艮丙,富可敌国。蛾媚见于巽宫,女色倾城。发文笔于巽辛,在坤申乃为词讼之凶。显旌旗于庚震,在子午则为劫财之资。剑戟牙刀,六秀因之而取贵,四金八曜之方,反遭杀身之害。

  龟鹤琴剑,三吉得之而文雅。丑未坤申之地,多为仙圣之风。掀裙舞袖,不堪沐浴之乡。偃月卧尸,最忌黄泉之地。

  乙辰交加水路,未免悬溺之厄。八曜重遇刀砂,难逃宪法之诛。水瓢盂钵落坤申,而僧尼乞丐。鬼牛庚甲遇葫芦,而痼疾疯残。

  高峰独出甲南离,恐惊回禄之祸。星印如当日马,必遭瞽目之殃。以至三吉凌云,虽十馀里何嫌于远;六秀插汉,纵数百步亦不可疑。只喜爱幸于昭昭,大忌藏奸于隐隐。露忠显赤,宾主识心,面面送情,方为可贵。若或抱头侧面,既非忠厚之风,闪迹抛踪,必是险邪之辈。轻微琐碎,似山非山,或罗列于四方,或星散于左右,瞻之在前,视之而不见。顧之在后,逐之而不去。随形步影,非穿窬则鬼祟为妖。摸背捱肩,非私淫则奸奴谋主。地与人符,气通物应。见地可以知人,而察来验已往。

  第1章第1节:李本芳老师《祖传本原文》

  杨筠松 著 李三素 注释

  (一)真天机赋(玉尺经原本)

  常考寻龙之法,首看龙气之盛衰,次察向水之吉凶,审召瑞邀祥之妙,察阴阳朝应之情。 生旺墓吊合三方,而孟仲季之攸分公位。十二宫配属于五行,而贪武破之天星始定。

  人丁实系于长生,财禄必根于官旺。是以生水朝堂,螽斯千古。官旺聚局,食禄万钟。

  贪富贵,则弃生朝旺。图续嗣,则背旺迎生。破军侵帝旺之乡,身无一命之寄。天罡犯贪狼之位,难招半子之荣。生来会旺,聪明之子方生。旺去冲生,纵有富贵徒然。旺来迎生,富贵之期骤至。生来破旺,虽有子而亦何为?

  未离胎而夭折,皆因冲破胎神。方出世而亡身,盖为击伤生气。冠带失龆龄之男,临官丧成材之子。贪狼步天罡,百年颐寿。破煞倒冲生气,丁眷何堪。四败伤生,虽有子而母明父暗。旺神投沐浴,恐居官而淫乱可羞。

  遇阳差而克夫,见阴错而丧妻。雌雄路遇,晚景荣华。眷属同情,家门孝义。情而过亢,吕望八十方际会。交而不及,颜回三十早亡身。秀水来而特朝破旺,应居官而卒任还尸。

  知房分之荣枯,品三房之等第。祸福轻重,须明缓急,灾祥应验,必有先后。故孟兄实位于贪狼,胎沐养生同断。仲子取权于武曲,冠临衰旺无殊。三子位居当叔秀,病死墓绝同途。是以迢迢生水贯天罡,不独长房毓秀。曲曲旺神归墓库,也应仲叔均荣。

  生与旺而同归,人共财而咸吉。更从六秀方来,定拟满门朱紫,如见曜方冲至,应见合室遭刑。

  若看龙之入首,须看水之源头,天干位上宜来,须防流破。地支位上宜去,切忌朝归。

  小赦文进,则贡福于小男。大赦文进,则福降于仲子。四柱有情,长房应福。寅申水至,孟房遭凶。

  是以庚甲朝堂,腰带金印。丙壬到局,身挂紫衣。

  少年蜚声科第,必见水来寅甲。官荣为侍郎之尊,多因朝自申庚。亥壬为外任之司,已丙为内印之职。

  酉巽发聪明之女,震庚产威武之男。艮丙巽辛交应,世出魁元之尊。亥联寅甲巽庚,代膺将相之权。

  元辰水到,功名白首,垣星入局,立霸封候。

  震庚朝而富堪敌国,已丙至而威武英雄。戌乾为鼓盆之煞,坤流乃寡宿之星。卯酉本犯邪淫,攸扬清澈,女反贞贤。子午必遭军賊,源流淆脉,偏宜武职。乙辰水至,而投河自缢。丙丁水来,寿考无疆。

  赦文若带桃花,难乘清白之风。六秀如逢曜气,必出强梁之辈。

  少年横尸,必犯黄泉。流通四库,妇女撑家。

  寅申巳亥水朝,非瘟火则难产虚痨。戌乾辰巽水临,则目盲喑哑。寅甲水朝,那堪疯疾缠身,委亢缠帚,应见持刀刎颈。寅亥午戌水归垣会,而火灾立至。申坤壬子辰会局逢亥水,而飘荡无遗。是故方位之纯杂,有此吉彼凶之应也。

  (二)逐吉赋(玉尺经原本)

  尝闻英雄豪杰,实钟岳渎之灵。富贵荣华,乃系山川之秀。是故龙来入局,固有清浊之殊途,群砂翕聚,岂无吉凶之异应。或居于四维之地,或见于六秀之方,若尖齐高耸,君子可以求官。低小方圆,士庶亦应致富。

  马陷禄空,虚名虚利。艮丙交峰,登科甲第。

  丙午丁秀拔,独占乎魁元。坤母峰高起,幸提名于榜尾。

  天太两峰不起,须知无贵扶持。荐元官贵投空,应是才高不第。

  是故乾马暄天,坤牛望月,艮狗依市,巽鸡鸣阙,天柱发四维之气,而功名垂手,大微临御,南极星辉,金阶步武,玉殿传书,荐元催六秀之官而丹墀独对。

  巽见辛为文道之士,更得乾艮冲霄,富贵伊谁可道。丙遇艮食万钟之禄,再逢乾巽同朝,声名王谢可俦。 雷动天横握重权于巽亥。震庚奋武正南,面于坎离。

  是故水主兴隆,杀曜变为文曜。龙身微弱,牙刀化作屠刀。 库柜落于艮丙,富堪敌国。娥媚见于巽宫,女色倾城。

  发文笔于巽辛,在坤申为词讼之凶。显旌旗于震庚,在子午为劫盗之资。

  剑戟牙刀,六秀因之而取贵。四金八曜之方,反遭杀身之害。龟鹤琴剑,三吉得以文雅,丑未坤申之峰,多为仙圣之辈。 掀裙舞袖,不堪于沐浴之方。偃月卧尸,最忌于黄泉之地。

  八曜重遇刀砂,难逃宪法之诛。乙辰交加水路,未免悬河之厄。

  水瓢盂钵落坤申,而僧尼乞丐。鬼牛寅甲遇葫芦,而疯残痼疾。

  峰高独立南离,定有回禄之殃。印星如当日马,必遭瞽目之灾。

  三吉凌云,虽十余里何嫌于远。六秀插汉,纵数百步亦不为疑。

  只喜爱幸于昭昭,大忌藏奸于隐隐。露出显赫,宾主识心,面面有情,方为奇贵。或抱头侧面,既非忠厚之峰。闪迹抛踪,必是险邪之辈。轻微琐碎,似山非山,或罗列于四旁,或星散于左右,瞻之在前,视之而不见,顾之在后,逐之而不忌,此则群砂翕聚,所主吉凶各有异应也。

  摸背推肩非私淫则奸妖谋主。随形步影非穿窬则鬼祟为妖。

  是故砂如园净,定产忠贞。势若欹斜,心生淫佞。地异人符,气通物应。见地可以知人,察来验于巳往。

很赞哦! ()

相关文章